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45章 恍如昨日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1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终日游荡于九天之上的太阳终究是生于大地,越是靠近地面,越像是要归家的孩子,蜕去了光茫,红彤彤地温暖而又柔和。   w?w?w?com

    梨花看着前面夕阳的光芒中静静伫立的两骑,轻声问道:“娘子,前面是官人和小娘子吗?”

    阿申抬头看着前面,虽然迎着阳光,还好并不刺眼,光晕中能够勉强看清前面马上的两人。

    段方穿着常服,也精心收拾过了,可无论如何也洗不去那一身中年人的沧桑。段云洁依然是一身男装,俊俏中却有一种不同滋味的英姿。

    眼前的男人早已不是十几年前的样子,甚至很难找出一点影子来,女儿跟自己也一点不像,阿申却微笑着道:“是了,让英伯走快点。”

    梨花看看前面稀奇古怪的两人,虽是满腹狐疑,却无论如何也不敢怀疑阿申的话,对赶车的英伯道:“到地方了,我们快一点!”

    牛车终究是牛车,再怎么催也是那副惫懒样子,吱吱呀呀地蹍着地上的粘土,朝着斜阳慢慢地挪向前去。

    段方打马上前,弯腰看着车上的阿申,容颜依然如十几年前,只是脸色苍白,萎靡不振,倚在牛车上笑盈盈地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段方最后只说一句:“回来了。”

    “回来了。”千言万语最后都在这一句话里,就像回娘家住了几天的小媳妇回家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段方直起身,拨马走在牛车前面。

    阿申看着旁边静静骑在马上的段云洁,轻声道:“阿云也长这么大啦,马上颠簸,车上来坐着吧。”

    段云洁觉得自己有眼泪要流出来,终于还是憋住了,下了马,上了牛车,在阿申旁边靠住身子。

    傍晚的霞光映在阿申身上,她整个人就像虚幻的一样。在段云洁眼里那样的不真实,好像一不小心就随着这霞光飞散了。

    阿申看着段云洁轻声道:“看你活得好,我就放心了。——这些年过得怎么样?说给我听听。”

    牛车迎着落日咿咿呀呀地向前驶去,车上段云洁靠在阿申身边。轻声述说着这些年来自己与父亲的故事。

    十几年的分别,重逢也只是平平淡淡,这份平淡却是他们曾未有过的。

    门州后衙,专门修整了一个小院安顿段方一家。

    徐平本想尽尽地主之谊,为阿申的归来接风。被段方拒绝了,说是不想扰动别人,而且阿申身体不适,受不了吵闹。

    吃过了晚饭,一家三人坐在厅里说些闲话。段方和阿申说的都是现在的忠州如何景况,兼及如和县和太平县的事情,绝口不提过去十几年。

    段云洁偶尔插一句嘴,很快便现自己的思路与父母二人根本不合拍,便乖巧地不再插话,只是不时附和一声表示自己的存在。

    徐平是犹豫了好一会。吃过饭喝了两杯茶,才转到段方的小院来。

    梨花通报过了,引着徐平到了厅外,低声道:“官人,娘子身体不适,熬不得夜,你可不要多逗留。”

    徐平点头:“我明白。”

    梨花又道:“我是蛮人,自小不知你们汉人规矩,有话直说,得罪的地方官人不要向心里去。”

    说完这些。才让徐平进了客厅。

    见徐平进来,段方一家都起身行礼。

    徐平道:“大家不是外人,不必多礼,随便说话。”

    坐下之后。徐平把手里提的一个纸包放在桌上,对段方说:“听说夫人身体欠安,我这里有几棵上好的山参,拿去炖个鸡汤,最能补益血气。”

    段方起身谢过。

    这个年代人参虽然也是名贵的药材,但远没有后世那样大的名气。也就是徐平按照前世的印象,才宝贝一样拎到这里来。按说以他的身份,这礼物显得轻薄了些,不过段方明白他的为人,也不往心里去。

    徐平的到来,前面段家人谈的话题便就此中断。

    随便聊了两句天气,段方道:“官人,我跟内人商量过了,这两天便交接了太平县的职事,乘着正是好时候,到京城里走一遭。”

    徐平吃了一惊:“怎么这么急?再等几个月,你一任做满,与我一起回京城不是更好?路上也有个照料。”

    段方苦笑:“你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阿申的身子等不及了。当年我曾答应过她,带她去京城,看一看中原的风光。自改京官,我便该进京陛见,一直事务繁忙便耽搁下来,便乘这次的机会了了心愿吧。”

    京官不是大白菜,大多年份中了进士初授官都是选人,徐平是刚好赶上进士初授官特别高的年份,才跨过了这一门槛。选人改京官,除了苛刻的保举条件,每年还有名额限制,基本是每年一百人左右,与三年三四百人的进士名额相差不多。如此郑重的事,改京官的选人必须皇帝亲自接见过,才算走完程序。邕州这里地处偏远,一来一回动不动经年累月,事情才拖下来。

    徐平想了一会,才无奈地道:“既然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回去我便吩咐方天岩暂摄太平县,你与他交待就是了。不过临走的时候千万与我说一声。”

    段方沉吟:“太平县如今可是上县,方天岩只怕不妥——”

    “除了他,也没人了。再说只是暂摄,依现在邕州的形势,朝廷必会派个有吏干的人来知太平,我们也不用管了。”

    方天岩进士落第,如果是以前,在广南西路倒也有可能做到县令,可现在邕州财政充裕,他的出身就不足了。

    段方想想也是,便不再操那个心。

    徐平又道:“既然是去京城,千万去我家里去走一趟。徐家在京城虽说不上是大富大贵,但也是殷实之家,有人照应方便一些。年前桑巡检到京城里改官,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要引以为鉴!”

    段方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段云洁,笑了笑道:“官人的心意我领了,一定会去登门拜访。天时不早,阿申身子了不适,我们先回去休息了。这里由阿云陪着,官人闲坐一会吧。”

    认真说起来,段方和阿申也没有正式成亲,不过大家都装作忘了这件事,都当他们老夫老妻。

    看着段方扶着阿申离开,徐平看看段云洁,登时尴尬起来。

    (晚上还有一章,这两天字数少一些,读者见谅。)(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