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七十一章 武昌之行(第一更,求推荐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无念伤辰的2000币打赏,宝宝熊猫再次的100币打赏,感谢书友大飞哥10的100币打赏~)

    “懋修兄,你可知这沈纶是什么背景?”

    宁修皱了皱眉,沉声问道。

    张懋修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他官拜户科给事中......哦似乎他以前曾做过一段时间湖广巡按御史。”

    “这就是了!”宁修攥紧拳头道:“我就说他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原来是有人给他报信。或者说这就是他们布的一个局。”

    “此话怎讲?”

    张懋修也有些好奇,眨了眨眼睛问道。

    “懋修兄你想啊,武昌伯再怎么说也是堂堂一伯爷,便是侵吞民田又岂会留下证据?而这沈纶毫不犹豫的上疏弹劾且攀扯令尊,证明其一定有恃无恐。”

    “宁贤弟的意思是有人做好了局引小伯爷上钩?”

    “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这样了。方才懋修兄说武昌知府查明,常家父子确实侵吞民田,有事实佐证那么他们便一定中计了。”

    其实有些话宁修不好对张懋修说。譬如他认为武昌知府这么快得出调查结果恐有内情。或许天子降下的旨意中有叫武昌知府迅速结案的意思。如果到此为止,只牵扯到武昌伯父子,再查下去百官多少会怀疑张居正。

    万历皇帝此时还是得依赖张居正的,自然不可能不给张阁老面子。

    加之武昌伯父子可能真的被坑留下了证据,这才当了背锅侠。

    当然这些都只是宁修的推测,事实究竟如何还得见过小伯爷之后才能了解清楚。

    宁修是个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性格,他也真的拿常小伯爷当朋友。

    如今朋友被坑,宁修岂能袖手旁观?

    他清了清嗓子道:“懋修兄我准备去一趟武昌府,把事情了解清楚。”

    “如此也好,小伯爷现在不能出城,宁贤弟若去便直接进城到伯爵府找他好了。”

    一旁的孙悟范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咯咯笑道:“宁贤弟啊,你去武昌怎能少的了为兄作伴?正巧我也想回家瞧瞧,咱们便结伴同行可好?”

    宁修直翻白眼,心道您这是吃饱喝足了想起回家了。

    也罢,宁修被死胖子白吃了这么多,这次去武昌府怎么也得吃回来些。

    ......

    ......

    “孽障,孽障!”

    武昌伯府书房内,武昌伯常醇气的满面通红,不停挥动藤杖抽向常封的臀腿。

    而常小伯爷则可怜巴巴的趴在春凳上,裤子褪到膝盖处,双手双腿被家仆按着,紧紧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常醇越打越急,常小伯爷的臀上已经出现了数道血痕。

    饶是这般他还是不肯认错。

    常醇怒道:“孽障,难道你还认为你没有做错?你得知常贵买了田为何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常封也是个倔脾气,便顶了一句:“便是告诉爹又能如何,爹当时能看出那份契书有问题?还不是马后炮!”

    常醇险些气晕过去。

    老常家的脸面都让这个兔崽子丢完了。

    常家平白无故被坑了七百五十两不说还反倒成了恶人。

    言官弹劾,天子降旨。最终他因侵吞民田被罚俸一年,兔崽子也禁止出城一年。

    “你这个逆子,我今天便打死你!”

    常醇盛怒之下越打越急,不多时的工夫小伯爷臀上便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常贵不住的叩头求饶:“老爷,您就饶了封哥儿吧,都是老仆的错。不甘封哥儿的事啊。”

    常醇瞪了他一眼道:“闭嘴,你以为你就逃得了吗?自己滚出去领五十板子,滚吧!”

    常贵泣不成声。

    “老爷便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有一句怨言。可封哥儿是您的亲骨血,您可不能下死手啊。”说罢冲小伯爷叩了一头道:“封哥儿你便认个错吧。”

    见常封仍不说话,常贵摇了摇头起身出去领罚了。

    不知打了多久,常醇瘫倒在地。

    藤杖已经被他打断,儿子也已经昏迷。

    望着儿子臀腿上一片血污,常醇只觉得心如刀绞。

    这傻孩子怎么就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呢,偏偏犯了错还不知道认错,这性子还真是够倔。

    “来人呐把他抬到屋里休息,叫个郎中来给他诊伤。”

    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血,纵然打的时候再下狠手,打过后还是心疼的。

    常醇摆了摆手,仆人们立刻上前七手八脚的把小伯爷弄到一块门板上抬着出了书房。

    ......

    ......

    一连三日,常小伯爷都高烧不退。直到服了一记发汗散热的汤药这才退了烧。

    他被老爹打的屁股开花只能趴着睡。

    好在此时已经不是夏日,不然这么在床上捂几天不得生一胸的痱子。

    吃喝拉撒都得在床上,虽然有仆人端着尿盆便盆伺候,小伯爷还是很不习惯。

    此刻他无比怀念在荆州时和一帮好友把酒言欢的时光。

    披萨,烤串,炸鸡,手抓饼......

    一想到这些珍馐美味小伯爷便开始流口水。

    唉,他被下了禁足令,一年内怕是难再去荆州找张懋修,宁修他们玩了。

    便在小伯爷百无聊赖之时,有小厮来报说湖广巡抚的二公子孙悟范求见。

    同在武昌城多年,小伯爷自然是认识孙悟范的。因为同是吃货的缘故,二人的关系很好,属于铁哥们的类型。

    但小伯爷却不知道孙悟范和宁修的关系,只以为是孙悟范得知他被打前来探望。

    “快把孙公子请进来吧。等等......先帮我把裤子提上。”

    老爹正巧出府去了,故而小伯爷才敢把孙悟范放进来。不然若是让老爹知道他养伤期间还与狐朋狗友见面,没准又得被按在春凳上一顿好揍。

    一去一来,小厮带着两人来到小伯爷的卧房。

    小伯爷瞅见宁修也在大为惊奇。

    “呀,宁老弟怎么也来了?”

    宁修见小伯爷趴在床上拼命扭着脑袋,样子实在滑稽便打趣道:“和孙兄一起来看望看望小伯爷啊。”

    “你们认识?”

    “说来话长。”

    宁修耸了耸肩道:“有机会再跟小伯爷解释。宁某这次来是想问问这侵吞民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小伯爷该不会是被人坑了吧?”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话小伯爷立刻炸了毛。

    “别提了,都怪那个王八羔子侯赖,等小爷我能下床了,一定带人去打断他的腿!”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