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三十三章 咱上面有人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8: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时千与再次的500币,书友l599xl再次的100币打赏~)

    “哼,别以为和和稀泥就完了。被打的可不止我一人,还有赵老侍郎的嫡孙、前南京兵部尚书刘老大人的孙儿、韩御史的公子、萧少卿的侄儿,以及张阁老的三子!”

    啊!

    陈县令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小伯爷说的是真的?”

    “哼,小爷我从不骗人。陈县令若是不信,可以验明正身嘛。”

    “不敢,不敢......”

    陈县令现在心中有一万头羊驼奔驰而过,心情无比复杂。

    他犹豫再三,还是拍了惊堂木道:“此案疑点重重,择日宣判。”

    卢掌柜直接傻了。

    这算是什么意思?

    这些人真的是官宦勋贵子弟?

    不是在开玩笑吧?

    “退堂!”

    陈县令却并没有立刻离开大堂,而是亲自来到堂下陪着笑脸道:“诸位公子,这件事真的是个误会。下官一定给诸位个交待。”

    小伯爷啐出一口痰来,直是射到了陈县令的鞋上。

    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作罢。

    小伯爷不依不饶道:“我看陈县令是想息事宁人吧?卢家那个狗恶少还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就打算把这件事揭过去了?”

    “这......”

    陈县令双腿发软,心中暗骂怎么就遇到这样一件破事?

    卢掌柜本身倒是没什么,打也就打了,罚也就罚了。可卢家大公子可是卢家的脸面。

    他从卢家那里拿了那么多的黑钱,若连卢家大少爷都保不住,不等于打了卢家的脸吗?

    万一卢家气不过检举他贪墨受贿,他的仕途可就完了。

    虽然现在是半死不活的吊着,但也算是官身。

    失去这顶乌纱,他可就真的变成一介草民了。

    可如果不惩治卢恶少,这些纨绔公子肯定不答应。

    那样,他们的父辈大佬动一动指头,便有无数文官做先锋弹劾陈复,他还是要完蛋。

    现在陈县令是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陈复是文官,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读书人的嘴皮子有多厉害。

    别说是区区一个县令,便是王公贵戚,乃至皇帝陛下本人都没少被读书人恶心。

    他们往往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把你批判一番,让你哑口无言。

    读书人杀人从来不见血。

    张阁老身份尊贵,当然不会屈尊亲自去做这等事情。

    他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就会有无数的门生替他去做。

    到了那时陈县令千夫所指,恐怕连善终都难以做到。

    陈县令咽了一口吐沫。

    “小伯爷说的在理,可是这卢家大少爷深居府中,本县便是现在派人去拿人也拿不来啊。但本县相信以小伯爷的身份,还是能够叫卢家大少爷出府一叙的。”

    无奈之下,陈县令只得玩起了推字诀。

    他的意思很明确,不是我不想惩治卢家恶少,实在是卢家势力强大,把卢闲保护了起来。

    官府是没办法了,不过你们私下要是做点什么,官府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完,陈县令转过身来厉声道:“来人呐,与我把卢方和一干卢家恶仆拿下重则四十大板!”

    原本已经决定退堂的陈县令突然改口,让衙役们愣在当场。

    “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本官说话吗。”

    陈县令气的直跺脚,这些衙役才反应过来,两两上前将卢方和一干恶仆拖翻在地。

    最吃惊的当属卢掌柜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陈县令会对他下手。

    堂上问话的时候陈县令不还对他使眼色呢吗?当官的怎么变脸比唱戏的都快?

    这比婊子还没有节操啊。

    “县尊大老爷,您不能打我啊。哎呦,啊!”

    卢方还没来得及抱怨,毛竹大板便呼啸生风的砸了下来。

    痛的他连声高呼,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那些打手恶仆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们平日里仗着卢家的威势欺凌乡里,其实都是一些外强中干的样子货。

    真挨起官府的板子,一个个都成了哭鼻子的小媳妇。

    “县尊大人饶命。”

    “大老爷饶命啊。”

    “青天大老爷......哎呦!”

    陈县令已经下定决心狠狠责罚这些卢家恶仆,如何会心软。

    他一挥袖子呵斥道:“都给本官用心打。若是让本官看出徇私的,跟这些恶人一个下场。”

    那些衙役原本只使了半成的力道,经由陈县令这么一点,哪里还敢徇私,纷纷使出了吃奶的劲狠狠的挥动竹板打向卢家家仆的臀腿。

    县衙的竹笋炒肉虽然不比廷杖,却也不是一般族法家法可比的。

    刚刚打了二十板,那些恶仆便没了力气哭喊,如死猪一般瘫痪在地。

    宁修静静的看着,此刻在他耳中,这竹板打在臀腿上的钝响便是人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等到四十板子全部打完,这些卢家恶仆已经皮开肉绽,少了半条命。

    陈县令冷冷吩咐道:“把他们丢出衙门去。”

    那些衙役不敢耽搁立刻两两一组抬起卢家恶仆,走出大堂奋力一扔。

    那些恶仆被狠狠甩了出去,大多脸着地,发出一声痛呼随即晕死过去。

    陈县令擦了擦额角渗出的汗水,向一干官二代告饶道:“张公子,小伯爷,您们看这样判罚可以吗?”

    张懋修摇了摇头道:“百里侯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不过是涉事人员,如何能干涉百里侯断案。”

    陈县令连声称是。

    “张公子说的是。那此事便就此揭过,可好?”

    张懋修点了点头道:“百里侯断案公正,相信天下读书人都会争相歌颂百里侯的事迹的。”

    张懋修这么说便相当于认可了陈县令的断案结果,陈复总算松了一口气。

    小伯爷常封虽然心有不甘,却知道卢闲已经被卢家的人保护了起来,他们即便在公堂之上大闹一场也不会有结果了。

    至于私下教训卢恶少,却不是陈县令能管的了。

    ......

    ......

    ps:官场衙门那点事其实就那么回事。卢家之所以横行乡里是因为有陈县令撑腰,但陈县令能够为了一个卢家毁了自己的前程吗?毕竟,“咱上面有人”啊。想要在官场混就必须适应这个规则。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