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56章 破城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4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天边露出了红光,太阳虽然还没从地下升起来,光芒却已笼罩世间。?   w?w?w?com

    看着巨大的竹架已经到了不远处,最前面的铁钩着寒光,好像猛虎的爪牙,随时就要向自己扑来,甲继荣觉得气都喘不上来。

    “拍杆,打!给我把这东西打烂!”

    守城的兵士也觉得腿软,不过主家就站在身边,还是鼓足勇气,拽着拍杆向靠近的竹架打去。

    拍杆吊着的石头打在竹架前边的铁钩上,出清脆的声音。然而也只是出声音,对缓缓向城墙逼近的竹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看着伸在前面的巨大铁钩已经靠近城墙,甲继荣只觉得心底寒,转身向着旁边的军士道:“泼油!点火!”

    军士端着铁勺,从烧着的铁锅里舀起滚烫的热油向竹架上泼去。

    铁钩是从架子上伸出来的,此时铁钩虽然已经到了城墙的上方,架子却还离着一段距离,城墙上泼出的油到不了架子,全都淋到城下去了。

    没有油引燃,从城上扔出的火把并不能把包了铅皮的竹架点燃,火把在架子上滚了两滚,一样掉到城下去。

    甲继荣产生了错觉,时间一下变得忽快忽慢。看着自己身边的军士舀油点火,就觉得时间慢,看见竹架,就觉得时间太快,那铁钩一下就到了头顶。

    “啪——嗒!”

    头顶的铁钩在伸到了城墙之后,突然向城墙扑了下来。

    这钩子怕不是有几十斤重,两个兵士躲闪不及,被钩子钩住后背,直接拉到了城墙上。瞬间血肉横飞,就在众人的面前裂成了碎块。

    见了这场面,城上的军士一阵惊慌,纷纷后腿。

    甲继荣“呛”地一声拔出了佩刀,嘶哑着嗓子喊道:“都不许退,自现在起。谁敢后退一步,斩!”

    可惜甲继荣平时再威风,也比不上血肉横飞的场面吓人,兵士还是畏缩不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靠近城墙边。

    “我杀你全家!”

    甲继荣举起钢刀,咬牙切齿地一步上前,一刀砍下了一个兵士的头颅。

    见红着眼睛,野兽一般的甲继荣看着自己。一众土兵终于清醒过来,终于鼓起通气重新上前。

    “木杈!三人一个,一起把这架子推开!”

    前面巨大的铁钩搭在城墙上,竹架前进的度明显加快了。

    这铁钩就是用来抓住城墙的,靠几十个人的人力怎么可能抗衡?一众土兵举着杈子,上前顶住竹架,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脸憋得通红,却不能推动竹架半步,只能眼睁睁着看着向自己越靠越近。

    竹架另一边的宋军突然出冲天的呐喊声。“咚、咚、咚”的声音连绵不绝,也不知道是鼓点还是人的脚步声,一声一声敲在甲峒土兵的心上。

    鲁芳是福建路邵武军人,原是银场的矿工,因为矿上呆得实在艰苦,舍身投了厢军。从福建路,到荆湖南路,再到广南西路,十几年来转了七开一面,知道这是颗毒药,为了生存也得吞下去。甲家数代经营,只要留得人在,借兵交趾如果能打回来,就仍然是这一带的王者。

    山坡上的树下,谭虎看着自己这方的兵士源源不断地登上城头,对旁边站着观战的徐平道:“官人,没想到这架子如此好用!几乎没花什么代价,鲁指挥使就带人登城了!”

    徐平笑道:“因为是这样一座小城,守城的又是甲家这样的废物,不然这法子也没什么用处。不说升龙府那样的大城,就是邕州城那种规模,外面有数丈宽的护城河,这架子就靠近不了。再者说了,就是没有护城河,城里的人但凡有敢战的勇气,派出决死之士出城,随便阻挡一下这架子也是寸步能行。再退一步,如果守城的人认真准备,不说有我们的火炮,就是有投石的石砲,乱七八糟的石头砸下来,这架子也散了。”

    “官人一想,就有这么多法子,甲峒却是束手无策!”

    “是啊,天无绝人之路,但人自己作死,那就真是谁都救不了了。”看着前方已经一片混乱的州城,徐平也无限感慨。“甲家在这里经营数代,前后二三百年,结果就是这种规模。这些年来,不说别的,就是从我们大宋就掳掠了多少财富?哪里去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们活该败亡!”

    从决定打甲峒,徐平费了无数心思,殚精竭虑,生怕有一点自己没想到临时出意外。就是昨天晚上,徐平还一夜未睡,与手下的几位领把攻城过程讨论了再讨论,演练了再演练。

    就是这样,大家都觉得万无一失了,徐平还是觉得放心不下,天不亮就站在了这里,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还有什么自己没想到的。

    反观甲峒呢?从上一次桑怿带人马踏谅州,徐平已经摆明了不会放过谅州了,他们竟然就只会坚壁清野,死死龟缩在州城里。就连从交趾好不容易求来的援军,不想方设法留在穷奇河岸,竟然放任他们到渌州去作死。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自徐平兵出门州,甲峒简直就是一步一步自己作死,到了今天,那就只好去死了。

    甲峒衙门,甲继荣提着钢刀,披头散地冲进后衙。

    客厅里坐着的甲承贵强忍着咳嗽,看着面色苍白、双眼血红有长子,有气无力地问一声:“城被攻破了?”

    “儿子无能,连累阿爹和全家了!”

    甲继荣咚地一声跪在地上,垂下了头。

    “到底怎么回事?”甲承贵沉声问道。

    “宋军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巨大竹架,油泼不坏,火点不着,直接就搭上了城头,他们跑着就上城头了啊!阿爹!”

    说到了这里,强忍了半天委屈的甲继荣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甲承贵只觉得头一阵晕眩,看什么都有些模糊。甲家数百年的基业,今天算是彻底葬送了。

    强自平定下心神,甲承贵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先前你不是说过,宋军是围三阙一吗,既然他们给我们一条生路,那就走吧。委曲求全,总比全家都落入宋军手中强。在谅州以外,我们甲家还有地盘,还有产业。想当年祖宗能从外面打进来,将来有一天我们也一样能打回来!”

    听见这话,甲继荣抬起头,恨恨地说道:“对,终有一天,我会重回谅州!从我手里失去的,我一定会再抢回来!”(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