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四十七章 探监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9: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l599xl,书友宝宝熊猫再次的100币打赏~)

    “大老爷,大老爷,县学生员宁修求见大老爷。”

    那衙役一路小跑着进了二堂,见陈县令端坐在堂中阅览公文,便弓着身子和声奏报道。

    “宁修?他来做什么?”

    陈复皱了皱眉,这个宁秀才城府太深,设局诱骗卢家大公子砸店,之后敲鸣冤鼓报官让他堂堂县令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此人当真是可恶。

    但此人显然有一帮官二代朋友,还是不宜得罪的好。

    “带他进来吧。”

    陈县令摆了摆手,衙役立刻欣喜的跑去衙门口了。

    带着宁修绕过影壁、大堂来到二堂,衙役低声嘱咐道:“县尊大老爷心情不太好,宁小相公多留心些。”

    宁修点了点头道:“多谢差役提醒。”

    说罢便迈步进了二堂。

    此刻陈县令已经放下手中卷宗,品着一杯香茗。

    宁修行到堂中冲陈县令拱手行了一礼道:“学生拜见县尊。”

    “哦,宁贤生来了?快赐坐。”

    果然不出宁修所料,陈县令表现的很和善,至少面上如此。

    宁修连称不敢,最终还是站着说话。

    有些话听听就好,县令大人给你赐坐你却不能直接受了。不然后面有的是罪受。

    “贤生此来所为何事啊?”

    陈县令拿茶杯刮了刮茶末,呷了一口茶润了嗓子。

    宁修沉吟了片刻恭敬答道:“学生此来是为了一件私事。听说学生的三叔昨日被拿到了县衙,家中长辈忧心忡忡学生便想来了解一下始末。”

    “哦,那宁恭是你的三叔?”

    陈县令显然有些意外,叩了叩手指道:“那还真是有些巧了。”

    宁修心中稍定。看来这件事单纯是个意外了。

    陈县令完全没有必要骗自己。他要是想惩治三叔有的是理由。

    “不知学生三叔犯了何罪,竟然被县尊下牌票命差役缉拿。”

    宁修这话其实问的很不合适,但没办法,谁让这个倒霉催的三叔被官府缉拿了呢。他要是不出面问问,便真的没人能帮三叔了。

    “你三叔倒真的犯了大罪。”

    陈县令打起官腔道:“他与衙门中的小吏勾结,以次充好将劣质猪肉、羊肉售卖给衙门。导致衙门公人,官员吃了这劣肉上吐下泻,有的甚至一病不起。”

    宁修心中咯噔一声。

    这个三叔真是糊涂啊。

    且不说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至少很符合三叔贪财的个性。

    三叔估计寻思着衙门公家好欺骗,便勾结了小吏将劣肉充作好肉卖到县衙。

    县衙里的都是什么人?那都是有官身的老爷,即便是无品无级的吏员,那也不是区区一个屠夫能惹得起的。

    现在东窗事发,三叔被拿到县衙,宁修能说什么?

    这分明就是三叔咎由自取嘛。

    陈县令见宁修面色凝重不由得窃喜。

    哈哈,你这狂生也有吃瘪的时候?

    现在你三叔落在本官手里,怕是心急如焚了吧?

    偏偏你三叔作奸犯科在先,本官按照大明律惩处于他,你还挑不出半个错来。

    本官便是公报私仇你又能如何?

    当然这些心理活动宁修是不知道的。

    他现在只想见一面三叔,当面问一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知学生能否前去大牢探视一番三叔?”

    这个请求有些无理,宁修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出人意料的是陈县令竟然同意了。

    “来人呐,带宁贤生去探望人犯。”

    “多谢县尊。”

    宁修连忙冲陈县令拱手致谢。

    随着一名差役来到县衙大牢,宁修掏出一块碎银子递到差役手中。

    “还请官差行个方便,多给些时间。”

    那差役接过碎银子,笑吟吟的说道:“好说好说。小相公尽管聊,想聊多久都行。”

    县衙的大牢并不像宁修想象的那般,只有一排低矮的牢房,之间用土墙隔开,每一间外面有木质栏杆,十分简陋。

    宁修顺着牢房一一走过去,在倒数第二间的牢房发现了三叔。

    只见三叔蜷缩在牢房一角,身边是一张稻草堆起的草床。

    牢房内还有其余三个犯人,都在睡觉。

    “三叔!”

    宁修的呼唤让宁恭抬起了头,瞧见真是自家侄子后,弹起身子两步便来到牢房前。

    “三郎,三郎,你可得救救三叔啊。三叔是冤枉的,冤枉的啊。”

    宁修隔着栏杆攥住三叔的手,安抚道:“三叔你先别慌。跟侄儿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侄儿了解清楚了事情才能帮三叔脱罪啊。”

    宁恭频频点头。

    被差役下牌票锁走时他直接懵了。被关进牢房后他不停的喊冤,却根本没人搭理他。

    这种不知何时被提审的感觉把他逼得发疯。虽然在牢中只待了一天,却觉得十分漫长。

    “是这样的,前些时日有一个衙门的公人说想要从三叔这里采购肉食,供应官老爷们食用。三叔自然是愿意的。一来官家的钱给的痛快豪气,二来走的量也大。比起散卖,把肉卖给官家是最合适不过的。”

    咽了口吐沫,宁恭继续说道:“可谁知道刚刚把肉卖给他没几天,官府的人便来到肉铺抓人,说官老爷们吃了从三叔这里买的肉吐的吐泻的泻。还有几个大人直接病倒了。”

    宁修点了点头。这些和陈县令说的一模一样。

    “那三叔没有以此充好,把劣质肉卖给衙门吗?”

    宁修一说这话宁恭立刻跳脚道:“怎么,三郎都不信我吗?你三叔我卖了半辈子的肉,人称屠夫宁,咱江陵的百姓谁不知我的名号。街坊邻居都从三叔铺子买肉,可曾吃坏过一个人?退一万步讲三叔便是再傻也不会把劣肉卖给官府啊。吃坏了官老爷,第一个被拿的肯定是我,我会那么傻吗?”

    嗯,这番话确实是掏心窝子说的,很有道理。

    在宁修的印象中三叔的肉铺生意十分火爆,来他这里买肉的百姓络绎不绝。这就证明肉的品质肯定没问题。

    散卖没有问题,批量卖给县衙的肉就更不应该有问题了。

    就像三叔说的如果肉有问题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他,三叔除非真的傻了才会把劣肉卖给县衙。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