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61章 特旨升迁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4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陈老实走出谷口,望着南方层层叠叠的小山包,几十年来一直混浊不清的眼睛重新有了光彩。??  ??   w?w?w? c o?m

    就是这片土地,他们无数的北方兄弟永远倒在了这里。十不存一,甚至有一半的人都没机会踏上战场,就被岭南的酷暑夺去了生命。

    当年从这里北返,陈老实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回到这里,来看看这片土地,倾听长眠在这里的老兄弟在地下的低语。当年征交趾,他们不是被交趾人打败的,而是被这一片土地恶劣的条件打败的。

    周围人喊马嘶,无数的人在山坡上面挥汗如雨。他们正在用自己的能力改变着这块土地,从今以后,中原王朝的军队向南将畅通无阻。

    从邕州,到蔗糖务,再到谅州,陈老实见到了徐平把这片土地改造成了什么样子。瘴气已经没有了,毒蛇遍布的沼泽成了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虎豹出没的山坡地种上了海一般的甘蔗,宽广的大路通到了每一个人烟稠密的地方。

    这片土地不再是中原人的埋骨地,而是能够产出无数钱粮的富裕地方。

    这是真正的改天换地,天换成了大宋的天,地换成了大宋的地,人也将永远成为大宋的人。

    身后,两道巨大的土墙正在立起,从南谅州城开始,如同一双手臂,一直延伸到谷口的两边山头。这双手臂怀抱的,是深近五里,宽三里多的一个巨大的口袋,如同一张嘴,向着交趾,要把那里吞进肚子里。

    不知道躺在这片土地下的那些当年的老兄弟,能不能看到今天的样子。这片当年被视作畏途的土地,将要成为交趾人的坟墓。

    乔大头看着南方,问身边的陈老实:“陈阿爹,那就是交趾啊,怎么看起来跟我们大宋的邕州也没什么不同?”

    “本来就是一样的土地,就连那里的人。我们看到的地方,也跟邕州的土人一样,并没有交趾人。不然的话,太宗皇帝怎么会被兵征讨?”

    “原来跟邕州一样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古怪样子呢!”

    听见跟自己生长的地方没什么不同,乔大头也就没了兴致,四处东张西望,希望能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记下来,回去一说自己也是到过交趾的人了。

    可惜周围现在就是个大工地。干活的还都是蔗糖务的民夫,哪里有什么稀奇好看?乔大头失望地转回身,猛然现陈老实的眼里含着泪花,好奇地问道:“陈阿爹,是太阳太刺眼了吗?你都流出眼泪来了!”

    陈老实无奈地苦笑,伸手摸着乔大头的脑袋:“是啊,我人老了,阳光一大就流眼泪。走吧,我们回去,看过了这里。也了了这一辈子的心事。大头,等阿爹百年之后,你就不要在邕州当兵了,带着阿爹的骨灰回河东去。”

    乔大头好奇地问道:“回河东做什么?那里我又不认识人!”

    “把我的骨灰洒在汾水里,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到那里找个婆娘,生儿育女,还去做我们的中原人。”

    乔大头嘴里嘟囔了几句,也听不清说的什么。在他心里,觉得陈阿爹实是无趣得很,干嘛要自己带着他的骨灰回中原。哪里埋着不是埋着。说起来娶婆娘,为什么要回河东去娶,邕州的女人就很好啊。到处听人说,等到跟交趾的战事平定了。必然会有不少交趾婆娘到邕州来,随便几个钱就娶得起了。

    这些日子乔大头一直攒钱,就是等着娶个交趾婆娘呢,为什么回河东?

    不过自小到大,乔大头都是由陈老实一手拉扯大,也就是在肚子里牢骚几句。陈阿爹的话他还是要听的。

    徐平并不知道山下的两个老兵在说什么,只是与桑怿看周围的情况。

    回身看着渐渐长起来的两道土墙,徐平问桑怿:“前些日子,我专门派人到桂州去,找漕使商讨,借桂州和附近几州军资库里的硬弩,也不知有消息没有?我们邕州这里,满打满算不到一千张强弩,对上交趾大军可是不够用。”

    “有消息回来,转运司衙门已经同意了,不过征集要时间,还要过些日子才能运过来。桂州是本路州,存的兵甲最多,如果能够支持邕州,那可真是如虎添翼。有五千张强弩,交趾来一两万精兵,根本过不了下面谷口!”

    徐平笑了笑,没有说话。

    怎么能让交趾人在谷口不进来呢,一定要让他们进来,只要让他们永远也回不去就是了。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不留下一两万交趾人的尸体,徐平还真就觉得亏得慌。三四万人一个月的土工作业,这样的工事,怎么也得有几万交趾兵的人命才能扯平。

    打仗打得就是钱粮,徐平要用钱把交趾王李佛玛堆哭。

    正在这个时候,谭虎从山下面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向徐平行礼:“官人,京城来人了,正等在谅州城里!”

    徐平一怔,问道:“来的是哪位?你认不认识?”

    “是上次来过的内侍石全彬,说是要官人立即回去。”

    “是他?”徐平心里忧疑不定。内侍可不是随便能出宫的,这么远一定是有皇上或者太后的诏旨。

    这个时候,来什么事?

    皇上身边的人,徐平也不敢怠慢了,让桑怿继续在这里看着,徐平跟着谭虎下了山,骑马赶回南谅州城。

    一进衙门,就见到了院子里立着的两个小黄门。如今的石全彬也是有身份有地位了,出来当然要带着人服侍。

    让谭虎取了两锭银子去招呼两个小黄门,徐平打过招呼便绕到花厅。

    一进门,眼巴巴坐着喝茶等徐平的石全彬就迎了上来:“云行,几年不见,哥哥可是想你想得紧!”

    徐平忙上前见礼,与石全彬分宾主坐了。

    让兵士重新上了茶,徐平才问道:“阁长这次远从京城来,不知有什么重要事情?我能不能帮上忙?”

    石全彬笑道:“这次我可是专为你而来。几年时间,你就循资升到了员外郎,可是让朝里的人有些措手不及。到了这个官位,全是循资的不是没有,但你这个年纪却是前无古人”

    说到这里,石全彬凑到徐平面前,满面春风:“我这次来,就是给你带来了第一次特旨升迁的诏旨!”

    听了这话,徐平一下愣住。这个年代的官职系统极端复杂,阶数更是多得吓人,就是进士能够资迁,也得几十年才能够熬到朝堂上去。所以即使普通的中高级官员,也必然要靠这种特旨升迁,一次最少五阶。

    可问题是,刘太后难道不记自己的过节了?不像她的风格啊!(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