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05章 神道设教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9 17: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朝阳散出的霞光洒在秀秀脸上,在她黑黑的头上描出一圈金边,梢上还有几颗晶莹的露珠,映衬着霞光笼罩下的肌肤清亮而接近透明,散着一种莫名的光彩。  w、w`wcom

    秀秀微眯的眼睛里含着两颗泪珠,嘴角抿着有一点倔强,只是神情有一点惶恐,不知又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

    徐平坐在石头上,坐在秀秀身边,看着她睡着的样子,时光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那个牧人家的小女孩坐在自己门前的台阶上,诚惶诚恐地抱着自己的小包袱,就这样带着露珠迎接清晨的霞光。

    秀秀突然一下醒了过来,才现身上盖着徐平的衣服,抓在手里看着徐平手足无措。

    徐平轻声道:“我怕你睡在这里着了凉,以不好叫醒你。”

    秀秀低着头,小声说道:“官人你怪不怪我?我一个人跑出来,又惹大家不高兴,官人也要被人说。”

    徐平笑笑:“你没事就好。”

    秀秀站起来,抿着嘴,脚轻轻地捻着石头上的小水洼。

    徐平这才现秀秀也已经长大了,身量开始放开长,有了小女的样子,再不是原先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哎呀,”秀秀想起什么,看着不远处的窝棚,“黄从贵抓住没有?”

    “抓住了,高大全和谭虎已经把人带在那边,我们一起回去吧。”

    秀秀点点头,从石头上下来,把手中的衣服披在徐平身上,低声道:“谢谢官人,秀秀记得你对我好。”

    徐平摸了摸秀秀的头,叹了口气:“秀秀啊,你这次真是如有神助,一个小女孩,跟了这贼人三天三夜竟然没被他现,说出去都没有人信。黄从贵就是再恶,官人也有办法把他绳之以法,以后可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记住,老天爷开眼帮你一次,万不能心存侥幸,下次还敢再大胆胡来。卍  ??卍 卍 w-w`w`com”

    “秀秀记住了。”

    秀秀说着,跟在徐平身后,走向不远处的高大全和谭虎等人。

    太阳从山后爬了上来,披着万丈霞光俯视着人间,释放着温暖的光辉。

    秀秀看了看太阳,低头暗叹一口气:“来到岭南这几年,真地好像做了一场大梦。太阳出来了,梦醒了,不知何时能够回到中原。”

    提举司衙门,徐平静静坐在椅子上想着心事。秀秀找回来算是去了一块心病,精力就要放到当前的正经事情上。

    每个地方都是数百骑兵出动,没再出什么大乱子,该拿的人犯都已经拿下,正在向太平县解来。就是先前最担心的渌州也没出意外,那里本来就不是一家一姓之地,拿掉一家自然就有另一家顶上来。

    高大全从外面进来,把手中的状纸交给徐平,道:“官人,黄从贵已经全部招供,这是他落了花押的供词。”

    徐平接在手里看过,不禁皱了皱眉头。自从有了徐平要在左江道地区行括丁法的风声,黄从贵便与交趾那边的甲峒搭上了线,不但亲自去过,而且还把自己的全部身家亲信都留在了那里。这些倒是小事,关键是被黄从贵掳走的阿申也在甲峒,这就棘手,不知怎么向段方解释。这些年来,段方随着自己也转了几个地方,结果连这点小事都帮不了他的忙,徐平总觉得欠了他什么。

    见徐平不出声,高大全道:“官人,黄从贵既然已经全部招供,留着他一条贱命也没什么用,不如就交给我——”

    说到这里,高大全的目光凌厉起来。

    徐平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且让他再活一夜吧,明天我们准备个三牲祭品,去刘小妹坟前再结果他性命,告慰刘小妹的在天之灵。”

    高大全此时心里全是恨意,倒是忘了这一节,听徐平说起,却正合自己心意,急忙答应了。  w、w`w`com

    到了夜里,迟迟不来的寒风终于到了太平县,呼啸着吹过大地,整个天地间一下子萧条起来,草木枯萎,露结为霜。

    高大全坐在黑夜里,手拄钢刀,听着寒风呼啸,任寒风吹过自己冰冷的脸庞,吹得衣袂猎猎作响,一动不动。

    他身后的门大开着,屋里地上是已经奄奄一息的黄从贵,只留着最后一口气吊在那里,明天告慰死去的刘小妹。

    因为事涉谋反,勾结外国,黄从贵没有收在太平县的牢房,被徐平提到了提举司衙门,直接判了死刑,也不等秋后,直接问斩。

    一次又一次被他逃脱,高大全哪里还放得下心,从徐平那里得了确信,他便亲自守在这里,一步也不离开,要一直看着他死。

    天上没有月亮,星星被随风飘来的云挡住了,只有三三两两的从云层的间隙冒出头来,瑟瑟抖地看着人世间。

    高大全看着前面漆黑的夜,回想起与刘小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个竹筐里对生命无限向往的少女,那个大山溪里的精灵,那个心灵手巧爱唱歌的意中人,那在最后一刻看着自己面庞上无限的遗憾。

    今生不能长相守,真地能够等另一世吗?谁能知道另一世哪个是自己,哪一个又是她?即使能够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又怎能记起前世的誓言?

