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三十章 报官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8: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时千与再次的500币打赏~)

    卢家每年给县尊大老爷多少孝敬银子?大老爷会胳膊肘往外拐,替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子做主?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狠狠的打,在店内的人一个不要放过!”

    宁修毫不犹豫的遁了。

    事实上,他确实没有想到卢闲这个愣头青敢真的砸店。

    做恶人之前不应该把对方的底细背景调查的清清楚楚吗?

    宁修宴请张懋修等官宦公子就是为了传给给卢家一个信号,莫要装逼,你上面有人,咱上面也有人,且比你的人还要牛逼。

    可问题是卢大少爷似乎完全没有正眼瞧过酒楼里的‘食客’,不但命令手下砸店还把尊贵的‘食客’一起打了。

    这下事情可就闹大了。

    卢闲是有备而来,恶仆人手一根木棍,又有人数优势。

    以张懋修为首的官宦公子虽然练过几式拳脚,但毕竟不是练家子,很快就会招架不住。

    假使宁修继续留下,也只是个拖累。倒不如按照张懋修的吩咐速速前往县衙报官。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是宁修遵奉的人生信条。

    索性卢家的人是冲着砸店去的,张懋修这些官宦公子只是被殃及的池鱼,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他们挨一顿卢家恶仆的打也是好的,至少可以把问题上升到一个较高的层面。

    文的不行,那只能来武的了。

    宁修不认为县尊大人会为了区区一个卢家得罪这些官二代。

    卢家?

    也许在江陵地方有些许的势力,但跟这些当权的官宦子弟或者勋贵比起来就是个屁。

    哎,既然非要把事情搞大,那就莫怪宁修心狠手辣了。

    懋修兄,你们且再忍耐片刻,宁某去去便回!

    宁修脚下生风,很快就绕过一个小巷子来到县衙前。

    老实说,宁修对县衙真的没有太多的印象。

    穿越之前自不必说,宁小秀才属于典型的安分守己好臣民,跟违法根本不沾边,自然不会去县衙。

    穿越之后的宁修忙着做手抓饼、做肥皂、开酒楼,也没空和县官打交道。

    虽然偶尔会有拜会县尊套套近乎的念头,却一直没有时间付诸实施。

    现在好了,一来就要击鸣冤鼓,还真是刺激。

    宁修来到县衙前,无心多想便抄起鼓槌对着鸣冤鼓一阵猛敲。

    这可吓坏了县衙门前当值的吏员。

    事实上明代百姓很少直接敲鸣冤鼓,一般的苦主都是托人写好了状子叫吏员带进衙门,由县尊大老爷先阅览,再决定何时开堂审案。

    只有命案或者极大的冤案,苦主才会敲击鸣冤鼓。

    大明朝有规定,一旦鸣冤鼓响,那么无论如何县官必须立刻前往大堂审案。

    想一想,也就能理解为何县尊大老爷反感百姓敲击鸣冤鼓了。

    这玩意属于临时突发情况。

    没准县尊大老爷正在睡午觉,或者和小妾在后衙耳根厮磨,享那鱼水之欢。

    突然一阵鼓响,扰了清梦是小,万一受到惊吓影响了男女功能,那可如何是好。

    偏偏朝廷有规制,县尊还必须得立刻升堂,心中自然是憋屈愤怒的。

    所以,通常情况下那些敲击鸣冤鼓的百姓会有一项特殊待遇——打板子。

    是的,所有敲击鸣冤鼓的百姓通常都会被打十板子,以示官家威严。

    但是有一种情况除外,便是击鼓的是有功名的读书人。

    有功名的读书人是潜在的做官人选,故而也算是自己人。

    自己人嘛,虽然混蛋一些,但也是同一阵线的,没必要把事情做绝。

    宁修自然是知道这个小细节的,故而才会毫不犹豫的挥动鼓槌敲起鸣冤鼓。

    古往今来国人都喜欢拉帮结派,对于自己人和敌人那是完全两种态度。

    宁修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县尊大人拉到自己这边来。

    江陵县的县令姓陈,名复,字夫之,南直隶苏州人也。

    嘉靖三十五年进士,短暂在吏部文选司任职后一直外放县官。

    这么些年下来,却还是一个县官,早已心灰意冷。

    故而陈县令寄情男女之事,每日都要与宠妾行房,且偶尔也会流连青楼楚馆,风流韵事没少做。

    晚明已经不像明初,隆万之交,风气变得极为奢靡。

    官员们也不再担心有人检举私生活问题。因为大家伙都一个样,便是那些科道言官难道就不好色吗?

    只要不是因为站错队被人揪着不放,玩几个女人怎么了?

    那是一点风险没有的。

    此时陈县令正在后衙与宠妾柳氏享那鱼水之欢,听闻鸣冤鼓响吓得差点萎了。

    他还没来及发作,便有一个小吏推门而入。

    “县尊大老爷,有人,有人敲鸣冤鼓啊。”

    此刻柳氏与陈县令皆是不着寸缕,如胶似漆的缠绵在一起。

    如此香艳的画面被一个小吏员看到,陈县令直是气炸了。

    “滚出去,滚出去!”

    那吏员这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边扇自己耳光边告饶:“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陈县令早已兴致全无,一把推开宠妾柳氏,穿好中衣套了外衫,又整了整凌乱的发髻。

    “这帮下人真是愈发混账了,跟他们说过多少次了,进门之前要先敲门。竟然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真是气煞我也。”

    陈县令叹息一声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前衙看个究竟再回来陪你。”

    柳氏也受了惊吓,此刻梨花带雨的模样颇是惹人怜爱。

    她点了点头,泣声道:“奴奴等老爷回来。”

    陈县令摇了摇头,推门而出。

    见那报信的吏员跪在门前,抖若筛糠,陈县令狠狠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该死的东西,平白坏了本官的好事。你都看见什么了?”

    “啊,小的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啊。”

    陈县令冷哼了一声道:“说吧,发生了什么,怎么有人在敲鸣冤鼓?”

    在陈县令的印象中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鼓声了,今日是怎么回事,竟然在落日黄昏时分突然响起鼓声来。

    吏员哭丧着脸道:“小的也不知道啊,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屁孩子在敲鼓,小的这便急忙赶来给大老爷报信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