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94章 轻兵过山岗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9 16: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黄知县站在望楼上,看着不远处军营里挑起的灯笼两眼呆,过了好一会才回头问身边的韦知州:“我们——还去不去打军营?”

    “你脑子坏了?原来说的是这里驻军一指挥,我们去骚扰一下,那还得跑得快才能留下命来。??  § 卐? w、w`w、-c`o、m、

    刚过三更,军营里就号角长鸣,把整个罗白县从睡梦中惊醒。

    半个时辰之后,张荣带着先头部队就已经出,在黑暗中径直奔向南边的莽莽群山。而其他的部队整理行装,收拾用具,打扫军营。

    山间小路只能一人通过,连并排两人都不可能,一个人在路上占三尺长度,再加上驮运补给的马匹,平均下来就到了五尺。两千人的部队听起来不多,在前方的山路却要绵延成近十里的一条长线。这样细长队形的队伍,连主帅的命令都无法有效传达,非常考验基层军官应府突事件的能力。

    张荣带队先行,次之是新招的安远军,徐平带着高大全押在最后面。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军队,徐平终究还是不放心,把他们放在了中间。

    等到徐平动身,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月亮消失,太阳还没升起,就连天上的星星好像也变得稀疏了。

    由谭虎帮着穿好盔甲,徐平吸一口气,提着腰刀出了房门。

    外面人喊马嘶,正在忙碌,一盏盏煤油灯点了起来,持在马脖子上,所有一切看起来都朦胧不清。

    迎着清晨的凉风,踏着草地上露水,徐平带人踏上了征程。

    当太阳升起,霞光洒满大地,徐平的队伍终于到了山口。前面安远的队伍已经拉成了一条长线,在青山之间如蛇一样蜿蜒前行。

    高大全一抖马缰,策马顺着行军队列向后奔去,口中大喊:“原地通判安心,这个季节邕州的雨水很少。”

    听了谭虎的话,徐平点头。雨水是来自海上的季风,季风住了,雨也该停了。要不然不管交趾还是广源州,都选在这个时候开战呢,就眼前的这条山路,如果雨季行军赶上一场山洪,不用打仗就全完了。

    高大全巡视过队伍,才赶了回来,向徐平高声禀报。

    徐平点点头:“高大全,你要保证队伍任何时候不要断了联系。出!”

    身边兵士手中的帅旗轻轻前指,徐平随身的一百多卫兵当先动身,高大全带着的亲兵紧随其后,路上了去迁隆峒的小路。

    大山深处,半山腰一座茅屋前,大贵牵着岑大郎的手,看着山谷里如一条长蛇般缓缓前行的队伍,抬头问道:“阿爹,那些是什么人?”

    “是朝廷的兵马,我们蛮人,主家的田子甲可没有这个样子。”

    “哦,什么是朝廷的兵马?他们到山里来干什么?”

    岑大郎摸摸大贵的头,低声道:“朝廷的兵马就是京城里皇帝的兵马,他们不到山里来,那个‘括丁法’那个主家会理睬?”

    岑大郎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难道自己真有活着走出大的那一天?他以前在韦家因为一手医术备住重视,见识也非一般山民可比,知道凭着一纸榜文政令是到不了大山里面的,对于到处传得沸沸扬扬的“括丁法”,他反而并没往心里去。没有刀架在主家的脖子上,他们怎么可能给奴仆钱呢?更不要说打了奴仆主家还要受罚,天地间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情。

    想起自己被活活打死的妻子,岑大郎的眼睛有些湿润。妻子被主家打死了,他还要逃亡,如果早有这“括丁法”,官府真地会抓主家去偿命?

    岑大郎想不明白,只是心里充满了一种渴望。

    他当然并不知道即使括丁之后,主仆还是有别的,即使在内地,报到官府里主人也是在活与不活之间,全看地方官的心思。主杀仆比平常人的犯罪要减一等,不是必死,地方官可以杀,也可以按“折杖法”判流刑。这既取决于地方官的性情,也看主人家的财势,势力到了一点事没有也可能。毕竟不管什么时代,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

    夜幕悄悄降临,黑暗中周围的群山就像一头头猛兽,随时要择人而噬。

    徐平在路边的大石上坐下,喘了口气。谭虎取过热水来,让徐平喝了。

    收了水壶,谭虎道:“官人,明天你还是骑马吧,在这样的路上走上整整一天,我们都觉得辛苦,更何况是你呢!”

    “没必要,再怎么着也不过是两天而己,忍一忍就过去了。对了,你招呼大家感紧吃饭,一个时辰后我们接着走。”

    谭虎答应,去吩咐正在休息的徐平随身军士。

    徐平揉着又酸又痛的小腿,叹了口气。真心说,徐平下马步行不仅仅是为了给手下做个榜样,他还怕自己骑在马上格外显眼,路边要是真有那么个把蛮人躲着就成了靶子,这后一个理由不好说出口就罢了。

    自天不亮起程,太阳高升的时候吃过了一餐饭,下午花半个时辰吃过第二餐,现在快到半夜里吃第三餐,稍作消息还要接着行军,这个强度还是挺折磨人的。原来想着自己前世也曾经连续几天加班,到了这个世界熬上两夜也没什么问题,可不但不睡觉,还要连续走路这个就折磨人了。

    没办法,自己做的决定,苦也得把眼泪吞到肚子里。

    吩咐过了众人,谭虎取了饭过来,让徐平填肚子。

    连续行军就不要想热饭热汤了,就一个面饼,两个凉了的煮鸡蛋,一块咸肉,两根腌黄瓜,就着热水咽下肚去。

    也就是蔗糖务财大气粗,行军也弄得伙食有肉有蛋,虽然凉了味道不好,总是能够填饱肚子。尤其是那两指挥新招的厢军,以前在福建多是穷人家出身,一年到头没多少油腥到嘴里,凉的也吃得心满意足。

    一盏盏煤油灯点缀着这条蜿蜒的长龙,在黑夜里格外显眼,路边山林里的各种小动物探头探脑,小心地看着这从来没见过的景象。

    吃过了晚饭,稍事休息,再次出的时候天上明月已经西斜,把连绵在大山罩上了一层银灰色。

    山路一直上升,虽然并不陡,却崎岖不平,脚下深深浅浅,高高低低,走起来格外费力。徐平感觉到自己脚上起了水泡,踩到石头上钻心地痛,不过看看一直前行的队伍,只好咬着牙强行忍住。

    脚上的水泡旧的破了,新的又起,折磨得徐平痛苦不堪。前行的脚步慢慢机械起来,仿佛那两条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只是一点一点向前挪。而麻木了的又腿,终于再感觉不到水泡带来的痛感了。

    当红日升起,整片大山都抹上了红晕,徐平一行终于到了这连绵大山的最高处,罗白县与迁隆峒最重要的隘口。

    从这里往前,就一路下山,直踏入明江边的迁隆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