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59章 新的考验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4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红日初升,嫣红的阳光带着温暖,照耀着大地。  ? w?w?w?com清晨的空气充满了草木的清香气,吸上一口让人心旷神怡。

    徐平站在南谅州衙门的望楼上,看着战后的谅州。

    甲家带头逃跑,城里兵丁也就不会做殊死抵抗。宋军入城之后基本没什么战斗,城内破坏的不算厉害,城墙完整,房屋基本整齐。由于这里名义上还算是大宋的地盘,对入城的宋军徐平管束得很严,恶**件没有几起。

    只不过两三天的时间,谅州又恢复了安宁。

    只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已经看不见大宋治下的谅州是什么样子了。

    逃难路就是死亡路。甲家为了给自己掩护,驱赶了城里的百姓在自己之前先行出城,最少有一多半的谅州州城里的人死在了这条逃难路上,还有四分之一的人向南逃到了交趾境内。就这四分之一的人,想在新的地方安家,还不知要付出多少条人命。

    徐平真地已经尽量减少了杀戮,但这一场攻城战下来,南谅州城的人口依然只剩下了原来的不到三分之一。

    徐平不会伤悲春秋,打仗必然会死人,他的仁慈,只到尽力减少自己属下兵马死伤的程度。至于敌方的人,那是战后的事。

    甲承贵父子最终没有逃过韩道成的眼睛,甲承贵在路上就了结了性命,甲继荣和几个兄弟被抓进了谅州牢里,女眷也都收押起来。

    做了俘虏之后,甲继荣再三要见徐平,徐平却不见他。

    徐平凭什么见他?败军之将,丧家之犬,有见他的时间,徐平还不如舒舒服服地睡个觉好好休息休息。除非甲继荣给出足够代价,比如说出甲家有什么藏宝地之类的,不然见到徐平的日子,就是行刑砍头的时候。

    打仗就是打仗。徐平是个很专注的人,而临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还有闲心跟闲杂人等废话?没了城,没了兵。甲继荣就是个很普通的囚犯。

    桑怿已经回到了门州,正在休整,过个一两天,就会带人进入谅州。徐平让桑怿入谅州之后,去接替高大全。顺便看渌州现在的状况,如果交趾兵没什么反抗能力了,就收复渌州。

    说是文臣领兵,但大宋的正规军对文臣可不友好,没点手腕,用起来就要小心他们给你难看。所以徐平尽量地让正规厢军单独行动,交给桑怿,自己不费那个心思。蔗糖务的乡兵是自己手下,用起来轻松如意。

    一个随身兵士上来,根守在望楼口的谭虎小声说了什么。谭虎便到徐平身边道:“官人,用饭的时间到了。”

    “哦,那我们下去。”徐平转身下望楼,一边问谭虎,“这两天州城里的情况怎么样?我看还是萧条得很。”

    “人口损失大半,壮丁连战死带逃亡,更是只剩下两三成,怎么能够不萧条?而且开战之前,甲家以守城为名,把城里百姓的财富搜刮了一遍。现在城里的人,就是有命在,家财也都早已没了。”

    徐平听着,说道:“城里几处施粥的地方人多不多?如果人多。可就是小心战会起饥荒,要早作准备。”

    “官人多虑了。施粥处人多是多,但未必就都是吃不上饭的。有的人贪施粥是白得的口粮,领粥省自己家里粮米。谅州城破,粮仓都还完好,市面上也没生哄抢。粮食想来不会短少。”

    “那就好。饭后你去知会张荣,让他带人小心处理城内外的尸,尽快在离城远一点的山头把人埋葬。现在虽然是冬天,可谅州比邕州其他地方都要炎热,还是要小心防着疫病。”

    谭虎应诺。

    下了望楼,徐平用过了早饭,便到后衙饮茶,顺便看着这几天的邸报。

    朝里为了邕州的事情又争吵了起来,以枢密院为一方,坚持要边疆地方官息事宁人,甚至提出封赏七源州,利用他们牵制交趾。只要不让交趾骚扰大宋边境,那就一切安于现状,坚决反对主动出击。

    邕州地处偏远,邸报经常一两年月才下来一次,说的都是朝廷里几个月前的事情。反过来也一样,邕州这里徐平已经把广源州灭了,匪侬家的人被桑怿捉住之后,验明正身,已经在广源州就杀了个干净。结果朝里还在讨论要不要封侬存福为节度使,用来牵制被徐平拍回谅州以南的交趾,也是好笑。

    一杯茶没有喝完,谭虎过来禀报:“官人,李庆成在衙门外求见。”

    “哦,让他进来吧。谅州善后,还要借助他这个本地土著。”

    徐平把邸报收起来,喝着茶等着李庆成的到来。

    随着谭虎,李庆成来到后衙,见到徐平,咚地跪了下去:“我父子能够团聚,全靠提举官人一手成全,李家粉身碎骨,难报万一!”

