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九十二章 半瓶合欢散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2: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难道他方才的推断都是错的,这客栈不是谋财害命是黑店?

    可若是这般,他双眼模糊,浑身燥热,气血上涌又怎么解释?总不可能他忽然之间被人扎了小人诅咒了吧?

    正自疑惑间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宁修屏息凝神,攥着匕首的右手已经沁出了汗珠。

    宁修深吸了一口气,随时准备给予来人致命一击。

    虽然他浑身燥热总想挠身子,但关键时刻集中精力刺出一刀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一刀即便不能使人毙命也必须切中要害,绝不能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呀,陈朋友,你怎么又没有锁门啊。咦,你不会睡了吧?这么早.......”

    当宁修听到陶凌的声音时内心是崩溃的,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陶家主仆没有被下药?还是说他的判断从一开始就错了,这根本就不是一家黑店?

    宁修将匕首隐到被子里,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陶兄怎么来了?”

    “我......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啊。今天的事情陈朋友不要往心里去。”

    宁修暗叹一声,心道这主仆二人还真是有意思,打一棍子给一个甜枣。

    “陶兄,你们吃过酒菜后有没有觉得双眼模糊,浑身燥热,气血上涌?”

    宁修还是想证实一番自己的判断。

    “没有啊,陈朋友是哪里不舒服吗?”

    戚灵儿关切的上前,见宁修满面潮红不由得一惊:“陈朋友......”

    “怎么?”

    “你的面色好红。”

    “恩?”

    宁修觉得哪里不对,走到铜镜前一看也是被吓了一跳。

    我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怪不得他觉得浑身燥热,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陈朋友,要不要我去叫个郎中来?”

    宁修苦笑道:“陶兄觉得这荒郊野外有郎中可寻吗?”

    “那可怎么办,陈朋友这个样子怕是病的不轻,明天可怎么赶路?”

    宁修也暗暗苦恼。他到底是怎么了?水土不服?食物中毒?酒精过敏?

    陶家主仆为什么没有出现这些问题?

    “恩,这倒也是。那陈朋友早点休息吧,也许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呢。”

    戚灵儿爽朗的一笑,便要转身离开。

    “且慢......”

    “恩?”

    “今晚上陶兄多留意一些,出门在外小心为上。”

    他说的如此明了,戚灵儿轻点了点头道:“放心好了,我们就在陈朋友的隔壁,有什么情况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宁修长出了一口气,难道真的是他多心了?希望如此吧。

    昏昏沉沉的一夜......

    再醒来时宁修只觉得脑壳要炸裂一般。挣扎着坐起来倒了杯水喝,宁修的嗓子稍稍清润了些,不再似火烧火燎一般。

    站起身来走了几步,气血也舒畅了不少。

    昨日的事情真是奇怪......

    宁修推开窗户,见太阳已经高悬直是连连摇头。

    他娘的也太能睡了。

    再不赶路日落前就到不了下一个县城,继续投宿在这等荒郊野岭的小店中可不是宁修想要看到的。

    宁修出了屋子走到隔壁叩了叩门,沉声道:“陶兄......”

    (感谢书友柔之虎,书友l599xl再次的100币打赏~)

    “等等,陈朋友等等.......”

    过了半盏茶的工夫,戚灵儿才匆匆赶来打开了门。

    看的出来他刚刚换好了衣裳,连腰带都没来得及束。

    “陶兄昨夜睡得可好?”

    戚灵儿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摇了摇头道:“别提了,陈朋友昨晚喊了一夜,陶某如何能入眠?那声音简直了......我辗转反侧了良久,好不容易有了睡意,陈朋友便又喊起来了。”

    宁修大为惊诧。

    “我怎么喊的?”

    “这......”戚灵儿的面色登时红的和熟透的石榴一般。

    犹豫了片刻,戚灵儿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开始还原昨夜的场景。

    “啊......啊......嗯......哼......啊。”

    戚灵儿毫无征兆的开始呻吟,直是骇了宁修一跳。

    “陶兄,你没事吧?”

    戚灵儿停下呻吟,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我当然没事,我是在学陈朋友昨晚的喊声呢。”

    呃......

    学我?这就尴尬了。

    他昨晚真的这么不知羞耻的喊了一整夜?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是在睡梦中进行的?我的老天。

    这和猫儿**也没啥区别了吧?

    戚灵儿见宁修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直是想笑,上前拍了拍宁修的肩膀道:“所以,陈朋友能理解为何我主仆二人一觉睡到日上三竿了吧?还好这店里的住客不多,不然店家非得叫咱们赔钱。”

    戚灵儿下意识的扫了宁修一眼,却是发现少年的下身支起了一个小帐篷,直是吓得连退数步。

    “陈朋友,你......”

    宁修顺着其手指方向看去,也是被吓了一跳。

    我去,这帐篷的高度也太夸张了吧。怪不得起床的时候觉得胯下那么难受......

    虽然早晨起来支帐篷是正常的现象,但肯定不会这么夸张。宁修怀疑自己是不是吃了春药。

    等等......

    昨晚的那些症状倒是真的和吃了春药差不多。

    宁修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连声道:“陶兄,陈某失陪片刻。”

    他疾步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床头打开包裹,翻出一只小瓷瓶。

    取开塞子,只见里面空空如也,宁修直是目瞪口呆。

    这瓶子里装的不是蒙汗药吗?他和孙悟范那日在荆州城象姑馆中给楚汪伦下药时没有全部用完,便把剩下的随身带在了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他记得明明还有小半瓶,怎么现在一点都不剩了?

    难道被人下到酒里去了?可他被药了后的反应并不是呼呼大睡啊,反而有吃了春药的症状。

    难道是那日死胖子把蒙汗药和合欢散掉了包,放到了他的包裹中?

    宁修肯定不会傻到自己去吞药,但这瓶中的药粉确实没了,他昨夜的表现又恰恰和服用合欢散后的反应吻合。

    宁修揉了揉额角,拼命回忆昨晚的细节。

    酒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么问题出在哪儿?

    ......

    ......

    ps:各位打广告的仁兄能不能给条活路啊。你们这样打广告影响书评区的交流了啊。一个个删起来真的麻烦,大家都是写书的,互相体谅一下可好?另外,求推荐票,求收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