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三十一章 升堂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8: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l599xl再次的200币打赏~)

    陈县令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县尊大人下令升堂,三班衙役纷纷就位,戳着水火棍喊着‘威武’,气势十足。

    事实上,县令断案通常都在二堂,只有很特殊的情况才会在大堂公开审理。

    譬如大案命案,又譬如这种临时敲了鸣冤鼓的。

    宁修被带到了堂上,冲县尊大人拱手行了一礼。

    陈县令不由得怒火上窜。

    好个毛头小子,莫名其妙的敲了鸣冤鼓不说,见官还不跪,简直是不把他这个江陵县父母官放在眼里。

    陈县令急于找回在床上丢失的男人尊严,一拍惊堂木呵斥道:“大胆刁民,见到本官为何不跪?来人呐,与本官把这刁民推翻先打十板!”

    宁修连忙道:“县尊大人恕罪,学生宁修乃是县学生员,有功名在身,按照定制衙门之上可不行跪礼。”

    “你是个生员?”

    陈县令显然有些惊讶。眼前少年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就已经有功名在身,也算是天资聪颖了。

    他不认识宁修也不奇怪,县学生员几十近百人,县令哪里能全部认清。

    县令虽然兼掌文教,但那也只是兼掌,主体责任还是教谕的。不然什么都要让县令操心,县令迟早得累死。

    得知宁修有功名在身,陈县令的态度稍稍和缓了一些。

    “宁贤生,你为何敲击鸣冤鼓啊?”

    宁修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心道这功名还真的有些用处,倘若没有这个秀才功名,他方才怕是已经被衙役拖翻在地打板子了吧?

    这官家衙门的‘竹笋炒肉’可不是好受的,一顿板子打下来绝对是皮开肉绽。

    要不为啥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去衙门告状呢?

    县太爷可不是好相与的,往往对以下告上的,先是一顿板子打下来。

    平白受了皮肉之苦不说,还不一定能够沉冤得雪。

    “启禀县尊,学生家中开了一家酒楼。学生宴请三五好友齐聚酒楼赴雅集,聊至正酣,却有人带着一干恶仆冲进店来,不由分说的砸店打人。学生也是在好友的掩护之下才得以逃出升天。走投无路之下,学生也只能前来县衙求县尊做主了。”

    宁修拱了拱手,十分悲戚的说道。

    “哦?你说有人砸店打人?他们是什么人你可认得?”

    陈县令的眼皮跳了跳,刻意提高了声调。

    作为一名地方父母官,地区的安定显然是其最关注的。

    若是不时出现治安事件,对于官声的影响是很不好的。

    这说明这个父母官没什么能力,连最简单的治安问题都解决不好。

    陈县令虽然对于仕途已经看淡,但也不愿意官声因此受到影响。

    文官大多是有洁癖的,十分爱惜羽毛。

    “回禀县尊,领头之人是卢家的大少爷卢闲,还有醉庐居的掌柜卢方。卢家想要强买学生家酒楼几道私房菜的配方,拒绝之下便丧心病狂的砸店。”

    卢家?

    陈县令不由蹙起眉来。

    作为江陵县令,陈复自然没少和卢家打交道。

    事实上陈县令还收了不少卢家的银子,说其与卢家家主穿一条裤子都不为过。

    这种情况下用屁股想都能知道陈县令是要倾向于哪边了。

    陈县令的突然沉默和表情变化被宁修看在眼里,暗叫不妙。

    坊间传闻陈县令收了卢家的黑钱官商勾结,看来传闻非虚啊。

    要是这般,宁修恐怕要被这位县尊大人坑了。

    果不其然,陈复咳嗽了一声道:“宁贤生,你可看清楚了,此二人当真是卢家的大少爷、醉庐居的掌柜?”

    陈县令将声音拖得很长,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意思自然很明白,年轻人啊话不能乱说,你再好好想想。

    其实这也算是给宁修台阶下了,毕竟此事是宁修占理,真的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在陈县令看来,如果宁修上道的话就会立即改口。

    私下里陈县令出面,让卢家赔给宁家些钱就是了。

    不过宁修不这么想。

    这件事闹到现在这个层面,绝对不能软。

    他若是软了,怎么对得起那一帮为他挡棍子的官宦子弟?

    “学生没有看错,此二人就是卢家的大少爷、醉庐居的掌柜无疑。”

    “放肆!”

    陈县令勃然大怒,一拍惊堂木道:“卢家乃是江陵大户,家世清明,怎么可能纵容家仆做出这等混账的事情。”

    宁修心中冷笑。

    这个陈县令果然要维护卢家。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倒也没什么,可吃相就不能好看一些吗?

    得亏此刻衙门外没有围观的吃瓜群众,不然见证了陈县令的态度变化不定得作何感想。

    这就是替治下百姓做主的青天大老爷?

    还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暗。

    索性宁修早就留有后手,强硬回击道:“县尊大人此言差矣。卢家是江陵大户不假,可说其家世清明可不一定。带人砸店的是卢家的大少爷,这点很多人都看到了,可不是学生一面之词。县尊大人若是不信,可以命衙役提些人证来。”

    陈县令快气炸了。真是一个愚不可及的木头疙瘩,太不上道了。

    宁修这么不留余地的回击,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

    “宁贤生,你可知按大明律诬陷者反坐?”

    陈县令冷冷威胁道。

    宁修不卑不亢的拱手回道:“学生清楚。”

    “好,好!”

    陈县令直要气炸了,冲堂下的一名班头吩咐道:“吴班头,下牌票,把宁记酒楼内的所有人都拘来!”

    那吴班头抱拳领命,带了十几名衙役前去拿人了。

    宁修心中冷笑,你不仁在前,休怪我不义。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陈县令见到一干勋贵官宦子弟时的表情。

    这些官宦勋贵子弟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少爷公子,今日被打的鼻青脸肿,若不狠狠报复回去宁修把名字倒着写。

    陈县令若是敢公然维护卢家,宁修都不用出手,这些勋贵官宦子弟就能把陈县令生撕了。

    在这些顶级官二代眼中,一个七品芝麻官就是个屁,他们只要向父亲爷爷哭诉一番,陈县令就会乌纱不保,仕途终结!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