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四十二章 卢家的怒火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9: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l599xl再次的100币打赏~)

    卢府,内厅。

    卢家家主卢佑安愤怒的挥动鞭子,狠狠的朝小厮卢阮抽去。

    “身为少爷的贴身长随,竟然不知道规劝少主。少爷混账,你也跟着混账吗?”

    儿子胯下被砍了一刀,一直昏迷不醒。虽然最终郎中妙手回春将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儿子的命根子已断,彻底成为了一个废人,便是活着又有什么用?

    自打卢家一干家仆被知县惩处,卢佑安便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卢家是地方豪族不假,可那些官宦勋贵子弟更不是好惹的货色。

    知县陈复的判决便是最好的明证。陈知县舍弃了卢家,站在了勋贵官宦子弟那边,证明这个老狐狸也更看好当权者。

    卢家毕竟太久没有出过部堂总督级别的高官了。

    朝中无人被人欺,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卧薪尝胆。

    卢佑安已经给儿子下了禁足令,这段时间都不准踏出府门一步,生怕跋扈的儿子惹事生非,再招祸患。

    谁曾想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争气的东西换了一身便服在小厮的掩护下溜出府去又和那芍药居的狐狸精鬼混,让常小霸王逮了个正着。

    那个常封也真是无法无天,不但打断了卢闲的两条腿,还命令手下把卢闲给阉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卢佑安直接晕死了过去。

    要不是一碗糁汤灌下还真不一定能够苏醒。

    卢家的嫡长子像头畜生一样被人给骟了,成了不男不女的死太监,这对于卢家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当然,卢佑安不止卢闲这一个子嗣,并不会真正断子绝孙。

    但此事的影响实在太恶劣了。

    若是卢佑安不能强势回击,恐怕卢家在江陵的地位将一落千丈。

    有时候世家门阀拼的就是一口气,谁的气更足谁便能排在更前面。

    卢家已经走到了三岔路口,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全看卢佑安的抉择了。

    卢佑安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利己主义者,他不会沉浸在悲痛之中太长时间,而是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反应。

    思前想后,卢佑安丢下马鞭疾步冲出内厅。

    管家卢方此刻正在养伤,二管家卢霖暂且接管了卢家的大小事务。

    他急忙凑了过来,恭敬的跟在卢佑安身后两步远的地方。

    一旦卢佑安做出吩咐,他便可以第一时间听到,又不会因为贴的太近引得家主厌恶。

    “备轿,去广元王府!”

    卢佑安攥紧拳头,面上青筋纷纷暴起。

    你与我不留情面,我便与你鱼死网破!

    ......

    ......

    宁记酒楼,小伯爷常封一边啃着鸡腿,一边侃侃而谈。

    “诸位,你们是没见着当时的场面。那卢家的废物少爷在贴在女人的肚皮上缠绵,我带人撂翻他的两名手下,长驱直入冲入屋中,把这废物吓得半死。”

    擦了擦嘴角的油污,常封饮了一大口酸梅汤,笑声道:“我叫人把那废物从芙蓉帐里拖了出来,那废物吓得抖如筛糠。哦,对了,他光罩了一件外衫,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

    其余官二代们纷纷侧着脑袋津津有味的听着,他们不能亲手痛揍卢家的恶棍少爷实在是一件憾事。好在常小伯爷替他们报了仇,坐在酒楼吃着披萨撸着串听常小伯爷复述当时的场景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赵临安呷了一口酸梅汤,咳嗽道:“接下来呢,常小伯爷不会叫人把那卢家大少爷那个......那个了吧?”

    宁修听到这里差点噎住。

    史书明确记载大明权贵阶层喜好男风,及至晚明这一风气更是流行。

    常小伯爷又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没准真的有这方面的怪癖。

    也不怪赵临安多想,常小伯爷方才描述的画面实在太刺激了。

    常封愣了愣道:“赵兄是什么意思,什么是‘那个’了?”

    “常小伯爷明明是行家里手,偏偏在这里装糊涂。赵兄的意思是......”

    韩隶把手放在臀后拙劣的比划了一下。

    “噗嗤!”

    常封直是笑喷了出来:“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便真的要玩他,也不会亲自来,宁肯用一条狗。这种人怎么能跟象姑馆的小馆儿比,玩他我可嫌脏。”(注1)

    用狗来......

    众人皆是一阵恶寒,若论恶趣味,他们全部加在一起都比不了小伯爷一根手指头啊。

    “那小伯爷是怎么惩治这恶棍的?”

    韩隶颇为好奇的问道。

    “我啊,叫人上前狠狠掌他的嘴,抽的他怀疑人生。”

    “这样就完了?”

    众人皆是有些失望。

    宁记酒楼被砸,众官宦子弟也都平白无故挨了揍,卢大少这个始作俑者仅仅被扇了几十巴掌,这很难让众人高潮啊。

    见把众人的胃口吊得差不多了,常封嘿嘿笑道:“光扇他巴掌怎么能过瘾,这货是个小**我为荆州女儿家做了件好事,命人把他阉了。”

    常封得意的举起右手,朝胯下一挥。

    “一刀下去,卢家那废物少爷便成了太监,真是过瘾。”

    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低头朝自己胯下看了看。

    大热天的,为啥觉得两腿间飘过一阵阴风呢?

    “小伯爷......把卢家大少爷阉了?”

    张懋修咽了一口吐沫,声调都有些发颤。

    他毕竟只是个读圣贤书的翩翩公子,纵然与卢家恶少有仇,也没曾想过下此狠手。

    小伯爷真是心狠手辣啊......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像那样的人渣,便是阉他一百次,一千次都不为过。”

    宁修咳嗽一声笑道:“小伯爷这话有问题。卢闲那玩意又不能重新长出来,何来阉他一百次,一千次。”

    常封摊开双手,嘿嘿笑道:“我这不是夸张一些嘛。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大伙儿解气就好。”

    “小伯爷糊涂啊。这下卢家怕是要往死里报复小伯爷了。”

    张懋修长叹一声,颇为担忧的说道。

    “怕他个鸟人作甚。一窝没有卵子的家伙。如今小的被我阉了,老的若敢再跳,便把他一道阉了和儿子做个伴!”

    ......

    ......

    注1:象姑馆,即**青楼。小馆即**。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