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90章 猛虎入狼群(八)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9 16: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雕花床,湘罗帐,香炉里点着的琼崖上好沉香吐着淡淡烟雾,醉人的香味在室中弥漫。卐  卍§ 卐? w、w`w、-c`o、m、这旖旎的气氛,惹人遐思。

    可惜屋中的人煞风景。

    黄从贵坐在桌旁,一只脚踩在另一只凳子上,双手抱住一个柚子,没头没脸地边掰边吃,脸上星星点点都是柚子的汁水和丝络。

    门“吱呀”一声开了,黄知县小心地闪进身来,随手把门关紧。

    转身就看见黄从贵这副不堪的样子,不由埋怨道:“小衙内,你也是富贵中长大的人,怎么现在这副样子?唉呀,你还把柚子皮到处乱扔!这要是让新妇回来看见,我如何解释?我这张老脸向哪里放?”

    黄从贵满不在乎地把手中柚子向前推了推,随便在身上擦了擦手,对黄知县道:“你倒是说得轻巧,可曾吃过我这么多苦?自从我阿爹被那个徐平使计谋害了,夺了我忠州的产业,这里跑那里跑,可不就成了这副样子?黄知县,不是我说你,你到了我这步田地,还比不上我呢!”

    黄知县一个劲摇头:nbsp; w-w、w、com这个事情上他不敢马虎,黄知县这些人顺着他,由着他胡说八道,甚至尽情胡闹,全靠他与交趾搭上了的这条线。

    仔细想了一会,黄从贵“啊“的一声:“对了,我想起来,交趾人要从我们大宋割几个州过去,就到永平寨那里,顺便在永平寨设个博易场。”

    听了这话,黄知县的脸色才又缓和下来。

    此时交趾对宋朝的贸易都是通过海路,钦州城外江东驿那里有朝廷准许的博易场,两国商人在那里贸易,官方抽税。

    由于海路不便,且受天气影太大,再者交趾和大宋交界处有甲峒这一大势力,为了方便也想在6上有贸易的地方。

    甲峒势力不亚于广源州,在宋和交趾之间地位重要,为了笼络住这一势力作为自己的助力,李公蕴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甲峒领甲承贵,李佛玛上台后又把女儿嫁给甲承贵的儿子,两家关系极为亲密。

    有这一层关系,满嘴胡言乱语的黄从贵的话才算有了点可信度。就算交趾不出兵,只要甲峒造出点声势来,这计划就有了几分的可能性。反正他们又不付出什么,一旦成功不但有了贸易地方,划过去的地盘也在甲峒治下。

    见黄知县态度缓和,黄从贵就觉得刚才自己失了面子,又装腔作势起来:“对了,这还没到吃饭的时候,你来找我干什么?”

    对黄从贵的话黄知县一直半信半疑,这家伙说的云里雾里,一会儿天一会儿地,怎么听怎么不靠谱。要不是现在实在没办法,而且黄从贵实实在在地与交趾那边有联系,黄知县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今天到了关键时候,黄知县生怕黄从贵在同僚面前说不出个所以然,失了大家的信任,连累自己。

    听了黄从贵的一番话,黄知县心里仔细思量了一下,以交趾的国力,灭广源州并不需要多大的力气。与大宋不同,交趾到广源州的路便利得多,又有一大堆地方势力跟从,对付广源州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大军出动,灭了广源州之后再顺便从大宋捞点利益也是平常,这种偏僻地方,朝廷也不会为了几个土州与交趾开战。甲峒就更不用说,他那里得利最大,自然会积极。

    心里盘算过了,黄知县觉得这事情说得通,才对黄从贵道:“几个要紧地方的主官都到了,现在等在外面,我带你去见他们。”

    “早就该如此了!你们这些人磨磨蹭蹭,我忠州的例子就摆在那里,现在黄从富那个废物空带着个知州名头,可有一件事他能说了算?想当年我阿爹在位,让谁生就生,让谁死就死,哪是这个窝囊样子!忠州有今天,还不就是那个徐平的毒计,让黄家的废物故意陷害我父子,他以为能瞒一辈子呢!这个妖人如此行事,你们竟然还会幻想他会给你们留一条生路!”

    黄从贵把面前的柚子一推骨碌到地上,站起身来,口中兀自喋喋不休。

    他是把徐平恨到骨子里了,第一次见面就被徐平折磨得生不如死,还没等自己缓过神来,连祖传基业都毁在这人手里。

    此仇不共戴天,岂能不报!

    罗白县衙的后院,韦知州和黄安明脸色阴沉,看着对面唾沫横飞的黄从贵,不时瞪一眼坐在旁边的黄知县。

    怪不得罗知县一直藏着黄从贵不让自己见面,这要是先见过了,自己肯定不会巴巴地跑去找黄安明。黄从贵韦知州从小就认识,他们土官不好随便出境,全靠这些小辈到处走动,取系感情。以前的黄从贵不过是暴戾无行,几年没见怎么学会了胡天胡地地说大话?

    这酒都已经喝过了数巡,黄从贵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具体的事情经过韦知州还是没弄明白。惟一确定的就是黄从贵去过甲峒,把他招待得很不错,不然他不会说一会就提一提在甲峒吃过什么,玩过什么,晚上陪着睡觉的女人长什么样都说好几遍了。然后甲峒峒主甲承贵给了他承诺,只要在邕州属下蛮地闹出事情来,那里就会配合,大家一起捞好处。

    可要闹出什么事情?怎么配合?参加的人能得到什么好处?黄从贵却吱吱唔唔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家伙的话能不能信?韦知州和黄安明对视一眼,暗暗摇头。

    倒是另一边坐着的上思州知州黄祥宗万事不管,只管埋头海吃海喝,一句话也不问。他治下地方藏在大山里,反正“括丁法”他是反定了,能拉一个人一起当然是好的,管他黄从贵说的是真是假。

    韦知州和黄安明怎么敢这样?

    好不容易等黄从贵说完,黄安明阴着脸沉声道:“黄知县,这事情你到底怎么看?就凭这样一番话就让我们反朝廷?你是让大家陪你一起死!”

    “黄知州何必着急,黄衙内说的事情虽然不是多么靠谱,但我们也要仔细想想能不能为我所用。听黄衙内的话,我最怕的就是甲承贵随口一说,让我们闹起来,他从中得利。但话说回来,他能这样做,我们能不能顺势而为呢?”

    黄安明听了黄知县的话,想了一会道:“你有什么主意?”

    黄从贵看看在座的几个人,见没人理自己,才明白过味来,腾地站起来叫道:“原来你们并不信我的话,那还叫我来!消遣我吗?”

    韦知州回头瞪他一眼:“闭上你的嘴!”

    骂完,韦知州向前探出身子,看着黄知县,沉声说道:“来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从太平来的路已经修到你县里。这且不说,外面开土动工的据说是新建的军营,过不久要有一指挥兵马驻到你县里,是也不是?”

    黄知县的脸一下黑了下来:“那个徐平恼我上次放走了黄衙内几个人,一心要对付我,兵马驻到这里来,明摆着是要把罗白撤了!”

    “既然是这样,这件事就着落在你身上,我们都出人帮你!你罗白已经是砧板上的肉,我们几个可不是,现在抽身一走,依然还有太平日子过!”

    黄知县咬着牙道:“怎么说?”

    “既然太平军把兵马驻在你这里,我们就在这上面动心思!只要做得小心,哪怕出了纰漏也赖不到我们身上。甲峒那边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我们且暗中把事情做出来,看他们怎么应对!”

    韦知州面黑如铁,一双眼睛却明亮异常。

    (晚上还有一更,时间可能会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