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72章 夜袭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9 15: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太阳已经落到了西边的山头上,懒洋洋的,再没有了中午时候的霸道。? ?¤?  w、w-w`com她跟在徐平身边,金饰是不敢戴的,徐平早已警告过她。此时有金禁,严禁民间销金为器,金饰自然不许戴,民间朝廷管不过来,官员及其家属管起来可不会含糊。真宗朝时,连宫中嫔妃都禁服泥金饰,处罚甚严。

    见乱成一团,高大全暗暗摇了摇头,对段云洁道:“官人嘱咐,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回寨里,今天便到这里吧。”

    丘娘子把饰放在桌上,对高大全道:“就是再急,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干办来了,怎么不喝一杯酒?”

    说完,倒了一杯酒来敬高大全。

    高大全见刘小妹坐在那里并没有动身的意思,没办法,只好把酒喝了。

    这一杯酒下肚,就再停不下来,被刘大虎和丘娘子扯住,按在了凳子上。

    酒过三巡,高大全见天已黑下来,自己却还是不好动身,只好招了一个军士过来,让他回去禀报一声,自己几人晚一点才回。

    看兵士离去,丘娘子让小厮点起灯,重新又上酒菜。

    左江边的货场,黄从贵把碗里的酒一口喝干,碗“啪”地摔到地上,吼道:“天色黑了,不去干来,还在这里等什么!”

    方主管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强忍住没说什么。这位黄衙内口无遮拦,肆无忌惮,极让人讨厌。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做的又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黄从贵却不断大吼大叫,完全不知收敛,让身边人跟着提心吊胆。

    黄玮看看天色,低声问方主管:“大半个下午了,房里的田二一点动静都没有,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不用管他,那人睡着了像个死猪一样,没人叫是醒不过来的!”

    听方主管这样说,黄玮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高声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这就去办事。  w-w-w、com记住了,今晚的事情牵扯不小,办好了人人有赏,若是办不好——”看了众人一遍,声音一下低:“那就早早准备后事!”

    这句话说完,人群鸦雀无声,气氛一下凝理起来。

    黄从贵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今晚的人大多都是他从忠州带出来的亲信,结果却是黄玮一个外人号施令。

    懒洋洋地站起来,黄从贵道:“黄员外何必说得这样吓人,不过是去劫点东西,不是打听过了没什么人守着吗,担心什么!”

    黄玮沉声道:“衙内说的是,不过这里与太平寨只有一江之隔,如果事,寨里的兵马很快就能追出来,那时就麻烦了!”

    “有我在,包你没事!”黄从贵大咧咧地道,“在这一带,哪个敢不给我们忠州几分面子!只要不进太平寨,那就平平安安!”

    方主管在黄玮身后低哼一声:“好像忠州还在他手里一样!”

    黄玮咳嗽一声,让方主管不要说话,对黄从贵勉强笑笑:“衙内有如此把握当然是好。天色不早了,我们上路吧。”

    这边黄从贵一行人收拾,整理马匹,那边方主管到了房子外面,听听屋里动静,掏出一把锁把门锁了,对看门的人道:“你们两个守在门外,如果里面人出来,只管取了他性命!我们走后,你们顺便盯住货场,不要让人进来。”

    吩咐完了,方主管随着黄玮,跟黄从贵一行人出了货场。

    金光顶山下,临时搭起一排草屋,高大全手下修路的人便住在这里。因为还没有动工,人没住齐,只有六个人在这里看守物资。

    借着灯光,两个守卫喝着酒打夜晚漫长的无聊时光。另外有两人在巡逻,还有两人在休息,夜半的时候他们换班。

    这几年邕州风调雨顺,政通人和,连违法犯罪的人都少,整个社会都沉浸在一种安静祥和的气氛中,人慢慢都开始懒散下来。高大全手下这些修路的,大多都是福建路的更戍厢军除了军籍,留在蔗糖务的,两年好日子一过,他们也没了军人的气概,也没了以前在军中的警觉。

    已到下旬,月亮要到后半夜才升起来,此时天空中繁星点点,却照不亮大地,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巡逻的周昆听到远处传来轻轻的沙沙声,对同伴钱三郎道:“三哥,你听是不是有人过来?我们一起去看看。”

    钱三郎闷声道:“这个时辰,哪里还有人!深山里面,豺狼虎豹可少不了,小心遭了祸害!我们不要离开灯光照到的地方!”

