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七十四章 招个好女婿(第二更,求推荐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宝宝熊猫再次的100币打赏~)

    京师,张宅。

    花厅之中,张居正呷了一口茶,淡淡一笑:“元敬啊,你这次回京述职可得多待些时日。咱们老哥俩一年难得见一次,不得好好叙叙话?蓟镇固若金汤,那些官兵都被你训练成了刀枪不入的金刚罗汉,你还怕甚?怕鞑子打进来吗?”

    被称为元敬的人不是旁人,正是蓟镇总兵戚继光是也。

    自隆庆二年奉皇命来到蓟镇以来,戚继光便一直总制蓟镇兵政。在他的训练下蓟镇官兵个个勇武善战,别管是北元小王子还是董狐狸董长昂都无法攻入蓟门。九边之中若论固若金汤恐怕便是宣府大同都难以与蓟镇相比。

    戚继光面圣后当即出宫,连御赐的赭红色圆领坐蟒服都没有来得及换下便赶来张居正府上。

    反正这么些年来朝堂上对他和张居正之间的编排不少,戚继光早已习惯了,由他们去吧。

    戚继光今年五十有一,比张居正还要年轻三岁。可因为常年镇守边关带兵打仗的缘故,戚继光的皮肤明显粗粝的多,也更显老。

    若不是背上的腱子肉证明着他尤是壮年,远远看去还真会以为是个花甲之年的老人。

    “叔大又取笑俺了。北元蛮子这些年可是贼心不死啊。俺能守住蓟镇多亏了将士们用命。说了也不怕叔大笑话,还是俺从浙江带来的三千老兵用的顺手,蓟镇的士兵还是绵软一些,不过这些年见得血多了,也渐渐好些了。”

    戚继光搓了搓手掌,咧嘴笑道。

    看着眼前这个山东汉子一脸憨相,张居正摇了摇头道:“元敬啊,不是我说,你现在可是加封少保的从一品大员,堂堂的蓟镇总兵官,别总是一口一个俺的,让下属听了一点大员的威严都没了。”

    “嘿嘿,叔大啊,俺不是不想学那凤阳官话,字正腔圆的是好听。可俺毕竟是个山东人嘛,生于斯长于斯,乡音难改咯。”

    “你啊!”

    张居正苦笑一声:“好吧,反正是你的面子,你都不在乎我更是无所谓。”

    “这就对咯。叔大你是内阁首辅、正一品太师兼太傅、中极殿大学士,是朝廷的面子,自然得端着官威。俺就不一样了。俺是带兵打仗的,要的就是和手下弟兄们打成一片......”

    “你的歪理倒是多。”

    张居正白了戚继光一眼道:“不说这些了,听说你一回京便被弟妹训斥了一通?元敬啊,人家是小别胜新婚。你和弟妹一年没见,怎么见面就闹啊?“

    戚继光尴尬的撇了撇嘴道:“叔大又不是不知道,俺那媳妇儿是贼心不死啊。都四十好几了,还想着那事儿。俺又不是龙精虎猛的半大小子了,被她一晚上的折腾,腰都快断咯。”

    听到这儿张居正再也忍将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要说这可怪不了弟妹,谁叫你给人家播不下种的?”

    戚继光登时梗直脖子道:“啥叫俺播不下种,看看俺娶得那几房侍妾,陈氏给俺生了老大祚国、老二安国、老四报国,沈氏给俺生了老三昌国,杨氏给俺生了老五兴国,老幺灵儿。她自己肚子不争气,倒埋怨起俺了。俺不休了他就是念了多年夫妻情分了。”

    见戚继光在他面前逞威风张居正也不说破。

    在大明朝若论起怕老婆,戚继光要是说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他也就是在自己面前嘴硬两句,要是王氏在面前,怕是要被揪住耳朵一阵教训了罢。

    “到底是谁休谁还不知道呢,我看元敬是昨晚上被弟妹踢下了床跪了一夜的搓衣板,憋了一肚子火吧?哈哈......”

    见张居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戚继光气的直跺脚:“方才叔大还说俺没官样,你这个内阁首辅,建极殿大学士,当朝太师便有官样了?”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嬉笑怒骂好不快哉。

    “说句实在话,俺确实觉得亏欠月娇蛮多的。这才把老二安国,老幺灵儿过继到她名下。”

    张居正咳嗽一声道:“元敬啊,你疼媳妇没错,可是疼的方式错了。”

    “啥意思,叔大你可得说明白了。”

    戚继光瞪圆了一双牛眼催问道。

    “依我看,弟妹不可能不知道无嗣是她的问题。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你,是你还没满足她。”

    张居正捋了捋胡须幽幽说道。

    “还咋满足她?”

    “元敬啊,弟妹平时数落你最多的是啥?”

    “没本事,赚不到钱咯。”

    戚继光讪讪一笑道:“说来也是惭愧,俺好歹也是个总兵官,却连在京中买套新宅都得筹措半天银子。”

    “这不就是了。元敬啊,女人欲求不满,一是为欲,二是为财。呃,这欲方面你看来是够呛了,折腾下去你这老腰迟早得断,至于这财嘛......”

    说到关键的地方张居正却刻意顿了一顿,急的戚继光跺脚道:“叔大啊,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啊。”

    “这财其实倒好办。你给她招个能赚钱的女婿不就得了?”

    “女婿?”

    “你的小女儿不是过继给弟妹了吗?”

    “是啊。”

    “元敬难道没听说过,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

    “呃,似乎有些道理。俺家那母老虎最疼的便是灵儿,除此之外才是安国。”

    戚继光眉头紧蹙,思忖良久才道:“可是这会赚钱的女婿哪儿那么好找啊。俺就是个大老粗,也不会挑女婿啊。”

    “元敬啊,我给你推荐一人如何?”

    戚继光闻言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双眼冒光。

    “叔大快说。”

    “此人名叫宁修,与我同是荆州府江陵县人,今年刚满十五是县学生员。别看他年纪轻轻,却已经开了一家酒楼,食客络绎不绝,真真的日进斗金。这还不算完,他做出一种名叫肥皂的物事,用来浆洗衣物效果很好,在荆州大卖赚的盆满钵满。哦,差点忘了前几日懋修来信说辽王府的修缮工程也被他包了下来。这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仅仅一个月就将王府修缮完工,辽王对其赞赏有加。最重要的是,这小子人长得俊,元敬招来为婿绝对吃不了亏。”

    张居正这一通说完戚继光直是傻了。

    乖乖,这么好的女婿,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