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69章 山雨欲来(下)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9 15: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有放生罢了的人开始向人群外面走,有的是有事回家去忙,没事的则到外边寻个高处看热闹。卐  卍§ 卐? w、w`w、-c`o、m、今天是纪念菩萨的慈悲日子,不好在里面占着地方让外面的人进不来,人们把平日的戾气都收了起来。

    有人让出位置,秀秀三人才好不容易挤到池边,那边黄天彪才刚刚放生结束,几个族里差役昂头挺胸站在车边,等黄天彪过来说话。

    黄天彪弹弹身上的新绸缎衣服,缓缓走到车边,四下看了一遍,才伸手入怀取了一叠文书出来,高声道:“今天大好日子,菩萨慈悲,我办这几车上好渔获,也向菩萨表明咱是个礼佛的人!”

    那边两个和尚已经念经完毕,听了黄天彪的话,小沙弥低声对智云法师道:“这个夯货就是个土财主,明明是来显摆了,说什么礼佛!”

    智云法师轻念句佛号,对小沙弥道:“出家人戒事非!”

    小沙弥不敢再说,表情却是不服。

    黄天彪弹了弹手里的文书,接着道:“单单放生几车鱼鳖可显不出咱到底有多心诚,我这里还备下了五道度牒,舍给法师,才是真善人!”

    说完,把手里的度牒向智云法师师徒扬了扬。

    智云法师一时怔住,小沙弥咳嗽一声才清醒过来,忙高宣佛号:“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有此善举,日后必富贵终身!”

    黄天彪道:“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破费这么多不就是求个富贵!”

    小沙弥早已激动得坐不住,这里他是第一个跟智云法师的,有了空白度牒那还不捷足先登,从此成为有编制的和尚了!

    见法师点头,小沙弥噌地就蹦了起来,一溜小跑到了黄天彪身边,不住口地念着佛:“施主一看就是大善人,必终生富贵,终生富贵!”

    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全忘了自己刚才还腹诽不已。

    见小沙弥眼巴巴地向自己伸着手,黄天彪把手一收,瞪着眼道:“怎么是你这个小和尚来?我还有事情要与大和尚说呢!”

    小沙弥悻悻地收回手,双手合十:“施主这边请。”

    黄天彪点头:“这还差不多。”

    一边说着,一边随着小沙弥向智云法师走去。

    秀秀在池边看见,哼了一声:“这个黄天彪,自从有了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现在这个样子,明明是个员外,哪里还像个朝廷官员!”

    段云洁笑笑没说话。? ,现在不是在家里,没有地没有产业,有力气没地方使。如今在蔗糖务,出一分力气就有一分钱领,你只要好好改了自己毛病,不再去赌,肯出力气自然也有自己的一份富贵。一样都是做活计,你怎么总比不上林大哥?还不是怪自己懒!”

    听见妻子埋怨,李二郎不敢接话。讲良心话,在蔗糖务里他够卖力了,可身边有一个林业,自己怎么也比不上,只好任婆娘讲几句。

    铁锤和巧娘两个蹲在池边,一起提着小桶向池里缓缓倒着自己捕的小鱼,看它们在水里欢快地摇着,一起开心地笑。

    他们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从福建来到邕州也有两年,早已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在邕州不会再饿肚子,不用再眼馋别人的玩具,还有学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快乐地成长,不用再重复父辈的生活。

    秀秀提着小水桶,小心翼翼地来到池边,缓缓地把鱼倒进池里。这都是一些小鱼,五颜六色,奇形怪状,各种各样的都有。

    一边倒,秀秀一边摇着头对身边的刘小妹道:“可惜,官人那边还是没有忙完,不能过来看看我准备的这些好鱼。多好看!”

    刘小妹忍住笑:“官人怕是没这个兴趣,这都是你小女孩儿的心思,官人哪里会明白?”

