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十七章 同行是冤家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8: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感谢书友l599xl再一次的200币打赏,感谢书友2220717519的100币打赏~)

    江陵城,卢府。

    卢家家主卢佑安一边听着管家卢方的禀报,一边不住的在屋内踱步,眉头始终紧锁。

    “这个宁记酒楼真如你说的那般火爆?”

    “老爷,小的可是亲眼所见。这宁记酒楼虽然不大,但一天下来从没有空座的时候。在酒楼前排队的人恨不得能排到坊门去。”

    “够了!”

    卢佑安眼神中闪过一丝怨毒,冷冷道:“看来老夫还是对其太掉以轻心了。原本以为一个卖饼的铺子不足挂齿,现在看来这宁家的胃口不小啊。”

    “老爷其实不需太担心。要说起江陵城中的酒楼,谁人不知咱卢家的醉庐居。那可是近百年积累下来的声望,岂是一个刚刚冒头的小酒楼能比的。”

    “哼,居安思危。若我卢家都是你这副骄傲自满的风气,被他人替代便是迟早的事了。”

    “老爷教训的是。小的知错了。”

    卢方连忙赔笑道。

    “这个宁家是什么背景?”

    “老爷,小的都调查清楚了,这宁家原本经营着一个馒头铺,并没有什么名声。直到他们推出了手抓饼,一时声名鹊起。哦对了,他们最近还卖一种名为肥皂的物事,据说是用来浆洗衣服的。倒是和酒楼没多大的关系。”

    “照你这么说,就是一家走了狗屎运的贱民了?”

    卢佑安冷笑一声道:“真是不自量力!”

    “老爷,要不要小的带些人去教训他们一番?”

    “不急。先礼后兵,方为上策。你先出面去和这宁记的管事聊一聊,若能买断那几道菜品的配方,还是不见血的好。”

    “老爷的意思是花重金购置配方?”

    “废物,我有说花重金去买吗?若花重金,老夫还需要你出面?”

    “额,老爷恕罪。”

    卢佑安沉吟了片刻道:“宁记酒楼之所以主顾盈门大概就是因为那几道私房菜。炸鸡,烤串,披萨......这菜品的名字还真是古怪,总之如果宁记失去这几道王牌菜品,对醉庐居将构不成任何威胁。你把老夫的意思与他转达清楚。他宁记若是识相就乖乖把配方卖掉。如若不然......便休怪老夫无情了。”

    听到这里,卢方已经明白自家老爷的意思。

    这便是要用低价将宁记的几道私房菜的配方买断啊。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弄不好真得要武力解决。

    不过这不是卢方需要担心的问题。

    卢家在江陵城不说只手遮天,却也是不容小觑的家族。

    便是历任县令、知府都得给卢家几分面子。

    即使卢家真得把宁记酒楼砸了也没什么,官府最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的明白了,这便去办。”

    ......

    ......

    “三哥哥,今日一共收了五十六两银子,刨去本钱,应该赚了三十两。”

    七郎清算了今日的账目,兴奋的挥舞着拳头。

    “赚了这么多?”

    宁修也是有些惊讶。

    酒楼现在还只是试营业,所有菜品一律半价。等到正式营业恢复原价,赚的银钱将会更多。

    果然开酒楼就是比档口卖饼来钱快啊。

    这其实是一个消费人群定位的问题。

    手抓饼的目标人群就是普通百姓,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

    而酒楼可接收的食客范围就广了。既可以是达官显贵,也可以是豪商巨贾,普通的百姓偶尔想要打一打牙祭也是可以的。

    从菜品来看炸鸡和披萨的定价稍高,而烤串价格较低,也是为了让不同消费能力的食客都能来宁记酒楼消费。

    “三哥哥,这样下去咱家一年靠酒楼就能赚一万两银子!”

    一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

    这在后世也绝对是亿万富翁的级别了。

    即便是大盐商、大茶商,走一单也就是赚这个数。

    当然,不能和贪官去比,人家手中有权柄,克扣贪墨些银饷不要太容易。

    “七郎,你的假设太理想化了。一天能够赚三十两,并不意味着每天都能赚这个数。现在是试营业,菜品便宜来尝试的食客多。等到恢复原价,或许便没有那么多人愿意来吃了。”

    宁修觉得有必要给七郎泼一盆冷水,让他好好冷静一下。

    不然这小崽子还不定膨胀成什么样呢。

    便在这时一个身着墨绿色蜀锦罩衫的中年男子踱步走了进来,也不知会便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客官,不好意思。我们今日歇业了。”

    七郎赶忙走过去赔笑道。

    “歇业?这太阳刚刚落山,歇的哪门子业?你们开的是酒楼,难道还要把食客往外面推吗?”

    那中年男子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厉声质问道。

    “可,可......”

    七郎涨红了脸,却不知道如何接话。

    “这位客官,想必你是第一次来宁记酒楼吧?咱们宁记虽然不大,但也有自己的规矩,日落后之后不营业。”

    “哼,叫你们的东家出来,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便想打发我?”

    宁修笑了笑道:“我便是这宁记酒楼的少东家,客官有什么话跟我说是一样的。”

    “你......”

    中年男子显然十分惊讶,沉默了片刻刻意提高了声调道。

    “听闻宁记酒楼有三绝,炸鸡、烤串、披萨饼,今日卢某难道一样都尝不到吗?”

    “不好意思,规矩就是规矩,不能为客官一人破例。”

    宁修虽然面上带笑,但态度很强硬。

    他早看出此人来者不善,明显就是来找茬的。

    对这样的人,绝对不能软,你一软他便觉得你是好欺负的。

    “哈哈,哈哈哈哈......这么说卢某得等明日再来了?”

    宁修点了点头。

    “姓宁的,你休要嚣张。不就是会几样私房菜吗,你以为这便能开酒楼了?”

    七郎早已气的面颊通红,想要上前与这货理论,却被宁修拦住。

    “看来客官此行不是吃菜这么简单。”

    宁修摊开双手道:“既然如此不妨明说,也好过大家在这里兜圈子。”

    “哼,算你小子有点见识。实话告诉你,我是醉庐居的掌柜,来你家酒楼是想要买炸鸡、烤串、披萨饼的配方。你若识相便把配方卖出来,这样皆大欢喜!”

    ......

    ......

    ps:章推一下无语的命运大作《大明铁骨》,写的是永历年间的事,大家可以去看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