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49章 席卷谅州(上)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旱季不是没有雨,只是下雨不像雨季那么大,那么频繁。??   w w?wcom

    这天就在下雨,韩综站在油纸伞下,看着沿蔗糖务的大道慢慢汇聚的乡兵,面色凝重。

    一州之地征集数万乡兵,在大宋徐平不是第一个做这件事的,韩综知道的就有三人以上。不过那是在河北沿边,面对契丹人,那些乡兵刀枪弓箭都不齐,更多的是起呐喊助威的作用。

    徐平的这数万乡兵可是实打实要拉出去打硬仗的,不但刀枪齐备,旌旗整齐,一半的骑兵和四分之一的步兵还带甲。仅从装备上说,跟大宋的正规军自然是无法比,跟交趾的正规军却不相上下。

    韩综的眼皮跳,想起这些乡兵不是给厢军打下手,而是完全独立,他就感慨徐平玩得太大。

    不远处,乡兵集中的地方,有人在高声念着白壁上的内容:“交趾狼子野心,今朝廷暂缓长者之恩,而雷霆之怒……”

    念完,一个书手冒着雨喊道:“历年交趾入寇,可不仅仅限于边境的渌州、思陵州和石西州等州。就是现在的甲峒之主甲承贵,就曾在天圣初年攻破太平寨,烧杀抢掠无数,军民死伤甚众。我们这些人有的是飘洋过海,有的翻过五岭群山,跋涉万里来到邕州,生根落户,也还没过上几年好日子。如果任凭甲峒猖狂,我们的日子也过不安宁。与其让他们打过来,不如我们主动杀出去,永远除了这个祸患,也算给子孙后代积福……”

    细细的雨丝随着微风飘荡,集合的厢军对书手的话反应并不热烈,如果徐平站在这里,看到这种场面一定很失望。

    布告是给朝廷、官员和交趾方面看的,要让乡兵心甘情愿去打仗,布告上的内容是远远不够的。徐平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书手说的肉容就是一种。让这次战争跟每一个人都切实连系起来。

    可惜徐平还是摸不到这个时代的脉博,他的那一套学自前世,对一个觉醒了的民族行之有效,对现在的大宋民众却远远不够。效果不大。

    经过五代战乱,民众流离,这个时代的下层民众的流民气息浓厚,保卫家园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这还是在蔗糖务,这几年移民的生活是实实在在地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这些话还听得进去。

    换个地方,书手的这番话搞不好会引起哄笑。打仗就打仗,说说给多少钱,能抢多少东西,比这些吸引人。

    让参战人员知道为什么而战,并心甘情愿地为之战斗到底,从来都是战争中最难的事情。所以才有吴起为士兵吮脓,才有神棍随军作法,才有五代镇将把精兵收为义子,等等让人侧目的事情。最终人们学到的是。不需要让参战人员知道为什么而战,只要用严格的军法让他们知道该怎么做,这是最廉价的。

    徐平终究会慢慢学到这一点。

    十二月二十五,四九的最后一天。

    风从东边来,好像还带着海洋的气息,有些湿润,有些阴冷。

    徐平全身戎装,骑在马上看着东方刚刚升起的太阳,红通通的日光化解了阴冷的气息,给人以温暖。给人以信心。

    谭虎在马上小声道:“官人,时辰到了。”

    “传我军令,兵谅州!”

    徐平呼出一口气,一提马缰。驰向东方的谅州盆地。

    号角声从门州城外响起,逐次向东方延伸,一直到门州边境。

    韩道成听见远处传来的号角声,眉头一抖:“直娘贼,可算到时辰了!吩咐下去,全军出。直抵穷奇河!”

    二十五这一天,从广源州返回的桑怿到达七源州,西线大局已定,徐平带门州和凭祥峒共一万五千兵马,正式进入谅州。

    到中午,一直驻扎在门州边境的一千骑兵已经到达穷奇河边,沿着河边来回巡视。河上的渡船早就被甲峒烧毁,甲家打定了主意放弃北谅州。

    午后,徐平的中军到了北谅州城外。

    徐平在马上看着眼前的小城,城墙不足一丈高,由土筑成,周围也没有护城河,四面木城门,连瓮城也没有。地方多雨,土城被侵蚀得厉害,虽然历年都有修葺,还是有不少地方长着荒草。

    见城池四门紧闭,一点动静都没有,徐平问身边的人:“自骑兵前锋从这里绕过,也有一两个时辰了,城里一直这么安静吗?”

    “是的,好像里面全都是死人一样!”

    “难不成里面的人都不需要吃喝,就没人出来砍柴买菜?”

