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56章 城狐社鼠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9 15:0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字——”

    随着一声高喝,五枚铜钱噗地被甩进一个大碗里,碰撞着出几声闷响,挣扎了几下便躺在碗底不动。卍 ?  w、w-w、-c-o-m-”

    猥琐汉子又对刘大虎道:“刘大,女人又比不得米,比不得面,米面吃一瓢便少一瓢,女人便被别人睡了,第二天还不是你的?又少不了什么!”

    众人一起哄笑着称是。

    刘大虎倒不着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问田二:“就这样说,我女人让你睡一回,你再饶我十把如何?”

    “放你的屁!我到镇上找个姐儿才多少钱?你女人不是皮肉做的?愿意就再让你掷一把,前边的账两清,不愿意就趁早还钱!”

    说完,田二扭头回了自己位子。

    刘大虎却不着恼,一个箭步钻上前来,手伸到田二面前:“这把却要让我先掷!前边的坏运气都去了,我把绝不会再输!”

    田二把手里的铜钱洒在刘大虎手上:“让你这厮又如何?”

    刘大虎在手里吹一口气,扬手把铜钱洒在碗里,弯腰紧紧盯着,看铜钱在碗里打转,连气也不敢出。

    铜钱在碗里倒下,刘大虎伸着脖子一看,双手一拍,猛地蹦起来原地转一个圈:“三个字两个幕,这把是我赢了!快给钱!”

    田二却不理他,把铜钱捡在手里,双手捂住,鼓起嘴朝里面猛吹一口气,双手一扬:“神灵保佑!”

    铜钱在碗里叮叮当当乱撞。?  w、w-w`com

    刘大虎回身窜到碗前,伸手一指大碗,口里喝道:“没有字——”

    话未说完,碗里的铜钱不再乱跳,定下来,却是五个字面朝上。

    刘大虎像被施了定身法,傻愣愣地看着碗里的铜钱,再说不出话来。

    田二冷笑一声,拍拍刘大虎的肩膀:“天色不早,今天便就散了。走,我们一起去找你的姘头,赌桌上欠的钱,可不兴过夜的。”

    刘大虎一激灵,猛地拨开田二的手,声嘶力竭地喊道:“我不服!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定然是你使诈!”

    田二猛地一脚踢在刘大虎胯上,把他踢倒在地,上去踏住他的胸膛,口中喝道:“直娘贼,你这厮一身贱骨头,说来说去就是不想认账了?看我活扒了你的皮,才知道我田二的手段!”

    旁边看着的赌徒急忙上来劝住,先前的猥琐汉子蹲下对刘大虎道:“你这厮怎么这么死心眼?你那姘头又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外面不知与多少男人睡过,还差田二哥这一回。”

    刘大虎被田二踩地直翻白眼,有气无力地道:“我不是怕婆娘被田二哥睡,你也说了,女人又不是米面,睡了也不少什么。那婆娘不是省油的灯,我没钱拿回去,还要让她不拿钱白陪男人,不一样要拆了我的骨头?”

    田二听了,把脚从刘大虎身上收回,吐了他一口:“我还道你不让别人碰你女人呢,原来是怕那女人嫌三嫌四。放心,二哥我有的是手段,保管他服服帖帖,还要谢你给她找了个好汉子呢!”

    说罢,田二捏着刘大虎的衣领子,提着他出了房门。

    刘大虎挣扎不得,踉踉跄跄地随在田二身边,一路向前行去。走了一里多路,便到了左江渡口。

    使劲把田二抓自己的手掰开,刘大虎道:“哥哥,过了江就是太平寨,你快放了我。寨里设了蔗糖务,提举的是本州通判,法度森严,日夜都有人来往巡视,看见我们样子尴尬只怕要起疑。再者,我在寨里也是有头脸的人,被熟人看见了面子上不好看。”

    田二转身上下打量刘大虎:“你这厮在寨里还有头脸?是欠别人的钱欠得得多了,所以周围人都认识你?”

    刘大虎难得脸红了红:“二哥说哪里话?我是随便欠人钱的?有头脸自然是因为我身份不比寻常,就是巡逻的兵士见了我都要问一声好。”

    “你吓我?”田二看着刘大虎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巡逻兵士认识你又怎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别以为赌桌上欠的债就不是债了!”

    “二哥你快住口!”刘大虎听了这话急得跳脚,“赌这一个字万万不要再说出来!你说我的债怎么欠的都行,就是不要提起赌字!自通判到了这里,严禁赌博,抓住了是真要决杖流放的!”

    田二虽然极少到寨里来,这事还是听人说起过,带着半信半疑的神情扭头去,不再理刘大虎,看着江里慢慢向这里驶来的渡船。

    太平寨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旧寨城偏处一隅,狭仄不堪。寨城外面整整齐齐的民居,是新来的福建移民和退出军籍的更戍厢军住所。离这些民居不远的地方,沿街开着各种各样的店铺,都是附近和郁江沿岸州郡聚集到这里做生意的,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就已经繁华无比。虽然看起来有些杂乱,规模却还要过原来如和县的那处镇子。

    在太平寨这里,左江拐了四五道弯,形成了大片的肥沃水田,如今都已经开垦出来,像碧绿的宝石一样镶在江两岸。周围的台地山坡则种了甘蔗,像海洋一样无边无际,与远处的青山连在一起。

    离江岸码头不远的地方,杨柳轻拂的左江对面,是连片的旅店,都向着江边的大道开着门,门外挑着幌子,兼卖各种酒肉吃食。

    柳树下紧靠江边是一处露天茶馆,摆了五六副桌凳,一个老儿和妈妈招呼着,三三两两坐着客人。

    田二喝了口茶,眯着眼看对面的旅店,门面不大,但很整洁,与其他家相比门庭也深,静悄悄地看不见人影,门乔此沔巴罚鞘橇技倚∧镒拥募矍憔垢夷酶雠嚼疵晌遥 br />
    刘大虎忙道:“二哥息怒,我女人确实是良家,在里面不过是陪人喝酒唱个小曲,怎么会做那种龌龊事?”

    “你说什么混话!唱曲多少酒楼不能去,要到这里来!做了婊*子你还敢立牌坊,当我眼瞎的吗?这种女人能值一百文钱,你脑子被猪啃了!罢了,一会我进去试试,高兴了算你五十文,其余的账以后再算!”

    刘大虎一听就急了:“二哥怎么这样?就是你正常进去,加上酒菜,一百文钱也走不出来。再者我会跟那女人说,加意奉承你,怎么不值百文!”

    太阳已经转到山后面去,凉风从江面上吹来,拂过飘荡的柳枝,扑人的脸上,带着沁人心脾的凉意。

    柳枝下面,田二和刘大虎你来我往谈着价钱,好像两个正经商人,却不想他们在谈的是那种肮脏堪的事情。

    宋朝时候娼与妓是有区别的,酒楼和其他场合的女妓是卖艺不卖身,专门做皮肉生意的女娼都在家里做买卖,当然白天做妓晚上为娼的大有人在。处于两者之间的就是这种庵酒店,隐蔽的小阁子里有床铺,现场交易。这种庵酒店既上不了台面,又不合律法,全靠官府睁一眼闭一眼生存在灰色地带,专门做码头苦力之类底层人的生意。

    刘大虎一个天天赌钱欠债的人,又怎么会有正经女人来倒贴她,能与这酒店里的女人搭上伙还算他积福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