    在十二月摧折草木的寒风中,默默坐着的高大全脸上流下了泪珠。

    天圣九年十二月初五,大寒节气过去之后的第五天,天空布满乌云,地上结满了白霜,北方吹来的寒风贴着地面卷着枯叶,一切都预示着冬天来了。

    徐平带着高大全和谭虎一早就出了提举司衙门,身后几个兵士挑着香烛祭品,还有几人抬着三牲,两个人提着半死不知的黄从贵,一路走向左江岸边。

    寒风中的左江水没有了往日的奔放,凝重了许多,透着清冽。

    太阳刚刚升起,路边草上的白霜还没化,在脚下出吱吱哑哑的声音。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下了山岗,看见了那棵大树,刘小妹的墓地就到了。一夜寒风摧残,谷地里的草木都枯萎了,透着黑色,挂着白霜,天地间都看不见一点欢快的影子。

    到了墓前,兵士摆下香案供桌,点了香烛,徐平带着众人拜了。

    高大全一把提起瘫在地上的黄从贵,拎到墓前,心中暗暗祷告:“小妹,这个害死你的人已经抓了过来,不知你能不能看到。今天我便在你墓前宰了这厮,以他的血告慰你在天之灵,望你在那边一切安好!”

    祷告罢了,高大全翻手取出一把解腕尖刀,拉住黄从贵的头,让他鼓起胸膛,露出心脏的位置了。

    黄从贵已然醒了过来,满嘴牙齿早已被敲落,说不出话来,只有一双眼睛里满是惊恐。到了这一刻,也不知他心里有没有后悔过。

    高大全一咬牙,一刀刺进黄从贵心口,溅出来的血洒在供桌前的地上。

    徐平看着摇头叹了口气,到了今天算是给了刘小妹一个初步交待,只是当是参与的黄师宓几人不知去向,只是传闻到了广源州,却没确切证据。现在广源州与交趾正在交战,也不知道结果如何,只好等他们分出胜负再想办法。

    一抬头,看见离刘小妹的墓不远的左江边有点过的香火,一时好奇,抬步起了过去。

    就在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人立了一座小小神龛,里面供了一块牌位,走近了才现是刘小妹的神牌。

    神龛外面有烧过的香烛痕迹,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来这里祭奠,又为什么不去墓前,而在这里立个神牌。

    圣人埋葬的地方称林,帝王曰陵,公侯为墓,普通人就只能叫坟了,这个年代还是有礼制在,即使死后埋在土里也是等级森严。刘小妹埋葬的地方是高大全所选,也是他亲手埋葬,他可不管什么礼制不礼制,一切都随着自己心意,所以这墓是有不少地方出规格的。徐平也是被刘小妹死时遗言感动,并没有去理会,却没想到过了几个月竟有人把她当神拜了。

    看了一会,徐平低头回来,见高大全取了黄从贵的人头,放在供桌上,自己低头不知说着什么,便转过头去看江上风景。

    起了风,江上的船并没有少,正是乘风逆流而上的时候,不时就一艘船乘风鼓浪从下游上来,驶向左江的上游。

    顺流而下的船不敢起帆,随着江水飘荡,反而显得有些慢了。

    一艘从上流下来的小船到了附近,不知为什么却停到了岸边,一个老艄工从船上下来,提着香烛到石头上的小神龛前,恭恭敬敬地焚化了。

    徐平觉得奇怪,让一个随身兵士过去问一问,他自己穿着官服,反而不好过去,老实的底层民众很多见了官就说不出话来。

    一会兵士回来,对徐平道:“官人,小的问过老艄工,他说这是最近左江上行船的人新兴起的风俗。这一带水流湍急,暗滩又多,但只要来这里来祭拜过了,就可以顺风顺水地到太平县。这一带行船的人,尤其是从上游下来,都要到这神龛前化些香烛。”

    徐平初听觉得有些好笑,他从来不信这些神神道道的事情,只是也不会去限制别人信而已。转念一想,却又觉出了其他味道。

    刘小妹死在左江里面,周围的人也大多都已经知道括丁法最早也是来自她生前最后的愿望,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人来祭奠吧。

    圣人神道设教,又真在乎是不是有个神灵护佑人间?或许更多的是像后世立个典型,树个模范劝谕民间吧?从这个意义上说,刘小妹倒也享得起香火。

    天圣九年年末,徐平把左江边的那个小神龛换成了一个座小庙,写了一个“德泽千秋”匾挂了上去。

    由于徐平的身份,这只是一个左江地区的小神灵,只有在左江上行船的人会去拜祭。但又有谁知道假以时日,刘小妹不会成为庇护这一方土地的神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