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04章 黄从贵的末日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9 17: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落日的余晖照在左江上,水面泛着点点金光。归来的渔船慢悠悠地在水面上飘着,艄工的长篙在水里荡啊荡,泛起一圈圈的波纹。

    岸边人群熙熙攘攘,闲逛的行人,卖货的摊贩,聚在这里透着热闹。

    大贵拉着阿爹的手,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这些他从来没有看过、没有经历过的人和事,处处都透着新奇,让人向往。

    经过几次试探,岑大郎终于走出了大山,来到了太平县。江州韦知州果然不再派人抓自己,就连前几年的悬赏都取消了,命运里的乌云已经散云,岑大郎父子在太平县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

    凭着一手行医的手艺,岑大郎在左江这边摆了个摊子,每天赚的钱也够维持父子的生活,还略有节余,再过几年,他们或许就能在这里安下家来。

    “阿爹,你看那个人还在那里!”

    大贵摇着岑大郎的手,指着街边柳树下像条死狗一样躺在那里的人喊。

    岑大郎摇头叹道:“可怜的后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才受这样苦哟!”

    说着,走上前去,掏出两帖膏药放在躺着的年轻人面前,轻声道:“再用过这两帖药,你的腿就好得差不多了,找点活计做,攒钱回家吧。”

    年轻人不断点着头,口里唔唔地着声。

    大贵道:“阿爹,这人还是个哑巴。”

    “都是苦命人,这世上苦命人活得都难啊——”

    放下膏药,岑大郎带着儿子叹着气离去。

    看父子两人走远了,年轻人捡起地上的膏药,低着头一腐一拐地向镇外走去。此时太阳落山,凉风渐起,年轻人不由自主地缩起了身子。

    到了镇外,左右看看周围没有人,年轻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骂道:“也是晦气,命里竟然要遭这一场大难!真是亏了那一大一小两个呆子,不然这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好。? 卐 w-w`w、com今天太平县衙门里有人来江这边办事,段云洁便带着秀秀跟着差役吏人一起过来,一会再一起回去。

    江这一边外地来的客商多,新鲜的玩意儿也多,秀秀看了或许会感兴趣呢,她曾经是一个一刻也闲不住的人。

    小贩称好了桔子,段云洁一摸身上,哎呀一声:“该死,今天出来怎么忘了带荷包在身上?这可怎么办?”

    秀秀是不用指望的,这些日子她早忘了荷包之类的这些小事。

    小贩提着桔子,对段云洁笑道:“这街上谁不认识两位小娘子?些少桔子你们先提回去吃着,有空闲了着个人送钱过来就行,我还要在这里卖几天。”

    “这怎么好意思?怕是要凭白让人闲话。”

    这些日子不能随便过江来,段云洁有些犹豫,转了下身,眼睛一亮:“不用了,那边有我们一个熟人开的店,我去借些银钱来。”

    说完,对秀秀道:“你在这里等着,姐姐去丘娘子店里借几文铜钱,眨个眼的工夫就回来了,可不要乱走。”

    秀秀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段云洁离去,秀秀站在街边,默默地看着街上的人群。秀秀的眼珠黑漆漆的,却没了往日的光彩,这双眼睛看着这个世界,或许什么都没看到。

    突然,秀秀猛地一转身,好像有一道闪电划过她的眼睛,目光一下明亮了起来。就这么呆呆看着,过了一小会,秀秀转过身来,看着段云洁离去的方向,满脸都是焦急。

    段云洁还是没有回来,秀秀急得快要哭出来。

    小贩见秀秀的样子,拿起一个桔子递过来:“小娘子有什么急事?不急在这一时,先吃个桔子解解渴吧。”

    “谢谢了,我不吃。”

    秀秀说完,从身上摸出一方手帕,又取出一枝奇怪的笔,在手帕上急匆匆地写着字。

    这枝钢笔是徐平送给秀秀的,有了什么新奇东西徐平总是先给秀秀玩,秀秀一直带在身上,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宝物。

    在手帕上写完了,秀秀小心地折了起来,递给小贩:“阿伯,这方手绢你帮我交给姐姐,我有事要离开一下。”

    说完,秀秀把手帕塞到小贩手里,转身急匆匆地离开。走出了三四步,秀秀又转过身来,对小贩道:“阿伯,一定要交给姐姐啊!”

