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九十章 装了逼就跑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2: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l599xl再次的100币打赏~)

    陶凌急速摆腿,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扫过四名大汉的小腿,他虽然绝对力量上不足但用了巧劲那些壮汉以为面对一个文弱书生可以随意拿捏,不曾想却大意失荆州栽了跟头。

    妙啊,四人对一人怎么看都没有悬念。

    可陶凌却变不可能为可能,化腐朽为神奇。

    一旁的宁修惊的目瞪口呆,想不到看似瘦弱的陶公子竟然是个练家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四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撂趴下了。

    孙大少见状早就拔腿跑了,陶凌作势欲追却被宁修一把拉住。

    “你干什么!”

    “陶兄,莫要冲动。”

    “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你松手啊!”

    “唔。”

    宁修注意到了陶凌表情的变化,那双颊上的红晕他是怎么都不可能忽视掉的。

    奇怪,这个陶公子面皮还真是薄。

    两个大老爷们拉一下又怎么了?

    “陶兄此地不宜久留,万一那孙岚山追上来就不好办了。”

    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孙岚山的老爹是登封县令,见到儿子被人打掉了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万一来个公报私仇叫衙役把他们拿到县衙一通暴打可就得不偿失了。

    况且宁修的路引还是假的,真见了官被戳穿后果不堪设想。

    “好,我叫陶春马上走。”

    恰巧陶春取了水慢悠悠的走过来,见宁修与自家公子朝他大声呼喊,不免有些惊讶。

    “走,快走!”

    宁修见陶春还似根木头似的愣在那儿心中愠怒,上前一把拽住他就走。

    “喂,松开啊,弄痛我了。”

    宁修心中苦笑,这陶家主仆还真的是奇怪,都不让上手抓.....

    罢了,现在跑路要紧。

    “不想被人打成水豆腐就快点跑起来。”

    宁修与陶凌做起了示范,陶春也意识到出了事,小跑着跟在后面。

    三人狂奔出书院大门,见到马车就像见到亲人一般,陶家主仆先后上了车,宁修便一个纵跃跳上去驾车。

    “驾!”

    宁修奋力挥动马鞭甩了一个漂亮的鞭花,马儿吃痛便拉动车奔了起来。

    想不到嵩山之行会以这样一个方式结束,宁修还真是有些意外。

    不过刚才真的很爽啊,骂也骂了打也打了,看着孙岚山吃瘪的样子别提多爽了。

    最关键的是装了逼就跑,真刺激......

    驾车下山又跑了二十余里宁修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距离对方应该追不上了吧?

    “陶兄,我们安全了。”

    陶凌掀开车帘喜声道:“陈朋友驾车的技术就是高超,看来我们把马车卖掉搭你的便车是正确的。”

    宁修翻了记白眼道:“我看陶兄是缺钱花了吧,不然那么好的马车说卖就卖?”

    “才没有......”

    哈哈,看来真让他说中了。

    在开封府时宁修就觉得二人是没盘缠了。不然在得知宁修也要去荆州时陶凌不会那么兴奋。

    这厮一大早就把马车卖掉,看来手头真的不宽裕。

    这其实可以理解,像这样的阔少公子对于钱是没有概念的。出门在外花钱如流水,身上的盘缠花的差不多了才发起愁来。

    这陶凌又是极好面子的,搭车同行已经是有些难为情,自然做不出一路上吃住都由宁修包的事情。

    嗯,这个陶凌还是够意思的。

    经此书院之行后宁修却是对书院有了新的认识。

    书院固然是个以文会友,讲学辩经的好地方却也不是桃花源。

    丑恶的人,丑恶的事一样会有,只不过出现的方式会稍有不同罢了。

    怪不得人们常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现在看人的心境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归隐山林的雅士反倒落于下乘了。

    宁修在官道上驱车前行了半天,黄昏时分才找到一家客栈落脚。

    客栈名叫朋来,店面并不大也就是十来个房间,好在入住的旅客不到半数,这次宁修不必再和陶家主仆挤一间房子了。

    要了两间紧邻的客房,三人各自来到房间休息。

    宁修本想小憩一会再起来吃饭,见房中摆着一只木桶一时起了沐浴的心思。

    今天确实太累了,泡个热水澡去去乏也不错。

    思定之后宁修便去管店家要了几桶热水倒在木桶中。

    用手试了试水温,宁修十分满意,便将衣裳一件件除去,毫不犹豫的跳进木桶中。

    在条件相对较差的城外,享受到桶浴已经是十分幸福的事情了。

    “陈朋友,我买了点酒菜,一起来吃吧。”

    陶凌轻叩了叩门,门却直接晃开了。

    他下意识的迈入屋内,抬头一看瞬间石化......

    “啊!”

    紧接着陶凌发出了一声尖叫:“陈朋友,你沐浴怎么不锁门的?”

    宁修翻了记白眼道:“门是掩着的,没有锁而已。谁知陶兄直接就进来了。再说,不就是沐浴吗,有啥可大惊小怪的。”

    “下贱!”

    陶凌啐骂了一句,拂然转身离去了。

    宁修在澡桶中一脸懵逼,他是招谁惹谁了?

    ......

    ......

    “小姐,我早就说了这厮就是一个小混混。”

    桃春攥着小拳头愤愤不平的说道。

    “您想啊,在开封府时他就主动提出合住,还要和我们挤一张床。估计那时候他就看出小姐和奴婢是女儿身了。”

    戚灵儿将东坡巾摘下,坐在床头任由桃春把她的发髻打散,为她梳洗头发。

    从京师离开后她们化名陶凌,陶春一路急行便是为了早日抵达荆州,好让她瞧一眼那未来的夫君宁修合不合心意。

    可惜她们花钱确实没有计划节制,很快银子便见了底。

    到了开封后又遇到大雨,她们便想着随便找个便宜的客栈住下。

    谁曾想遇到了那个商人陈义,竟然主动跟她们合住。

    戚灵儿虽然觉得有些难为情却还是咬牙答应了,毕竟钱剩的不多,能省一点是一点。

    后来她得知陈义也要去荆州,便起了结伴同行的心思。这样马车就不是必须的了,她叫桃春将马车卖掉换了三十两银子,心里总算有了底。

    谁知这陈义提出要顺路去嵩阳书院观瞻一番,戚灵儿只得答应。

    谁叫她明面上的身份是游学的陶家公子呢?读书人应该是不会拒绝观瞻嵩阳书院的机会吧?

    这才有了嵩阳书院中的闹剧,这才有了方才在陈义屋中的一幕......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