    “难不成你不是小女孩儿?”秀秀话一出口,才想起来,“唉,忘了你过几天就与高大哥成亲了,再不是女孩儿了——”

    刘小妹微微笑着,脸上泛着红晕,帮着秀秀。

    一小水桶倒完,秀秀和刘小妹起身,却现段云洁站在车旁,正愣愣地看着远处,眼神有些迷离。

    秀秀刚要问段云洁看什么,刘小妹轻轻扯了扯她,指指段云洁看的方向。

    “申峒主——”

    三个字一出口,秀秀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w、w`w`com段云洁与她们两个心里藏不住话的小女孩不一样,心思重,可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作为徐平一手扶起来的蛮人表率,申峒这几年飞展,下边的产业基本与蔗糖务融合到了一起,是地方上得到利益最多的地方。蛮人地区一切都还很原始,有了钱就有了一切,包括土地,包括人口,申峒的实力早已过了大多数的土州,就连申姓在几年时间都成了大姓。

    申承荣也再不是当年去如和县见徐平时的寒酸样子,一身绸缎,穿得光鲜亮丽,与黄天彪有一比。实际上他现在也正如黄天彪一般,大多时候心思都放在了做生意上,太平寨外围几个蛮酋合起来的生意,他和黄天彪都是占份额最大的。至于峒里的事务,早已经完全交给长子,不操那心了。

    阿申被黄从贵掳走,一直在大山里的几个土州里转来转去,怎么也要不回来,申承荣也没脸与段方见面。这两年段方步步高升,申承荣巴不得认了这门亲戚,却一直没有机会。段云洁由父亲一手养大,比谁都明白他的心思,明明知道申峒是自己的外祖家,却只能远远看上一眼。

    与黄天彪一般,放生罢了,申承荣也舍了一道空白度牒给智云法师。见黄天彪这么长时间还在那里与两个和尚说个不休,申承荣心中好奇,走了上去。

    见申承荣拿着空白度牒走来,黄天彪恨恨地道:“申峒主,度牒可不要给这两个和尚,他们贪心得很!真真要气死我!”

    申承荣奇道:“怎么了?黄县尉,难道他们还另外收钱?”

    黄天彪一怔:“那倒不是,不过折扣打得太厉害!”

    见申承荣不明白,接着道:“你说说,我舍了五道度牒,要度族里四个人来跟着做和尚,他们偏偏说只能度两个人,生生打个对折,这生意怎么做?”

    听了这话,申承荣苦笑着摇头。黄天彪这两年生意做多了,满口的都是生意经,开口打对折,生意上这如何能忍?

    可这种事情能做生意吗?现在人家就两个和尚,你一下就要度四个自己的族人,金光寺不成了黄家的家庙?

    几个大户放生结束,时间已经不早了,人群开始消退,很多人便在旁边的店里吃点酒菜,填饱肚子下山。

    两家酒铺赚得盆满钵满,主人笑得合不拢嘴。好在有了前些日子与居士的争执,他们长了个心眼,今天全部是素菜,免得再起纠纷。

    茶铺棚子底下,丘娘子拿出几文钱放在桌子上,对一边的刘大虎道:“好了,人群慢慢散了,我们也去放生敬菩萨。”

    刘大虎站起身,有些不耐烦:“这时候才去,热闹都没得看了!”

    “本就是来敬菩萨的,诚心敬意,你看什么热闹?”

    听了丘娘子的话,刘大虎撇了撇嘴。菩萨是哪个,他刘大虎可不熟,几条鲤鱼自己吃了多好,偏偏买了要放回水里,这菩萨也是无聊得紧。

    丘娘子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抬步向前走去。

    自己选的就是这么个货,菩萨面前,能报怨什么?好也罢坏罢,日子只能这么将就下去,没了刘大虎这块招牌,她又凭什么太平寨开店?

    女人信佛得多,丘娘子这种身世尤其虔诚,她可以不相信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包括与自己同床共枕的那个男人,对佛祖菩萨却是深信不疑。我今生做牛做马,只为换来世的一生富贵荣华,谁还能给她这种安慰?

