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五十章 讯问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9: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l599xl,书友宝宝熊猫再次的100币打赏~周一了,新的一周,老坤泣血求推荐票啊,求推荐票,每一票都是对老坤最好的支持...)

    陈县令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贤生的意思是分而击之?”

    宁修对陈县令的悟性还是很满意的。

    陈县令虽然业务水平不怎么样,但对于人心的把握却是不错。

    到底是混官场,砸吧砸吧嘴都是深意啊。

    宁修赞许道:“县尊所言极是。这何吏目和韩屠户想必也知道偷梁换柱,供给劣肉给县衙是大罪,势必抵死不认。一旦县尊将其二人下狱,二人狱中串供那将很麻烦。”

    说到底还是陈县令手头没有足够的证据。一切都是猜测和推论,虽然很合乎情理但那也是猜测。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二人就可以有充足的空间回旋,心理素质好的话甚至可以跟陈县令耗着,反正陈县令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而如果使用些计谋,分而击之,一定可以诓出些东西来。

    到了那时主动权便在陈县令这边,收放自如了。

    之所以选择从韩屠户这里入手,是因为其见识少好诓。

    换成何刚这样的老吏,表现的稍有漏洞便会被发觉,到时他抵死不认也很难办。

    再说何刚毕竟也是衙门中人,对于陈县令最近的举动多少了解一些。

    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这种情况下指望从何刚口中套出话来难度极大。

    但这并不紧要,只要从韩屠户口中套出供词,拍到何刚面前,何刚绝对会感到绝望。

    心理防线一旦击溃,再想让这老油条招供就很简单了。

    所以切入点的选择很重要。

    “好,便依贤生说的办。来人呐!”

    陈县令清了清嗓子,立刻便有一干吏抱拳凑了过来。

    “你着人去把城东韩家肉铺的掌柜拘来。本县要亲自垂询审讯。”

    “遵命!”

    那干吏倒是干脆一抱拳转身去了。

    ......

    ......

    韩屠户在店里急得团团转,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流下来,晕湿了衣领。

    这县衙好端端的叫肉铺们献上肉样是为哪般?当真是为了比对考评,定出新的肉品供应商?

    韩屠户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但不信又能怎么样呢?除了把自己锁在铺子里,暂停营业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唉,当初真不该黑了心和那何刚合作,将劣肉掉包卖给县衙。

    现在好了,赚了银钱不敢花,真是愁煞人也。

    “当家的,你别晃了行不行,我都要晕死了。”

    妻子韩周氏皱起眉头抱怨了一句,韩屠户立刻找到了发泄点,怒吼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咱家要遭大难了。”

    韩周氏平白无故被骂了一句,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便梗着脖子回了一句:“遭大难也是你害得。你要是不贪心掉包那批肉,至于这样战战兢兢的吗?”

    见自家婆娘还敢还嘴,韩屠户直是炸了:“好啊,黄脸婆,你倒教训起老子来了。不是老子好吃好喝的供养着你,你现在恐怕在外面吃土呢吧?老子贪心?老子贪心也是为了这个家。你倒是说说老子可曾亏欠过你?”

    韩周氏也不相让,骂道:“好你个死鬼,终于说漏嘴了吧。你嫌弃我是黄脸婆?你可知这个黄脸婆给你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你可知这个黄脸婆为了操持家务累得一身病?你现在嫌弃我了?那你休了我啊,快休了我啊!”

    韩屠户气的浑身发抖,真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婆娘,便在这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让他怔住。

    “开门,快开门!衙门官差拿人讯问,快开门!”

    妈呀!

    韩屠户扑通一声坐倒在地,只觉得天旋地转。

    难道真的东窗事发了?

    韩周氏也傻了眼,她方才虽然骂的狠,但那是两口子关起门来骂。

    正所谓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没有隔夜仇。

    现在好了,衙门的官差上门拿人,当家的要真被拿去一通拷问下真的招了怎么办?

    这可是大罪啊。

    一通板子打下来当家的还不得成了废人?他一废不要紧,这个家不就得垮了?

    一想到自己真的可能被迫流浪到街头讨饭去,韩周氏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哭不要紧,外面的官差知道屋内有人,叩门叩的更狠了。

    “快开门,官差拿人,还敢拒捕?再不开门,就踹门了!”

    见还是没有回应,那些官差心中愠怒,真的开始踹门。

    韩家肉铺的大门是门板拼起来的,哪里经得起踹,不多时的工夫便被踹出一个大窟窿来。

    四名手持铁链的官差先后进了铺子,不由分说的锁了韩屠户便往外走。

    韩周氏大哭道:“当家的,这可如何是好啊。”

    韩屠户气的发抖道:“克夫的玩意,克夫的玩意啊。”

    却说韩屠户被拿到县衙大牢,径直送入一个单间中。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陈县令便在一帮随从的簇拥下来到牢房外。

    一名杂役搬了一把官帽椅在陈县令身后,陈县令也不犹豫,撩起袍衫下摆便坐了下来。

    “你便是城东肉铺的掌柜韩阳?”

    “正......正是小民。”

    韩屠户匍匐在地,颤声回道。

    “大胆刁民,竟敢伙同吏目调换肉品以谋差价。你可知你此举险些害出人命?”

    陈县令这些话倒不是宁修教的,而是即兴发挥。

    他毕竟是七品知县,在上官面前自然得忍让陪笑,但面对这些贱民却可以毫无顾忌的抖官威。

    “青天大老爷,小民冤枉啊。”

    韩屠户虽然没什么见识也知道这种事情抵死不能认罪,当即喊起冤来。

    陈县令冷笑一声道:“好个刁民死到临头也不招认吗?来人呐拿何刚的供词给他看。”

    当即便有一狱卒拿着一张按了手印的供词走到韩屠户面前。

    韩屠户哪里识字,见到密密麻麻一张供词只觉得天旋地转。虽然他不识字,但供词上的鲜红手印他却看的分明。

    何吏目真的招了吗?

    “你可以不招,但拒不认罪罪加一等。本官有的是办法让你招供,你本已重罪若再加一等便要斩首。但若是现在立即招认,本官会酌情从轻发落。你好好想想吧。”

    见韩屠户心里已经松动,陈县令便按照宁修之前的建议开始诓韩屠户。

    韩屠户虽然可恶但肯定罪不至死,无论如何判不到斩决,陈县令这么说是为了彻底击溃韩屠户的心理防线,让其招供。

    至于那份供词自然是伪造来让韩屠户上套的。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