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十三章 砍价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09 18:0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这点上宁修还是很相信张懋修的。

    张家在江陵可谓土皇帝,张懋修想打听清楚的事情简直易如反掌。

    既然张懋修说贾家急于将宅子出手好阖府返回老家,那便一定是真的了。

    贾家有意将宅子出售,仆人们自然各自存了心思。

    除了几名贴身长随可以随贾家父子返回保定府外,其余仆人大多会就地解约,成为自由身。

    那门官自然也属于此类,他正愁眉苦脸寻思着去牙行走一圈挂个号,免得被扫地出门后临时抱佛脚。

    “咚咚咚。”

    张懋修上前叩了叩门,很快大门便打开,门官半探出身子一瞧,直是惊讶不已。

    “啊,张三公子,您怎么来了?”

    “有些事情找贾兄商议。”

    “快请进。”

    门官立刻把二人迎了进去。

    贾府分为前院、内院、后院三个部分。

    前院是贾家家主会客的地方,内院是家眷居住的。后院是预备住宿区,也供女眷居住。

    不得不说,贾知府很懂美学,三进的宅子被他布置的极为精巧。

    亭台水榭,假山池塘应有尽有,端是一个微缩园林。

    宁修有些好奇的问道:“懋修兄,小弟有一事不明。府尊大人既然官拜荆州知府,自然有府衙供其及亲眷居住,为何还要单独购置一套私邸呢?”

    “宁贤弟有所不知,大明朝的地方官员大多会在任期内在当地买一套私邸,这样会友方便许多。不然什么事情都要在穿过府衙前衙,也太不私密了。”

    张懋修说的隐晦,但宁修却是立刻明白了。

    大明的官员几乎没有不贪的,别的不说火耗截留是肯定有的。不然拿什么去凑冰敬炭敬,孝敬京官?

    虽然要贪,但不能吃相太难看。往在衙门后宅的话,往里搬银子也太明目张胆了。

    故而官员们大多会购置私宅,为的就是转移贪污来的脏银。

    当然私宅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金屋藏娇。

    比如知府或者知县看上了哪个歌妓想要为其赎身,便会把其安置在私宅里。

    看来这任荆州知府贾大人也不是什么好鸟,肯定没少贪。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脏银肯定已经被姓贾的转移走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急着卖房子。

    跟着门官一路穿堂过院,绕过垂花门来到内院,宁修大体对宅子的结构有了一个了解。

    张懋修冲宁修笑了笑道:“怎么样,宁贤弟可还满意?”

    宁修摊开双手道:“满意自然是满意的。不过还得看贾家的意思。”

    不一会,贾知府的公子贾祯便踱步而出,见到张懋修,殷勤的凑过来献媚道:“呀,懋修怎么来了。贾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这贾祯一身藏青色锦袍,乍一看极为英挺,但走近一看便漏了陷。

    只见其面色苍白如纸,眼窝深陷,两眼无神,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也可以理解,知府公子在江陵城中肯定是香饽饽,无数美女投怀送抱,夜夜笙歌,能抬起腰便不容易了。

    “艺林兄说的哪里话。明明是张某不请自来。如有叨扰得罪之处,还请包涵。”

    礼多人不怪,这些官宦子弟深谙此道,嘴巴上都跟抹了蜜似的。

    “哈哈,懋修快里面请。咦,这位是?”

    贾祯见宁修面生的紧,如是问道。

    “哦,这位是县学生员宁修,也是张某的一位好友,方才没来及向艺林兄介绍。”

    “哦原来是宁贤弟。”

    贾祯并未多问,只单臂延请,把二人让进花厅。

    三人分宾主落座,自有仆人上了瓜果点心。

    贾祯率先开口道:“懋修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张懋修用茶盖刮了刮茶末,淡淡道:“听闻艺林兄要卖宅子,正巧这位宁朋友有意购置宅邸,张某便想牵个线搭个桥。”

    “哦?”

    贾祯顿时来了兴趣。

    父亲大人走时已经交待,卖宅子的钱全归他个人所有。

    贾祯虽然不缺钱,但谁也不会嫌钱多。

    如果能把宅子卖个千八百两,还不是美滋滋?

    一般的牙行掮客贾祯是不愿意见的,那是自降身份。

    他好歹也是知府公子,见几个掮客太丢面子了。

    现在好了,张家三公子主动来牵线搭桥,算是给足了他面子。

    贾祯沉吟了片刻道:“既然是懋修牵线,我便给了良心价好了。八百两,宁朋友只要拿出八百两银子,这宅子便是你的了。”

    我靠!八百两,这小混蛋还真敢开口要价啊?

    五百两买的宅子,不到两年就要八百两卖出,怎么不去抢?

    这个价格宁修是无论如何不会接受的,老子又不傻,被你这么宰?

    “咳咳,这个价格恐怕不必再谈了吧?”

    宁修便起身要走,贾祯连忙道:“宁朋友这是做什么?价格不满意可以谈嘛。你既然是懋修的朋友便是我贾祯的朋友。我可以给你一个友情价的。”

    有时候买房子和买菜一样,一定不能心软。

    谁心软谁就是吃亏的一方。

    毕竟是几百两的交易,免不了拉锯扯皮。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哦?不知贾公子给出的友情价是多少?”

    贾祯咬了咬牙道:“七百五十两,如何?”

    这下连一旁的张懋修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个价位有些高了吧?”

    “啊,连懋修都这么说?”

    张懋修是什么人,那是当朝首辅张阁老最疼爱的儿子,明眼人都知道他是被张阁老当作接班人培养的。

    跟张懋修对着来那不是找死吗?

    贾祯可以不给宁修面子,却不能不给张懋修面子。

    “要不,就七百两吧?”

    房间内一片沉寂。

    “六百两?”

    贾祯面色铁青。

    依然无人作答。

    “五百两?”

    贾祯都快哭了。

    见贾公子挤牙膏似的,宁修忍不住了,索性开口道:“一口价,三百五十两。”

    “啊?”

    贾祯险些一屁股坐倒在地。

    “宁朋友莫不是开玩笑罢?三百五十两?家父买这宅子就花了五百两!内院的假山、池塘都是家父花钱购置修凿的,光是这些花费也得三五百两吧?”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