    逆着人流来到湖边,丘娘子默默念了一段经文,才示意刘大虎。

    刘大虎早等得不耐烦,提起水桶,把里面的几条鲤鱼倒进了池里。心中暗暗嘀咕,这小小池子,今天不知道被放进了多少大鱼,如果晚上到里下上一网,啧啧,顶得上左江渔夫一个月的风里雨里。

    倒罢了鱼,刚要转身,丘娘子咦了一声:“那边不是你的妹妹?既然遇见了,不如上前打个招呼。她下月出嫁,我还准备了几件饰。”

    刘大虎却有些心虚,自从上次把妹妹骗回忠州,差点送了她的性命,他就再不敢与妹妹面对面。

    丘娘子叹了口气:“终归是一母同胞,莫不成就这样一辈子不再往来?她好事临近,许多礼节都少不了你这个做哥哥的,不趁这个机会把以前的心结解开,以后她成亲生子,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刘大虎知道丘娘子说得对,心里却还是畏惧,缩了缩脖子道:“就是要去见,我们也再等一回,现在人多,她哪里抽出身子。”

    “磨磨蹭蹭,我们店里关着门,一天要少多少生意?还是快些去把话说开,我们好回去开门做生意。”

    刘大虎道:“女人就是小肚鸡肠,今天满城都来放生,哪有生意做?唉对了,你说姚主管既不来放生,却又请了假,鬼鬼祟祟做什么勾当?”

    “哪个管他?全靠了他,我们才有了今天日子,就当看不见吧——”

    丘娘子叹口气,也忘了刚才说的话,与刘大虎一起走向茶铺。明知道姚主管一帮人在做违法犯禁的事,贪图享受,却鼓不起勇气去告。全靠着刘大虎有高大全这个靠山,即使以后被牵累了也有退路。

    太阳升到半空,开始热起来,池边坐着的几位官员渐渐不耐烦。

    徐平看人群变得稀疏,对身边的韩综道:“时候差不多了,不如我们便散了吧,等到这个时候,对菩萨的心意也到了。”

    韩综恭声道:“上官说得是。”

    刚站起身来,远处高大全急匆匆地赶来,到徐平面前叉手道:“官人,我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可以动工!”

    徐平点点头:“你来得正好,我对智云法师也有话说。随我来,去与法师说一声,今天便到这里了。”

    那边智云法师见徐平起身走向自己,急忙迎过来。他与黄天彪讨价还价半天,有申承荣在一边帮着,好说歹说,才让黄天彪答应只度他两个族人,但要饶另两个族人跟着修行,度牒以后再想办法。

    智云法师几十年修行,哪里做过这种商贾之流的事情?这一番谈判,急得他一脑门子汗,阳光下光头闪闪亮。

    黄天彪还是有些不满意,对申承荣嘟嘟囔囔,怪他不帮自己。

    迎到徐平面前,智云法师唱声佛号:“阿弥陀佛,老衲怠慢!”

    “法师出家人,不必拘于俗礼。”徐平回礼,指着高大全道,“刚才我这位手下过来回报,修路的事情都已准备妥当,明天就可以动工。”

    “阿弥陀佛,施主有心了!”

    老和尚一口一句弥陀佛,徐平听得不耐烦,向他告辞。

    智云法师急忙拦住:“官人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去?老衲那里准备了一餐素斋饭,无论如何要赏光吃过了再走。”

    徐平哪有心情上山去吃斋,再三推辞。奈何老和尚死了心,拉住徐平的袖子怎么也不让走,一定要几人去他草庐坐上一坐。

    徐平没奈何,心道这老和尚莫不是怕饭菜放不住,吃不了要变馊?耐不住智云法师的殷勤,只好答应下来。

    带着太平寨的几位官员和随身军士,随着智云法师走了几步,徐平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到了山脚下才想起来,问智云法师:“今天是纪念菩萨的日子,怎么一直不见黄居士?”

    智云法师叹了口气:“事不凑巧,昨天有钦州客人带了话来,黄居士有急事要去处理,无缘参加今天的放生大会,却是福薄!”

    说完,还连连叹气,看起来甚是可惜。

    而此时左江的一艘货船上,黄玮看着面前的方姚两位主管,以及另外几位精壮汉子,面色凝重地道:“多少银钱都已经撒出去了,事情成与不成,只看今晚!诸位切不可有一丝马虎,只要今晚这件事事做下来,就为你们搏来了一生富贵!使不完的钱,做不到头的官!”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