    小贩还没来得及回答,秀秀的身影就汇进了人流了,消失在了夜色里。

    小贩举着手帕,还没得及说什么,已经找不到秀秀的身影了。

    留了张荣带一指挥乡兵驻迁隆峒,徐平带着高大全的乡兵和忠锐军回到了太平县。一回太平,按黄知县提供的名单,全部捕了下狱。忠锐军则兵分两路,由正副指挥使带队,下到各土州县峒里,捉拿犯官家属。

    把这一切安排完毕,徐平才回到后衙,段云洁早已等在那里。

    把秀秀的手帕交给徐平,心力交瘁的段云洁不断地摇头:“从前天秀秀离开,这两天我托了孙七哥和太平县里的人,在周围找遍了,怎么也找不到她的影子。她一个小女孩,能跑到哪里去?”

    说完,叹了口气:“走了秀秀,我对不起你!”

    徐平展开手帕,上面是秀秀的字迹,看起来有些潦草:“官人,我看见黄从贵那个贼人了。他害了刘小妹姐姐,害了好多人,我一定不让他跑了。我要跟住他,看他躲在哪里,有了消息我会告诉官人,你带人来抓啊。”

    最后面是秀秀要加上去的:“官人,我跟了你好多年了,如果这次秀秀有不测,记得秀秀的好,把秀秀淘气的事情都忘了吧。帮我照顾爹娘,还有我弟弟虎子,这么多年也没好好照顾他们,我又想他们了——”

    徐平看着手帕上的字,好一会没有说话。

    把手帕折起仔细收起来,徐平对身边的人道:“叫高大全和谭虎过来,马上过来!”

    段云洁叹了口气,默默低头站在了一边。

    徐平来回踱来踱去,见到高大全和谭虎来到身边,沉声道:“秀秀在左江对岸现了黄从贵,跟着追上去了。你们两人各带我五十亲兵,分头去找,这周围很人都认识秀秀,不可能一点消息没有,一定把人给我找回来!”

    高大全和谭虎两人应诺,面面相觑。尤其是高大全,与秀秀一前一后跟在徐平身边,知道秀秀丢了对徐平来说是多么严重的事,这任务比打一仗都严重得多。如果找不回秀秀,徐平只怕会把整个左江道都翻过来。

    两人刚刚转身,徐平又道:“把秀秀找回来,黄从贵先不要管他,只要他还在这世上,翻了天我也会把他擒住!”

    两人站在原地,见徐平好一会没再说什么,刚要离开,徐平又说:“一有了消息马上知会我,不要有一丝耽搁!好了,你们去吧!”

    这是一处当地人搭的小窝棚,做为夏天看园晚上落脚的地方,到这个季节已经破败不堪了,勉强能够遮风挡雨而已。

    离窝棚不到一百步远的地方一块大石头,四四方方,经年累月的雨水在上面冲出了一个一个小坑。

    秀秀躺在石头上睡着了,却怎么也睡不着,做着各种各样的梦。梦见自己小时候随着阿爹赶着羊群在金水河边的沙滩草地上,梦见自己带着弟弟虎子在河边的大柳树下捉蝉虫,梦见跟在妈妈的身后到河边洗衣服,梦见了家里丢失羊只后爹娘无助望天的表情,梦见自己那一天挟着自己的小花布包袱见到了徐平,梦见徐平笑着问自己:“你小小年纪卖到我家来,怕不怕?”

    泪珠不知不觉地滑出了眼睛,伴着她梢上晶莹的露珠,静静等待东方那轮红日的升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