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几天双方都没有再出兵。就在萧方准备撤退的时候,突然得到探报:谢文东和聂天行带领大部分精锐回T市了,留守南京的是灵敏与魏子丹二人。萧方第一反应是这个消息一定有有假,十有***又是谢文东耍的诡计。谢文东刚打了一场大胜仗,吃掉自己一千多人,同时还杀了李望野,士气如虹,他怎么会无故撤军呢?!萧方瞪了探子一眼,把那人吓了一哆嗦,他道:‘这一定是谢文东放出的假消息,又想引我上钩,这次我是不会上他的当了。‘

        可是没过多久,又有探子来抱:‘谢文东和聂天行确实领人回T市了。‘萧方一楞,还是不相信,让探子再探再抱。探子象走马灯一样,进来出去,出去进来,带回的消息都一样:谢文东不在南京。哧,呀!萧方倒吸一口冷气,难道谢文东真回T市了,可是为什么,这不符合常理嘛!

        第二日,南洪门在T市的秘密探子把一条重要的消息回报到广州。魂组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大举进攻北洪门总部T市,由于是偷袭,北洪门一方毫无准备,金鹏被困,危在旦夕,谢文东为营救金鹏,率众赶回T市,与魂组交战正酣。向问天听后眉头一皱,闭目不语,下面的手下却悄悄将这个消息传给身在南京的萧方。萧方听后一蹦多高,望天长叹道:‘老天助我洪门一臂之力,抓住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北贼可灭!‘谢文东走了,灵敏根本不放在他眼中,他最怕的就是谢文东,他一走,南京无悠了。他马上发传真向向问天请示,请他给自己加派人手,可一举拿下南京,乘胜追击,他有信心能一直打到T市,‘洪武正统屡遭挫折,北贼气焰嚣张。为了南北大一统,为抱大哥知遇之恩,我愿做马前小卒,纵然战死,也可含笑。‘

        萧方这一份传真,写得有情有理,自己看了眼睛也有些湿润,哪知发到广州,如沉大海,没有回信。他焦急等了三天,向问天终于回电,上面只有四个字,却让萧方差点又***。‘暂不动兵!‘

        哎呀!萧方看完这四个字,头上的汗流了出来,心中焦急如火,自语道:‘现在不出兵,等待何时。机会如流星,一闪而逝,下次还到哪里去找这样好的时机啊!‘张居风亦是心急如焚,在屋内来回度步,嘴里自然自语也不知嘟囔什么。

        最后,萧方排案而起,道:‘不管向大哥给不给我们人手,这个机会不能失去,点人,进攻南京!‘这几***又收了一批新人,把原来南洪门在南京躲藏的人重新招回,准备大干一场,哪知道向问天并不支持。他决心已定,向问天支持与否他都要攻取南京,如果顺利,直取T市。他带着两千来人向灵敏发起进攻,可灵敏象是早有准备,打定主意就是硬守,不管他怎么挑衅,就是不出战。这时,萧方感觉人手不够的别扭,打了几天,只打下一些无关重要的小地方。重点区域,连毛都没粘。

        谢文东真回T市了吗?确实回了,而且走得及其匆忙,临行之时,他叮嘱灵敏和魏子丹,他走后,萧方定然会来进攻,而且南洪门也不会放过这大好时机,咱们虽然一战消灭敌一千有余,可向问天却能派出更多的人手,不可大意。遇敌不出击,只可强守,纵然萧方诡计多端,也不足为虑。萧方真来进攻,这点谢文东算对了,不过向问天并未增派人手,这点倒是出乎他预料之外。因为如果换做是他,这个机会是不会放过的,甚至可能亲自带人来攻。不过,向问天不是谢文东。

        魂组之所以矛头直指老爷子,完全是出于谢文东的原因。谢文东和魂组之间的血仇越结越深,这颗眼中钉肉中刺,魂组下了最大的决心,一定要除掉他。可是谢文东背后有双翅,杀他就得先折断这两支翅膀。一支是文东会,一支是北洪门。文东会的势力在东北根深地固,又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对付起来异常麻烦,魂组在这方面没少吃亏。所以他们选择先拿北洪门开刀。虽然实力大,但是仇家也不少,特别是它还有一个最大的死敌南洪门。魂组考虑到自己进攻T市,南洪门不会放过这大好时机的,定会大举入侵,到时双方心照不宣,里外夹击,北洪门定破。没有北洪门做靠山,谢文东只能回东北,到时再集中全力对付,不难成功。魂组打算得很好,不过还是漏掉一些事情。

        谢文东回来的很快,刚接到T市告急的***,他一点没停留,将***权交给灵敏,自己带人赶回T市。

        T市现在乱套的可以,金鹏被魂组围困在总部,***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却是魂组在世界各地的精鹰力量。这些人都受过特殊训练,精通***法、暗杀技巧,不比南洪门那些***。东心雷带伤上阵,打了几次,都是无功而反,死伤兄弟倒不少,人心惶惶。谢文东回来总算给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他***门众,打算先解金鹏被困之危。

        T市总部实在不小。说是山庄,但要比普通山庄大数倍。里面有山有水有森林,甚至还有洪门自己修建的祭殿。谢文东想先到总部附近看看魂组的情况,和东心雷同坐一车,有姜森和数十血杀成员护送。里总部还有好远,东心雷让车子停下,见谢文东面带疑问,他苦道:‘再往前走就进了魂组的攻击范围。‘

