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九十三章 真相大白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2: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王耀的青年近卫兔的20000点豪赏,感谢书友柔之虎再次的100点打赏~)

    无意间宁修瞥了一眼桌上的酒杯,恍然大悟。

    对啊,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他只想到了酒菜有问题,却没想过可能是酒杯里有玄机。

    店家即便要下药也只会在酒菜中下,但事实证明酒菜没有问题,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潜入了他的房间把合欢散加入了酒杯之中。

    宁修走到桌子旁捏起一只酒杯环着看了一圈发现杯底还有一些残留的渣子粉末,闻了一闻立马断定就是合欢散。

    好嘛,真的如此。

    那么是谁做出了这样缺德的事?

    有能力有动机做出这样事情的人可不多。

    店家首先被排除,其他住店的人更是没有可能,最大的嫌疑竟是陶家主仆。

    陶凌还是陶春?

    宁修觉得陶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一来陶凌方才的情感很真实,完全没有矫揉造作的地方。若真的是他加了合欢散,绝不会表现的如此镇静。

    看一个人是否心虚就去看他的眼睛。从陶凌的眼中宁修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那便只可能是陶春了。

    从一开始宁修便觉得这个小书童对自己的身份很不屑。

    这倒也正常,他的明面身份就是一个贩布行商,比一般的农户都要低贱的多。而那陶春毕竟是大户人家少爷的贴身小厮。

    这个陶春应该是在送菜时和自己起了冲突这才想要下药让自己出丑的吧?

    想不到此人小小年纪心思如此毒辣,还真是小瞧了他了。

    “陈朋友?陈兄?”

    见宁修面目冷峻不发一言,戚灵儿显然有些发蒙试探着问道。

    宁修猛然转过身来道:“陶兄,今日便就此别过罢。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二人互不干涉。”

    戚灵儿先是一愣随即大怒道:“陈朋友说的什么胡话,好端端的便要分道扬镳?你可知我们主仆二人已经卖掉了马车?在这荒郊野外你好意思甩掉我们自己走?我把陈兄当兄弟看,却不想陈兄根本就没有把我视为朋友。”

    “呵呵,朋友?有往朋友酒里下药的吗?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你说什么,谁给你下药了。你说清楚。”

    戚灵儿也是个暴脾气,勃然大怒道:“你把话说清楚了。”

    宁修冷冷端起酒杯,把杯底给戚灵儿看:“陶兄,这是陈某昨日饮酒的酒杯,你看看这杯底的粉末是怎么回事。”

    戚灵儿愤而夺过酒杯,用手指在杯底那么旋着一刮竟然刮下厚厚一层渣子粉末来。

    “你被人下药了?”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陶兄也吃了酒菜却没有任何症状,证明不是酒菜的问题。酒壶之中也没有任何渣子陈留,只有这酒杯......”

    宁修声调陡然变高:“除了你主仆二人,我想不到谁还进过我的屋子!”

    “你,你血口喷人!”

    戚灵儿眼眶中登时盈满了泪水,愤而转身摔门而去。

    宁修摇了摇头,真的是作孽啊,他当初怎么就昏了头让这陶家主仆同行了呢。

    ......

    ......

    回到自己屋中,戚灵儿立刻扑倒在床上抱着枕头痛哭。

    桃春直接吓傻了,带着哭腔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个陈义又欺负你了?我早就说了那厮不是个好东西。奴婢这就去教训教训他!”

    说着桃春便要去临屋找宁修理论。

    “回来!”

    戚灵儿翻身站起来,喝止住桃春:“从今往后不许再去找他,我们分道扬镳各走各的。”

    桃春急忙道:“可是小姐我们的马车已经卖了啊。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哪里买新马车啊?”

    “没有马车就买两头驴子,没有驴子我们便走着去!”

    “走着去荆州?小姐,您可别意气用事啊。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可知道人家怎么说我们的,人家骂我们是下药的飞贼呢。”

    “啊?”

    桃春闻言立刻讶然出声,心脏砰砰直跳。

    “他的酒杯里被人下了药,找不到下药的人就推给我们俩,这样的人不配做朋友。”

    “其实,小姐......”

    桃春双手紧紧抓着裤腿,低垂下头。

    见婢子欲言又止,吞吞吐吐戚灵儿立刻警惕了起来质问道:“其实什么?”

    “其实是奴婢往那呆子杯子中加的东西......”

    “你,你怎么能这样啊!”

    戚灵儿气的双眼发昏险些晕倒。

    “小姐,奴婢知道错了。可是那呆子欺人太甚啊。他欺负奴婢也就算了,连小姐叫奴婢送去的酒菜都打了回来。这可都是小姐的一片好意啊。”

    “那你就给他下药?”

    桃春反绞着双手,咬着嘴唇道:“其实,奴婢一开始也不是想给他下药的。奴婢只是想翻开他的包裹看看路引,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是个商贾。”

    “结果呢?”

    “奴婢翻开包裹真的找到了路引,他确实是叫陈义,荆州的贩布的商人。”

    桃春十分沮丧的说道。

    “之后奴婢便想趁他回来前离开,无意间看到一个小瓷瓶,好奇之下便打开瞧了瞧,里面都是白色的粉末。”

    桃春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道:“奴婢寻思着这应该是蒙汗药之类的东西,更觉得这厮不是好人,便把那瓶子里的粉末都倒在了酒杯里,匆匆跑了。”

    “后来那陈义便把酒倒到酒杯中喝了下去,然后便满面潮红。可这些不是蒙汗药的效果啊。”

    联想起今日早上见到陈义时这厮胯下的小帐篷,戚灵儿立刻羞红了脸。

    这哪里是蒙汗药啊,分明就是春药!

    可这厮随身带着春药作甚,难道是个窃玉偷香的花贼?

    桃春显然也注意到了自家小姐的表情变化,稍稍有了底气小胸脯一挺道:“小姐,事实证明奴婢的担忧是有道理是。这厮虽然确实是商贾身份,但却是个心怀不轨的。也就是他还不知道小姐是女儿身,不然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呢。这样的人被下药是活该。昨晚他叫的奴婢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呢。”

    戚灵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又胡乱猜起来了吗?即便那真是春药也不能证明他就是窃花贼吧?你这便随我去向他道歉,当面把话说明白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