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五十一章 自挂东南枝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9: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大家的打赏~今天好多打赏啊~么么哒~)

    韩屠户不过就是一个粗鄙屠户,哪里懂得这么多弯弯绕,听到斩首二字,登时吓得面无人色。

    他叩头如捣蒜,泣不成声道:“县尊饶命,县尊大老爷饶命啊。草民招供,草民全都招。那何刚找到草民,说要让我帮他掉包一批肉品,给我允诺一成的利。草民当时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这才答应了何刚。草民该死,草民该死......”

    陈县令想不到一诓就诓出了真话,心中直是大喜。

    “来人呐,把他说的都记下来,叫他按上手印。”

    陈县令身边的一名书吏官立刻奋笔疾书,将韩屠户招供的细节全部记录了下来。其间还有稍许润色修改,自不必提。

    一名衙役将供词递到韩屠户面前,韩屠户不假思索的咬破了手指按了手印。

    陈县令不禁嗤之以鼻。

    此子果然就是个粗鄙屠户,连按手印用红泥都不知道......

    拿到了韩屠户的供词,接下来便要提审何刚了。

    不过当陈县令派出衙役前去公房拿人时,发现何刚已经吊死在房梁之上。

    虽然衙役立刻把何刚放了下来,但何刚显然已经死透,再无抢救的可能。

    事到如今,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

    何刚畏罪自杀,已然可以结案。

    对于这个结果,宁修还是稍稍有些惊讶的。

    毕竟何刚犯得不是死罪,他这一死百了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不过仔细一想,何刚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何刚的身份是吏目,是衙门公人。这就注定了在量刑时不可能和普通百姓一样。

    换句槐咀魑握眨持握叩呐芯龈啻懈鋈艘庵镜某煞帧br />
    县令虽然品级不高,但在地方上就是土皇帝,对于这些衙门里讨饭吃的公人更是天。

    得罪了县令,不死也得掉层皮,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何刚显然不打算落到这一步,这才毫不犹豫的自缢了。

    何吏目自挂东南枝,最高兴的自然当属宁修的三叔宁恭。

    陈县令大手一挥,宁恭无罪释放,沉冤得雪之际更是对侄儿感激涕零。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成功获释多亏了侄儿的努力。

    以往对二房的轻视、敌视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宁恭抱着宁修一阵痛哭,倒是把宁修弄得好不尴尬。

    两个男人就这么在县衙大牢前抱着,很容易让人想偏啊......

    “咳咳,三叔咱们回家里再哭成不?这么多人看着呢。”

    宁修这句话可把宁恭逗乐了。

    他一把推开侄子,笑骂道:“怎么,三叔哭两声好不成吗?这就开始嫌弃了?”

    宁修耸了耸肩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侄儿理解三叔。”

    宁恭感慨道:“经此一事后,三叔我也是想明白了。衙门的单能不接就不接,这里面太多的弯弯绕啊,三叔这样的被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呢。”

    “话也不能这么说,三叔这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这才被人坑了,背了黑锅。”

    要想在大明发家致富,想完全绕开官府是不可能的。

    甚至,要有一定的官家背景才能够真正做大。

    看看那些豪商巨贾吧,哪个不是背景深厚?便是宁修,不也靠上了孙悟范这颗大树了吗?

    官商官商,官中有商,商中有官,官亦是商,商亦是官。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分彼此。

    不过三叔显然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这样也好,明白的越多陷的越深,三叔这样简简单单的也挺好。

    ......

    ......

    宁修和三叔刚回到宁记肉铺,三嫂宁郑氏立刻迎了出来。

    自打当家的被拘捕入狱,她便一直待在铺子外面,期盼等到宁恭回来。

    可她等啊等啊两眼望穿也没等到丈夫回来。

    这下好了,三郎去了一趟衙门便被当家的救了回来,这日子终于又能过下去了。

    宁恭急着进铺子却被宁郑氏拦住。

    “当家的别急啊,你刚从大狱出来,沾了一身的晦气,就这么进屋不吉利。”

    宁恭愣了愣道:“那怎么办?”

    宁郑氏眼睛转了转道:“我这便拿个火盆去,当家的从火盆迈过去,便把晦气全除去了。”

    宁恭点了点头道:“那你快去吧,我可饿死了,牢里那饭菜真不是人吃的。”

    宁郑氏便返回铺子里取了一个火盆来。大夏天的没有炭烧,她便取了一些纸来用火折子引燃。反正图的是一个效果,具体用啥都无所谓。

    宁恭深吸了一口气从火盆上迈了过去,宁郑氏激动的哭道:“都过去了,这霉运都散了。”

    把丈夫和侄儿让进了屋,宁郑氏又想起了什么:“当家的,你这身衣服赶快脱下来,从牢里带出来的不吉利,赶快烧了。”

    宁恭皱眉道:“好好的一件衣服便烧了,怪可惜的。”

    “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这可关系着气运哩,当家的便听我一声劝吧。”

    宁恭不想和妻子争论便笑着脱下了衣服,递给宁郑氏:“你想咋弄咋弄吧,不过快点给我做点饭吃,真要饿死了。”

    “哎,哎。”

    宁郑氏一把夺过衣服丢入火盆,看着衣服烧成灰烬,她才放心的转身钻进了灶房。

    “三郎啊,这回可真是多亏了你啊。以后有需要三叔的地方尽管说,三叔要是有半个不字,就不是男人。”

    宁恭拍着胸脯作起保来,宁修知道他这话是真心的,便笑了笑道:“都是一家人,三叔说这话见外了不是?不过呢,侄儿确实有一事相求。我爹现在开了个肥皂作坊,需要从三叔这里采买大量的碎肉、骨头,三叔给个优惠价如何?”

    随着肥皂扩产,需要的油脂大增,这便需要大量购入碎肉、骨头。

    需求量这么大,再用给工人熬肉汤的理由肯定不行了。

    再加上经此一事后三叔对自己,对二房彻底改观,宁修也不必再把制作肥皂需要碎肉、骨头做原材料的事瞒着三叔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