    “官人,自从上次韩指挥使围城,这城里的百姓都已经被赶了出来,只有知州一家带着守城的兵丁在里面,看来是要死守城池了!”

    徐平冷笑一声:“死守?这小城也配!”

    叫过谭虎来,徐平吩咐了几句,让他到城门外喊话。

    谭虎应诺,勒马到了城门外,看看城头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也不知会不会有人听见,硬着头皮喊道:“大宋提举左江道溪峒事徐官人告城里谅州知州李庆成,开城门迎接朝廷兵马,如闭门不纳,以反叛论处,勿要自误!”

    喊了三遍,见城上一点动静都没有,谭虎讪讪地回到徐平身边。

    徐平没说什么,等了一会,对谭虎道:“你再过去,让他半个时辰内必须打开城门,不然就开始攻城。还有,如果我们的人马是打着进去的,那他就是谋反叛国,本人斩,妻妾子女流配三千里外!”

    谭虎应诺,正要离去,徐平又叫住,对他道:“还有,特别要告诉他,我知道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在甲峒,一个在升龙府。如果我们破了城池,斩了他的级,我会要求甲峒和升龙府把他两个儿子送回来,一同处置。如今我数万人兵临谅州,我就不信交趾和甲峒会为了他一个死人讲义气!”

    谭虎应了,重新回到城门前喊话。

    喊话这种事情徐平作为一军主帅是不会亲自去的,如果城上埋伏得有强弓硬弩,一下把主帅射翻,玩笑就开得大了。

    喊完话,谭虎回来,在徐平身边静静等待。

    大约过了一刻钟多的时间,城门上有了动静,李庆成出现在城头,对着帅旗高声喊话:“谅州知州李庆成,有话要对提举官人讲!”

    前面军士传了话过来,徐平冷冷地道:“告诉他,有什么话,等我进了城再慢慢讲!再不开城门,一刻钟后开始攻城!”

    这座小城,对付土兵作乱还有效,对兵甲齐备的徐平兵马来讲,不过是小孩过家家一样,随便堆几个土堆就跨过去了。

    守城本来就不是缩在城里死守,而是依托城池采取一系列的防御措施,靠关闭城门硬抗的时候,离着破城就不远了。

    前方军士传了话,城头上的李庆成知道再不能拖延,无奈下令开了城门。

    张荣带着自己属下步军当先而行,到了城门前,见李庆成跪在路边,面如死灰,对他道:“你在这里等官人,听候处分!”

    说完,带着属下进了城门。

    城中李庆成手下的土兵不过一二百人,除了一些贴身的亲随,早早扔下兵器躲得无影无踪,并没有任何战斗。

    张荣入城之后,立即让属下占领官衙及各处府库,凡带刀枪的人都看了起来。一切都没了意外,才吩咐人去让徐平的中军入城。

    小城容不下太多军队,真正入城的只有张荣一指挥,还有徐平的中军不足一千人,其他人都在城外扎营。

    一万多人的队伍行军队列,不可能像是操场上学生集合,从门州绵延开来一直到谅州,6续到达后将会把整个穷奇河以北的谅州盆地占满。

    徐平骑马经过城门,看了一眼地上的李庆成,沉声道:“起来吧,我们到衙门里说话。拒纳官军已是大错,你不要再错上加错了!”

    李庆成站起来,躬身道:“遵提举官人钧旨!”

    就在徐平进军谅州的当天,兵不血刃地占领了北谅州。

    高大全带着本部一指挥五百骑兵,外加一指挥骑兵和四指挥步军,作为左翼紧随韩道成部之后进入谅州。直入谅州之后,越城而过,沿着穷奇河逆流而上,堵住了从渌州来的谷口。

    谷口处没有军寨,谅州和渌州之间的分界是川谷中的一处隘口,关卡和收税人员都在那里,谷口没有人驻扎。

    徐平已经吩咐过,只要卡住谷口就好,进入渌州的交趾军队不要管,只要让他们冲不进谅州。那些都是交趾境内的蛮族土兵,惯于穿山过岭,没有必要到群山连绵的地方与他们作战。只要断了他们的退路,渌州养不活这五六千人,他们早晚会自己送上门来。

    虽然也算山间盆地,渌州的面积虽大,境内却不平坦,山丘连绵,而且多是石山,看风景是好地方,种地养人就远比不上谅州这里了。也正是因为地方贫瘠,虽然相连,甲峒并没有向那里扩张,而只是作为入宋境抢谅的踏板。

    二十五日这一天,徐平占领谅州北部,并没有生什么战斗,甲峒本来就默认这里不属于自己了。

    不过此时时移世易,甲峒愿意让出北谅州,徐平却不愿意让出南谅州了。

    (晚上还有一章。)(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