    徐平道:“李知州怎么如此?我们都是大宋的官员,只要是一心为朝廷效力,自然该互相提携。快快起来,坐下说话。”

    李庆成站起身来,拱手道:“官人面前,哪里有我坐的地方?下官这次前来,一是谢提举官人大恩,再者就是尽属下的本分,看南谅州这里有没有用到我的地方。属下虽然不才,到底是本地大族,安定人心用得着。”

    徐平笑道:“我也是这样,正要着人去请李知州呢。”

    “有事官人尽管吩咐,我是什么样人,哪里敢让官人用一个请字!”

    徐平道:“也没什么好吩咐的,无非是战后人心不安,我带来的人不熟悉本地人情地理,事情难办。一会你随谭虎去找张荣,帮着他处理善后。”

    “卑职遵命!”

    徐平看着李庆成,随口问道:“对了,如今你父子团聚,也算是了了你的心事了。等到战后,南北谅州必然要合二为一,你有什么想法?”

    李庆成心里一紧,越是徐平问得这么随意,他越是知道这话的分量。别看现在两人说话有说有笑,和善得很,一旦这话答得不合心意。徐平也许不会立即翻脸,但事后只怕不会给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攻破南谅州之后,找到李庆成在甲家的质子,徐平命专人送到了北谅州李庆成家里。自然是示恩。但依徐平在左江道的作为,绝不可能允许李家继续在谅州做实权知州,括丁法和蔗糖务一定会行到这里来。

    在甲家门下仰人鼻息这么多年,李庆成早已人情通透,左江道的事情他早已打听清楚。自然知道该如何回答。

    向徐平拱手道:“禀官人,卑职僻处谅州这边鄙之地,虽然也有小小富贵,不过终归是远离官府,难慕王化。卑职家里的男女,就连汉字都认不了几个,如此怎么为朝廷效力?等谅州战事平定,卑职想请官人恩准,举家迁往太平县或者邕州,有个职事最好。还能继续报答朝廷恩典。”

    徐平笑笑:“你这样想最好,你多年治理地方,也是难得的人才,不管邕州还是太平县,都用得着你。朝廷最缺的是人才,到了那里,必然会有合适的职事给你,又怎么能让你闲下来?”

    “谢官人!卑职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尽量成全你。”

    “犬子今年十七岁。一直在甲家,****惶恐,教导更是无从谈起。等到了太平县或邕州,请官人恩准让犬子入官学。学习圣贤之道。”

    徐平看着李庆成,微微笑着道:“你也这个心,我必然成全。放心,你什么候带着家人回去,我什么时候安排你儿子入学,绝无丝毫耽搁!”

    “谢官人成全。”

    徐平点头。命谭虎带着李庆成去张荣那里。

    看着李庆成离去的背影,徐平暗道,果然是能在甲家眼下忍了一二十年的人物,人情通透,全不是甲家那帮废物能比的。知道徐平忍不下土官,他便自己提出来去邕州内地,至于儿子入官学之类的,更纯粹为了安徐平的心。

    你给我面子,我也给你面子,李庆成知趣,徐平也不会亏待了他。这样的人物,才能够在合适的时候得到最合适的好处。

    谭虎送走李庆成,不过一刻多钟的时间,又返回后衙。

    徐平叫过来问道:“桑巡检现在门州如何?”

    “昨天巡检还派人来问,谅州这里有没有什么大事,如果必要,他可以不休整,带小部分兵马先入谅州。”

    “嗯,桑巡检也是个闲不住的人,不过谅州现在一切平安,他去广源州这一趟也着实辛苦,还是休整上几天再说。对了,跟着桑巡检去广源州的那一万民夫,现在怎样了?”

    “如今是在门州,听说由于山路难行,折损了一百多人,与巡检手下战死的军士竟是差不多。民夫运粮,也着实辛苦。”

    “这是自然,我已经命韩综从优抚恤,不能亏待了他们。不过他们终究没有参加战事,不需要休整那么长时间,而且回来的也早。谭虎,你觉得,我现在从他们抽调五千人来谅州,算不算刻薄?”

    “官人怎么这样问?这等大事,我哪里敢乱说!”

    “不是要你乱说,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这种事情,我的感觉与你们这些做事的人是不一样的。如今战事初平,大胜之后,最怕有的人觉得不公平,心里有怨言,所以我才问你。”

    谭虎沉吟一下,才道:“官人既然问了,我就照直说。官人现在抽人来谅州,必然是有重役,大胜之后,这些人怨言必然是有的。但说起来也并不是不近人情,毕竟很多民夫早早就歇在门州。属下认为,两全之法,还是抽人来之后,优与犒赏,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徐平点了点头:“说的不错,我也是这样想。你明天就去门州,让哪里抽五千民夫过来,我们要准备面对交趾来的大军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