    听钱三郎这么说,周昆闭口不敢再提。虎狼倒还罢了,他们这里有六个人,那些猛兽又不是傻子,不敢来招惹。就怕不是虎狼,而是什么毒蛇,一口咬上不小心就结果了性命,找谁说理去。

    来回走了几趟,声音却是越来越大,周昆皱起眉头,只当没有听见。

    一阵山风刮过,周昆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猛一抬头,却现一个身影在不远处一闪而过。

    “三哥,不是野兽,真的有人!”

    这一声喊,把闷头走路的钱三郎吓了一跳,停在原地,打一个愣怔,四处看看,却没现动静,闷声对周昆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乱喊什么!这样黑的天,路都看不清楚,哪里会有人来!”

    话声刚落,一个人影从暗处窜出来,手中钢刀一送,捅中钱三郎腹部。

    钢刀入腹,那人抬起一脚把钱三郎踢倒在地,顺势拔出钢刀。

    钱三郎捂着肚子,鲜血不住地从伤口涌出来,多年从军的经验,知道自己已经命不久矣。在地上抬起头,费力地说道:“真的有人——”

    一句话没说完,头一歪,已是丢了性命。

    这一下如电光火石一般快,周昆反应过来,钱三郎已经倒地。

    隐约看到钱三郎腹部的鲜血,周昆猛打一个激灵,懒散一扫而光,军队中多年养成的本能重新回来,手中朴刀猛地向身后一挥。

    这一刀虽然砍空,却听见黑影里有人“咦”了一声,却是恰好逼退了这个准备偷袭的人。

    借着挥刀,周昆转过身子,高喊道:“有贼,备战!”

    随着喊话,大步后退,向身后的伙伴靠拢。

    正在喝酒的两人听见声音,把桌子一脚踢倒在地,顺势拎了倚在桌旁的朴刀,在灯光下背靠背站定。

    周昆退到两人身边,与他们靠在一起,沉声道:“不知道贼人有多少,钱三郎已丢了性命,起狼烟!”

    睡觉的两人被惊醒,正从屋里钻出来,见了眼前情景,惊问一声:“有贼?多少人?”

    “有贼,不知多少,起狼烟!快!”

    听见有贼,两人就清醒过来,一个去取朴刀,一个拿枝火把奔向柴堆。

    “直娘贼,这帮杀才倒是警惕!暗里不好下手了,都出来,真刀真枪与他们拼一场!我不信儿郎们拼不过这些贼厢军!”

    黄从贵从黑影里跳出来,挥着钢刀指着灯光下的几人大骂。

    黄玮慢慢走过来,沉声道:“不可恋战,带人过去把点狼烟的杀了,剩下的乱箭射死,拿了东西就走!”

    黄从贵回头瞪了黄玮一眼,好在这次没有烧昏了脑子,回身一招手,点了七八个亲信,举着刀枪扑向拿火把的人。

    为防起火,烽烟柴堆离草房有一段距离,点火的人还没到,就被黄从贵带人堵住。见事已不可为,守卫咬了咬牙,把手中火把高高抛起,扔向柴堆。

    黄从贵早就盯住了看着,跳起来用手中刀把火把打落,奔过去用脚乱踩,口中骂道:“杀才,敢在我面前玩花招!今天你就是一个死!”

    那名守卫暗暗叹了口气,转身与同伴汇合,随手取了一根哨棒在手里。

    周昆看看周围,沉声道:“我们杀过去,无论如何得把狼烟点着了,不然今夜我们只怕难逃性命!”

    其他人一起应声是,结成阵势,慢慢移向柴堆。

    正在这时,暗影中的黄玮高喝一声:“放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