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47章 渌州被攻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1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看着阿申和段云洁乘座的牛车缓缓离去,段方骑着马缓缓跟在身后,徐平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    w?w w?com

    天上的太阳又圆又白,阳光很亮却不温暖。路边的竹林依然是绿的,不时伸出来的枯叶却透着一种冬天的萧索。

    徐平转过身,意兴索然地返回衙门。

    总觉得满腔豪情壮志,可段云洁说出让他灭甲峒平交趾,徐平却无法点头。甲峒不在话下,可交趾,徐平实在说了不算,又怎么能如何回答。

    他记得昨夜段云洁的无奈:“你以为我不会求你什么军国大事,因为我是个懂事的女人。但我就是要问一问,听一听你的回答。”

    “我只能说我记在心里,可我回答不了。如果有一天我真地灭了交趾,肯定因为你曾经这样对我说过,但绝不是仅仅因为你对我说过。”

    枯黄的落叶在地上翻转,茫然无头绪。

    岭南的冬天或许没有中原的严寒,但这种萧索肃杀的感觉却并无二至。

    春生夏长秋收,冬主杀,徐平站住脚步,看着东边谅州的方向。

    有的时候徐平感觉自己像一只勤奋的蜘蛛,貌似威风凛凛四处纵横,实际上一直在一张大网里而不自觉。

    蜘蛛没有破网而出的勇气,却能够吞掉缠在网上多时的猎物。

    明道元年十二月初十,丁未日,桑怿逆袭广源州援军于七源州外,擒南衙王侬智聪,斩级二百余,余众奔溃。

    同日,思琅州举兵反广源州,驱逐本地侬家族人。

    次日,田州兵讨广源州,兵临勿恶峒。

    至此,广源州大势已去,只等着桑怿列兵广源州寨下。擒杀贼。

    此时的广源州虽然在邕州和交趾、大理闹得声势浩大,但终究还没有对大宋内地造成威胁,朝中讨论得不多。为免意外,徐平交待桑怿。除了黄师宓和黄玮兄弟尽量生擒回来明正典刑外,其他人不拘死活。由于前世记忆,徐平还特意交待了要留意一个叫侬智高的九岁孩童,不要让他走脱。

    与此同时,交趾援助甲峒的人马也6续到达。战事焦点移到了东线。

    穷奇河边,一队交趾土兵正在扎帐篷。

    一个光着半边膀子的壮汉一边扯着绳子一边骂道:“直娘贼,让我们来帮甲峒的忙,却打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河那边,看,河边不远就是个村寨,为什么不让我们到那里住去!”

    另一个懒洋洋地道:“快住了口吧,甲知州可是被对面的大宋吓破了胆子,说什么北谅州是大宋封的,不要轻易去撩拨。”

    “放她娘的屁!”光膀子大汉恨恨地骂道。“他住在衙门里,天天好酒好肉吃着,美貌小娘子搂着,让我们吃苦,还说这种屁话!”

    “人家是皇亲国戚,你怕不怕?”

    “去他娘的,就是这些人最没有胆子!像是往年,我们也到甲峒来,那都是杀到大宋境内去,抢钱抢粮食。男人抢了卖,女人抢了睡,什么时候怕过他们!现在倒好,睡到荒天野地里。还不准过河!”

    另一个汉子拍拍手:“二哥,歇歇,我们坐下说话。”

    两人在河边坐下,那人接着开口:“不让过河,那就不过河,甲峒是这里的地头蛇。得罪了没好果子吃。”

    说到这里,又指着面前的穷奇河道:“二哥,你知不知道穷奇河从哪里来?流到哪里去?”

    “从渌州来,流到门州,最后到七源州。五郞,你问这个干什么?”

    “着啊!二哥,你看啊,我们就是不过河,上可到渌州,下可到门州,一样都是大宋的地盘,一样也是由着我们抢啊!门州那里听说有骑兵,我们不去招惹,可渌州没有啊!我还就不信了,大宋有那么多兵,能处处设防!”

    二哥低头想了一会,抬头看着五郎,重重一拍他的肩头:“你小子平时蔫坏蔫坏的,二哥我就是喜欢你这坏劲!”

    说罢站起身来,四处看看,见周围的其他土兵也没注意他们两个,对坐在地上的五郞道:“起来,沿着河那边不到五里路就是渌州境内,河边必有村镇,我们到那里抢一笔财,还在这里穷忙什么!”

    五郎站起身,拍拍屁股:“二哥,这事我们两个人做不来,不如再叫上几个知心相好的,一起去一笔财!”

    “就这样定了,我们各自去招呼三人!五郎我跟你说,甘蔗都是头一口才甜,你的口风可要紧,不要弄得尽人皆知,我们就没油水了!各自叫三个人来,再不能让多一个人知道!”

    五郎应了诺,与二哥分头去招集人手。

    这些人都是到处抢惯了的,听见这种好事,蚊子见血一样,一呼百应,没片刻功夫就凑够八人,纷纷找借口离开了驻地。

    到了傍晚,这八个人吃饱喝足醉醺醺地回到驻地,身上还带着抢来的布帛缎匹,其他人看见眼一下就红了。

    不等天亮,这支小队的主将就招集人手,帐篷也不搭了,带了手下直扑离得最近的一个渌州下属村镇。

    十二月十二,己酉日,大寒,交趾侵掠渌州。

    韩综坐镇宁明镇,主持渌州、思陵州和石西州的官民撤退。所谓故土难离,总有人舍不得生养自己的土地,宁愿把血洒在那里。

    甲峒衙门,甲继荣瞪着丁峒主吼道:“你好大狗胆,怎么纵容手下去出抄掠!不是早已告诉过你,安守穷奇河吗?”

    丁峒主慢悠悠地道:“衙内,你一句话让我守我就守啊,荒天野地,我的族人吃什么喝什么!甲知州出来我给几分面子,衙内吗,你的面子还不够。”

    甲继荣盯着丁峒主,一字一顿:“我爹身体不适,甲峒现在我做主!”

    丁峒主站起身来,冷笑一声:“那你自己在这州城里慢慢做主吧,我们可没闲心在这里伺候!渌州、思陵州一带,明明空虚,宋军没见面就跑得没影子了。这是摆明了在门州这里吓唬你,也只有你这种没头脑的后生,才会被这么明显的小计谋糊弄了!”

    走到门口,丁峒主又回头说了一句:“我们来甲峒,是来财的,不是来受罪的!这几天,不但我这里,其他州峒来的援军都会兵渌州。衙内,你甲峒钱粮丰足看不上眼我不管,可别挡我们的财路!”

    (晚上还有一章。)(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