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六十五章 愿做出头鸟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1:0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宝宝熊猫、书友l599xl再次的100币打赏~)

    小伯爷常封这几日在庄子里闲住,少了老爹的管教自然怎么舒服怎么来,常常狩猎晚归,再睡个大懒觉。

    今日已是日上三竿他仍自睡着,直到常贵找去这才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问道:“贵叔,什么事啊?”

    常贵已是心急如焚,鼻头沁满了汗珠,哪里还有心思跟小伯爷闲聊,急声道:“封哥儿,大事不好了。今日我叫人去侯秀才家收田却被侯秀才胡搅蛮缠赶了出来,还口口声声说他没有卖田。老仆便取来那日与他签订的契书准备去县衙讨个说法,谁曾想打开那装契书的匣子一看......那契书竟变成一张白纸了!”

    “什么!”

    小伯爷闻言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一脚蹬开夹在两腿间的薄被,质问道:“好端端的契书怎么会变成白纸了?”

    他连忙套上裤子穿上罩衫,边系腰带边朝外走去。

    “贵叔你先别急,我先瞧瞧那份契书。”

    常贵连忙把匣子打开,取来契书递给常封。

    小伯爷展开来看,也是大吃一惊。

    “好端端的这契书怎么就成一张白纸了。莫不是那侯秀才在纸上使了什么手段?”

    常贵叹声道:“都怪老仆太粗心,让这厮钻了空子。七百五十两银子,看样子是打了水漂啊。老仆该死,老仆该死。”

    立契书就是为了防止扯皮的情况,譬如一方突然不想卖了,或者想要加价出售。

    人心不古,非得立下字据,白纸黑字才心里有底。

    谁知这侯秀才有如此神通,竟能将一张契书变成白纸。

    如此便是把侯秀才状告到衙门去,怕是县官也不会站在常家这边。

    常家这个哑巴亏算是吃定了。

    “罢了,罢了。既如此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好了。以后不要再与那侯秀才往来。他敢这么坑我常家,也是有胆子。小爷我要整他,有的是办法。这件事就不用向我爹报了。”

    小伯爷哪里是忍气吞声的性子。正像他说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和借口整治那侯秀才,这次就让他先得意几天好了。

    “哎,多谢封哥儿。”

    常贵对常封的决定感激涕零。

    这事情要是让老爷知道,他免不了吃一顿挂落,说不准还得挨一顿板子。他这副骨头架子打一顿板子还不得散架了?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荆州卢府内,夜半时分,卢家家主卢佑安奋笔疾书写好一封信,一连看了几遍,确认无误后深吸了一口气将信纸放入信封。

    他取来蜡烛将蜡油滴在信封口处,满满封好这才沉声道:“来人呐。”

    管家卢方一瘸一拐的走进屋来,恭敬的应道:“老爷有何吩咐?”

    “这里有一封我刚写好的亲笔书信。你派个可靠的心腹带着去到京师,亲手交给户科给事中沈纶沈大人。记住一定要让他亲手交到沈大人手中。”

    “遵命。”

    卢方小心翼翼的接过信件道:“老爷有什么话要带给沈大人吗?”

    卢佑安摇了摇头道:“沈大人看过信就都明白了。”

    他心中感慨,楚先生果然可靠,拿了钱就办事,比那些黑吃黑的方面大员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他卢佑安自然也得遵守之前的君子协议,自己出面去弹劾武昌伯和张居正。

    真说起来这件事张家也洗脱不了,要不是张家三子和武昌伯的小贱种沆瀣一气,陈县令也不会做出杖责卢家家仆的判罚。

    伤了卢家的颜面,还装作没事人一样吗?

    虽然他这一搏是被辽王殿下推出去当出头鸟,但他认了。

    世人只知道张居正权倾朝野,却不知道水满则溢,月满则亏。

    他相信张居正的衰败就从这一封书信开始!

    ......

    ......

    八月二十九,大雨滂沱。

    京师小时雍坊一处不起眼的宅院前,一个身着蓑衣头戴斗笠的中年男子不停的敲叩着门。

    雨水顺着他的斗笠落下来,形成一道雨幕,再垂落在青石板上,滴滴答答,噼噼啪啪。

    终于大门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管家打着油纸伞启开了门闩,探出半个身子来。

    “你是?”

    “我乃江陵卢家的家仆,奉我家老爷之命将一封书信亲自交给给事中沈大人。”

    “请稍等片刻,小老儿前去通禀一声。”

    照理说此刻大雨滂沱,就这么把来人关在门外太不礼貌,但规矩就是规矩,老管家不能不通报就把他领去见沈纶。

    户科给事中沈纶此刻正在闭目养神,听见敲门声睁开眼睛缓声道:“进来吧。”

    “老爷,有一个自称是江陵卢家的家仆在屋外,说给您带来了一封书信,要亲手交给您。”

    “哦?”

    沈纶点了点头道:“把他带进来吧。”

    “是。”

    老管家又退了出去,打开大门,冲在门檐下避雨的卢家家仆道:“我家老爷请你进去呢。”

    说着便把来人引了进去。

    沈纶官居户科给事中,虽然是人见人怕的狠角色。但因为他品级只有七品,俸禄着实微薄,买不起太大的宅子。

    京师的房价极贵。一套三进的宅子在沈纶的陕西老家只要三五白两,但在京师要两千两以上。

    沈纶四处借钱咬牙买下一套两进的宅子,勉强能够安置下一家老小。

    老管家将卢家家仆带到正屋,那送信的仆从一见沈纶便拱了拱手道:“敢问这位可是户科给事中沈纶沈大人?”

    “不错,老夫便是沈纶。”

    沈纶端坐圈椅,捋着下颌短髯不疾不徐的说道。

    “我家老爷命小人将一封亲笔书信送到沈大人手中,小人不敢耽误,一路乘船换船,用了二十余日才赶至京师。”

    沈纶是何等的人精,他知道这厮是要犒赏的意思,便冲老管家道:“去给这位壮士准备十两盘缠。”

    那送信的家仆直是大喜。十两银子可是他半年的月钱,不枉他舟车劳顿走这一遭了。

    心满意足之下,他便开始解裤带,沈纶不禁面色大变怒斥道:“你这是做什么?”

    “启禀大人,我家老爷对我说这封信很重要,故而小人一直把他藏在最安全的地方。”

    说罢将手伸进裤裆,一把将书信掏了出来,恭敬的递给沈纶。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