•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时珍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4:4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岁月悠悠岁月再次的500币打赏~)

    府衙之内顿时乱作一团。

    这些衙役打人板子是好手,可却都不会岐黄之术啊。

    这卢佑安又是咬舌自尽的,血糊了一脸看上去跟个厉鬼似的,哪个敢往身边靠?

    陈县令离卢佑安近,卢佑安吐出的血沫子溅了他一身。他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花猫连连跳起,迅速躲开了这个厌物。

    陈县令心中暗叫晦气,好端端的都能被喷一身的血沫子。这身官袍可是刚洗好的,免不了又要叫仆人拿去浆洗。若是一般的污损也就罢了,可沾了血迹再怎么洗都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也忒晦气了。

    分列两侧的衙役则纷纷为陈县令点赞,心道县尊老爷这身手真是矫健,不去耍把式真是可惜了......

    府衙附近本就有一家医馆,坐馆的是个花甲之年的老郎中。

    他正替一位老头诊病,一个衙役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喘着气道:“老先生快去府衙走一遭吧。”

    那老郎中不禁蹙眉:“老朽一直律己守法,不知触犯了大明律的哪一条,要去公堂受审?”

    那被诊病的老头也替老郎中说话道:“是啊,李郎中是咱江陵城中有名的神医,心地极好,小老儿吃不起药他还自掏腰包替我抓了几副药呢。”

    “不,不是叫您去受审......”

    那衙役一口气喘不上来,哭丧着一张脸,看的人都要憋死了。

    “那是什么意思?难道府衙公堂不是用来审案子的吗?”

    “是,是有个人犯想要咬舌自尽现在奄奄一息。府尊大人请您过去诊病呢。”

    衙役终于喘上了气,痛快的说完了整句话。

    “什么,你说有人想要咬舌自尽?唉,怎么不早说清楚!”

    李郎中显然有些生气,继而转向那老头道:“吴老伯,这人企图咬舌自尽,极为凶险。等李某为他止血之后再回来替吴老伯诊治。”

    吴老伯点了点头道:“自该如此。”

    那李郎中未作耽搁,当即背了药箱随着衙役奔去府衙了。

    到了府衙李郎中也顾不得向几位大人行礼,狂奔至卢佑安身边放下药箱便开始诊治。

    他顾不得脏腥硬是掰开了卢佑安的嘴巴察看。

    这一掰不要紧,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李郎中却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恶心呕吐的反应。

    他迅速从药箱之中取出一只小瓷罐,拔去塞子将整瓶的药粉倒在左手手心。

    这药粉呈白色,研磨的极为细腻就跟面粉一般。

    见左右衙役看戏似的盯着卢佑安,李郎中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替老夫把他的嘴掰开!”

    两名衙役虽然满是厌恶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各自上前一步掰开了卢佑安的嘴。

    李郎中瞅准时机一把将手中粉末撒进卢佑安口中。

    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卢佑安面目变得狰狞可怖,眼睛几乎爆出。

    他狠狠咬下一口......

    一名衙役的手指生生被其咬掉,痛的那衙役脸色煞白险些昏死。

    卢佑安却是喉结耸动将那枚断指生生吞了下去。

    李郎中不禁皱眉。如果断指能够取出,这衙役的手指还是可以接上的。

    可现在那半根断指已经被卢佑安吞下,便是华佗转世也不可能替那衙役变出一根手指了。

    这人好大的怨气啊!

    李郎中摇了摇头,取出另一只小瓷瓶倒了些粉末出来糊在那衙役的伤口上,痛的那衙役嗷嗷直叫。

    卢佑安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咬的是舌头,创伤面更大,虽然舌头没有完全咬断可痛感绝不是断一根手指可比的。

    李郎中当然晓得这些,故而他将整瓶药粉倒入卢佑安口中,而对断了手指的衙役却只用了一小撮。

    宁修看的入神,这粉末应该就是止血药了吧?

    中医典籍中有明确记载的止血药有好几种,却是不知道这老郎中用的是哪一种?

    大堂之上接连发生变故,陈知县和李知府直是都傻了。

    他们为官多年,讲究的是气定神闲四平八稳。今日却真是长了见识,原来人乱起来如畜生一般。

    见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老郎中这才起身冲李知府行了一礼。

    “嗯,老先生不必多礼。你方才做得很好。若这人犯能够保住性命,你当记首功。”

    李知府已经恢复了镇静,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悠悠说道。

    “启禀大人,老朽已经为此人止了血,他的伤口撒了药粉,定无性命之忧。至于功劳,老朽实不敢当。治病救人乃是吾辈的本份。”

    说罢李郎中跨起药箱,便向李知府请辞。

    “实不相瞒,医馆之中还有一位病人等着老朽诊治,府尊大人,老朽便先告辞了。”

    李郎中刚欲转身,戚报国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这老头儿倒也是有趣。你怕是还不知道这厮犯了私通倭寇,私贩海盐的重罪吧?这两罪并罚他是一定会被判凌迟的。你纵然现在救活了他,他还是要死,还要千刀万剐无比痛苦。既然如此你救他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郎中停下步子转过头来,冷冷一笑:“这位大人此言差矣。老朽是个医者,自然该从医者的角度看待问题。不管是犯人还是达官显贵,在老朽的眼中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病人。这位犯人触犯了什么律条老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既然他有伤要治,有病要医,老朽就不能见死不救。哪怕他明日就要上刑场遭受凌迟之刑,今日老朽依然会竭尽全力救他!”

    这一番话李郎中说的慷慨激昂,一旁的宁修都不禁要叫好。

    好一个医者仁心!这样的人才配的上行医!

    “敢问老先生姓甚名甚,在何处居住?小子感念老先生义举,想要制作一面匾额赠送给老先生。”

    宁修上前迈了一步,冲李郎中欠身施礼道。

    李郎中摇了摇头道:“这些虚名要来有何用?昔日老朽在京中羁绊多年,最终幡然醒悟开始云游行医,这才悟出些道理来。若是图慕虚名,追求荣华老朽当初就不会离开京师了。”

    宁修被说的面色一红,垂下头来。

    “不过这位小友若有药理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来医馆与老朽探讨。”

    李郎中挎着药箱走出几步,方是一顿:“另外,老朽名叫李时珍。”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