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50章 京城故人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3: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天圣 卍 w-w`w`com

    钢笔难不是难在笔尖,铁片手工打制再热处理精磨只是费时间多一些,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钢笔难在用的墨水,因为本来原理是用的液体的毛细作用,普通毛笔用的墨水是不适用的,堵得太利害,不能流畅地书写。还是徐平想起前世的蓝黑墨水,知道那是用的铁氧化变黑的原理,才算有了解决问题的思路。奈何铁的化合物好找,配合的酸却难找,徐平只隐约记得墨水里用的是鞣酸,却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反正各种植物染料一直试,最终现土人用来染布的五倍子汁液合用,才算制出了蓝黑墨水,钢笔真正能用了。

    没有流畅的墨水,无论是竹笔、木笔还是鹅毛笔,书写起来都相当麻烦,不是断断续续,就是一大滩墨,非专业人员很难掌握。明白了这一点,徐平也就知道了为什么中国古代毛笔牢牢占住主导地位,不是因为毛笔好用,而因为纸笔墨配合起来,毛笔与其他各种五花?  w`w-w`com

    喝过了茶,徐平正想接着做太平寨那边的规划,谭虎却到了门口,报告说有人在外面求见,说是徐平在京城的故交。

    徐平愣了一下,自己在京城的熟人当然很多,但却想不起有哪一个会来岭南看自己,前些日子也没有信来。

    怔了一会,才对谭虎道:“你先把客人让到客厅里,我马上就来。”

    伺候着徐平洗手,秀秀好奇地问:“官人,哪个会来这里看我们?你说会不是徐主管,家里可就他最闲。”

    徐平道:“再闲能有你闲?再者说了,他要是来能不先寄封信来?”

    徐平一天总要说几次秀秀闲得慌,她有些烦了,嘟着嘴道:“那就是李璋,明年他就与苏儿姐姐成亲了,跑来这里要贺礼!”

    徐平摇了摇头,小姑娘就知道这几个人,还这么爱瞎猜。

    到了客厅,就见到一个人坐在那里喝茶,看身影有些眼熟,低着头看不见面庞,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是谁来。

    那人听见脚步声,抬头见是徐平,急忙站起身来,面带惊喜地道:“小官人,这些年过得可还如意?”

    “石阁长,你怎么会到岭南?”

    徐平万没想到来人竟然会是皇上身边的内侍石全彬,他与自己也算有不错的交情,不过并没有深交,怎么也想不到他身上去。

    石全彬道:“怎么,难不成我不能来?”

    “能,能,当然能。”徐平快步上前,见礼过了,又道“石阁长,坐下说话。不过说实在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是你来邕州。”

    石全彬只是笑着,低头喝茶。

    徐平左右看看,低声问道:“阁长是明来的,还是暗来的?如果身份不怕别人知道,我摆个筵席,请曹知州一众同僚过来为你接风。”

    “这就不必了。我一路过来,并没有惊动地方。小官人是自己人,我才特意来拜访,其他人就不需要知道了。”

    徐平点头:“明白。阁长有什么吩咐,只管跟我说。”

    石全彬笑道:“实不相瞒,我只是路过,并没有事情麻烦你这里。我们只是叙叙旧,不谈公事。”

    徐平却将信将疑。皇上身边的内侍,没事会出京城?

    相对于其他朝代来说,宋朝内侍的约束少得多,基本武臣能干的他们也能干,从带兵打仗,到地方上任知州都监,各种监当官,几乎没有限制。大多时候也没有不许出京城的禁令,只要是不当差,到处走走也是允许的。

    两宋一朝没有宦官之祸,靠的不是对他们任职的种种限制,而是制度上不允许宦官参与政务。当然外任出来有具体职事是另一回事,这种时候他们与其他官员没有多少区别。

    不匣政务指的是在皇上身边,内侍只是端茶送水,聊天解闷,皇上处理政务不允许宦官插手。皇宫里有内尚书省,中书和枢密院来的奏章都是她们在处理,甚至皇上的手诏很多也是内尚书省的女官草拟,与内侍无关。这就隔绝了宦官隔绝内外,上下其手的渠道,没了直接插手政务的土壤。

    这一制度倒不是宋朝创,而是沿袭自五代。五代的那群武夫有鉴于中晚唐的宦官之祸,想出了这个办法,算是比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隐患。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制度设计,刘太后垂帘听政开始的时候,丁谓提出由内侍罗崇勋在太后和宰执之间传话才会被反对,不给丁谓和罗崇勋勾结的机会。

    宋朝的宦官要升官财,千思万想地就是被差出来,捞个实权差事,跟外臣一样有机会升迁。内侍十五年一迁,在皇上身边呆到白了头,也还只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与之相比,武臣五年一迁就相当有吸引力了。

    想到这里,再联想到刚成立的蔗糖务,徐平心里一紧,这位石阁长不会打通了人脉,调来与自己共事吧?要不然,作为皇上身边的人,就是出来走走也不会一步跨到岭南来,这也太远了。

    闲聊两句,徐平终是忍不住,低声问石全彬:“石阁长,我们两个认识多年,有什么话不能说?你身上到底担着什么差事,要来岭南?”

    石全彬道:“看,云行你跟我见外了不是?这两年你在邕州风生水起,年年高升,不是从前的少年书生了。唉,我也不瞒你,我这次是官家差出来,到南海去买些珍珠宫里使用。”

    “就为了买珍珠?”

    “你以为有什么大事?我们两人故交,特意绕到邕州来看看你。从京城出的时候,我还特意到过你家里,令尊令堂还有令夫人都有东西带给你。”

    徐平自言自语一句:“把你派出来买珍珠?多好的珍珠不能让两广州县贡上去,要特意派人出来买?”

    “有什么办法?这两年贡上去的珍珠官家不满意,才差了我出来。千山万水跋涉,我这也是苦差事。”

    徐平连连摇头,哪里肯信他。

    这种事不是没有,但是稀罕到了一定的地步,实在难以让人相信。

    石全彬见了徐平的样子,微微一笑:“云行,附耳过来。”

    徐平知道这才是实话,急忙凑上前去。

    石全彬低声道:“以我们两人交情,我不瞒你。除了买珍珠,官家还吩咐我沿路看看各州县的情况,以及地方长官施政如何,回去禀报。云行,跟你说这话我可担了干系,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徐平点了点头,这还能说得过去。小皇帝与自己同龄,二十多岁了,对刘太后再是恭谨,朝政上也有了自己的主意。这是派身边人出来,从自己的渠道了解一部分属下官员,为将来的亲政做准备。当然,不能忘了,南海边现在还趴着一位前宰相,曾经把大宋朝堂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丁谓,只怕那才是重中之重。自己这里只是捎带,或者就是因为自己与石全彬的交情,他假公济私来看看自己而已。不过自己与他有那么深的交情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