        洪门总部建在郊区,人烟稀少,怪树林立,一条崎岖小路,并排勉强能同行两辆汽车。

        谢文东下了车,举目观瞧,总部内祭殿雄伟的身影隐约可见。他说道:‘我们往前走走吧!‘一行人等走出半里地,总部门前的广场已经清晰可见。姜森见谢文东眯眼翘脚相望,拿出一支微型望远镜递给他。谢文东一笑,接过仔细观瞧,山庄周围微有雾气,迷迷茫茫,但还是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他一楞,放下望远镜,问道:‘在总部周围我怎么一个人都没看到?‘

        东心雷苦笑,说道:‘如果敌人在明处,我早把他们杀出T市了,可恶的是,他们一直躲藏在暗中放冷***,不管是想打算进总部还是退出总部,都难逃这些人致命一***。这也是总部内有上百兄弟却杀不出来的主要原因。‘

        ‘哦!‘谢文东明白的点点头,自语道:‘看不见人,在暗中放冷***,厉害!‘他抬头问道:‘老雷,你派人将附近的树林搜了吗?‘东心雷叹了口气,道:‘搜了,魂组的人在树林里是肯定的,不过,里面太暗,我们又在明处,跟本冲不进去。我派人搜了三回,每次都有十几个兄弟受伤。‘谢文东挠了挠头发,低头沉思,过一会,他问姜森道:‘血杀里的兄弟擅长打丛林战吗?‘听他这么一问,姜森已知道东哥是什么意思了,道:‘还算可以。‘

        姜森说得太谦虚,血杀是从东北训练出来的,而东北山多林密,丛林战正是血杀的专长。

        谢文东又沉思片刻,道:‘今晚动手,姜森主杀密林内的魂组,老雷带人借机冲进总部,救出老爷子。‘

        白天,东心雷从洪门内挑选出二百精锐,姜森也拿出老本,带上五十血杀成员。血杀的前身是暗,后来暗一分位二,形成血杀和暗组,分别负责暗杀与情报。不过,暗最先培养出来的人全部划进血杀内,暗组人才凋零,负责暗组的刘波正加紧训练新人,暂时派不上用场,所以本来负责暗杀的血杀同时又暂接收集情报的职责。血杀人数不多,经过一次次筛选,留下的差不多二百之众。这二百人共分四个大队,只留在J市保护谢文东父母安全就用掉了一个,还有一些要收集对文东会不利的情报,真正能被姜森所调动的,也不足两个大队。这次一下拿出一个大队来,也算是姜森大出血了。

        凌晨一点刚过,崎岖小路上车轮滚滚,借着微光可以看到至少有数十辆汽车缓缓开来,明亮的车灯象是一条发光的巨蛇,在密林中蜿蜒前行。再转过一个山脚就可以看到北洪门总部时,车队停下,数百人从车中走出来,站在最前面的一位细眼年轻人正是谢文东。他走过山脚,举目望向远方,黑茫一片,侧耳倾听,只有蛐蛐的叫声。虽然现是深夜,但偌大一片森林没有一声鸟叫,任谁都能感觉出这里的不自然。

        谢文东拉住姜森,叮嘱道:‘小心行事,如果不敌,速速退出森林,我们再做***打算。‘姜森点头笑道:‘东哥放心,我心中有数。‘

        姜森头脑非比一般,而且大有越来越聪明的趋势。刚开始,他和刘波一起加入文东会,那时他还带着农村人的本性,有些腼腆,有些憨厚,还有些自卑,不怎么爱说话。可现在,他磨练的越来越圆滑,本来就一张宽厚老实的脸,总是笑呵呵的,见人只说三分话,心中却有数得很,这也是谢文东欣赏他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他是谢文东口中那种既可重用又可重信的人。

        姜森点了一下人数,整理一番身上的武器,然后一挥手,带头窜进丛林内,眨眼之间,五十人的身影消失在密林的黑暗中。东心雷率众并没有马上冲锋,他在等姜森的消息。

        好一会,密林内冷然间传出一声***声,划破寂静的夜空,特别是在阴沉的丛林内,异常刺而,阵阵回音,良久不散。随着第一声***响,后面的***声象暴豆一般,连成一片,东心雷身子一阵,向谢文东一点头,带领众人向总部冲去。

        谢文东手中拿着夜视望远镜,在后方注视在周围的环境。东心雷身上伤口还未痊愈,但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身子如同离弦之箭,向总部快速窜去,***人紧随其后,神经紧绷,不敢有丝毫放松。

        这时,‘啪!‘的一声***响,东心雷身后一人突然栽倒,胸口血流如柱,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接着,又是一声***响,有人惊叫一声,一头摔在地上,身子滚了两滚,然后不动了。谢文东在后面用望远镜看得真切,没有到半分钟,已经有八人中***,这样下去,没等冲进总部这二百人都得完蛋。他急忙拿起对讲机,说道:‘老雷,撤!‘

        东心雷无奈,他是有力使不上,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自己已经有八个兄弟中***,这仗还能打?他摇头苦叹,大声喊道:‘撤!‘一行人撤退时,又有近十人中***,把中***之人背回安全之处一看,有半数是活不成了。东心雷心中一痛,眼泪差点掉出来。如果这些兄弟如是正大光明死在战场上他还不会如此难过,可被敌人冷***所杀,死得不值得!

        东心雷刚退回来,姜森也领人从丛林里钻出来。谢文东一看,不用问,姜森也是定没讨到什么好处。这五十血杀成员有不少身上带着口子,其中有两人还是被背回来的,伤势不轻。姜森刚要张嘴说话,被谢文东摆手拦住,说道:‘回去再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