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49章 战后忠州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3: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连绵的青山如同屏风一般,把这处美丽的山间坝子遮在怀里,轻易不让人看见她绝世的容颜。八一小卐說¤網w-w-w、-c、o`m

    一条条小溪顺着山坡流淌下来,扑向这里,在一座一座的小丘间缠绕,欢快地唱着歌。当你的眼光扫向那里,追着她的脚步,一眨眼,小溪却又调皮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当你失望地回过头去,她又在不知什么地方偷偷钻了出来。

    这是典型的石灰岩地质的山间坝子,河流汇集,却既没有形成湖泊,也没有形成大河。溪水流到这里,又从地底偷偷溜走了,如同一个匆匆的过客。

    小丘之间遍布沼泽,草木极盛,人马难行。

    草木之间,零零落落地分布着一块块开垦出来的水田,里面稀疏的水稻正到了收获的季节。这是第一季稻谷收获之后重新分蘖长出的二季稻,每亩产量稀少得以斤论。若是在江淮这些达的地方,农人早已耕掉改种小麦,不会留着它们在地里徒耗肥力。但在这里,却是上天的赐福,农人的额外酬劳。

    徐平是第一次到忠州,这片土地的富饶还出了他的意料。这里就是一个缩小了的如和县,如和县有的东西这里几乎全有,只是规模小许多罢了。而且这里地处上游,虽然没有大河流出去,地下河却四通八达,大多数年景都没有水涝,没了如和那里最可怕的天灾。

    守着这么好的地方,黄家老实把附近好好治理一下,也能过上殷实日子,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喜欢打打杀杀。结果近在眼前的肥沃土地只开垦出来了十之一二,跑出去抢掠失败一次就人口星散,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昨天曹知州攻破这里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一切都显得安祥而宁静,一如这里千百年来的样子。

    徐平带着谭虎和随身兵士进了忠州城寨,早有曹克明的亲兵过来接住,直接引到州衙里去。

    忠州唐时属笼州罗笼县,入宋废笼州,以原笼州地设忠州、罗阳等土州县,历史并不长。所谓州衙不过是黄家的大宅子,并不按此时州衙的形制。

    到了大厅,与曹知州见过了礼,两人分别坐了,兵士端上茶来。

    徐平心中疑惑甚多,忍不住问道:“知州,忠州这里怎么回事?黄从富没有从里面接应吗?怎么让黄从贵跑了?”

    曹克明摇了摇头:“要什么接应?我大军到了这里,还没摆开阵势,里面就打开城门降了。进入城寨才知道,我才行到半路,黄从贵就卷了库里财宝跑路,听说是去了迁隆寨。正要与你商量,怎么从迁隆寨把人要回来。如果他们拒不从命,反正大军已出,干脆把那里也平了!”

    平迁隆寨?徐平心里苦笑。曹知州这是打上兴头了,说着简单,干起来谈何容易?忠州离如和不过一日程,拖得日子长了徐平也能供应粮草。迁隆寨离忠州一百多里,路上就要四五天。不用多,只要在那里磨蹭一两个月,整个如和县的人力物力就全搭进去了,还耽误了今年的榨糖季。再者说,这些土州土县的实力都有限,打起来不难,难的是打完如何守住。留的人少了不顶用,要不了多少日子散居在山里的蛮人就会卷土重来。留的人多了,哪怕就是每个地方留一两百人驻守,以山里的交通条件,粮草供应就出了邕州的能力。

    想了一会,徐平还是没接这话茬,道:“这些容我们事后仔细商量。卐  八一?小說?網w-w、w-com黄从富呢?在我面前豪言壮语,事到临头怎么如此没用?”

    曹克明有些怏怏,好不容易聚起大军,却没正儿八经打上一仗,就像闪了腰一样难受。不过他也知道山里进军的困难,不再坚持谈这话题,命令亲兵道:“去把黄从富叫来,说通判到了,有话要问他。”

    亲兵应诺去了。

    徐平又问:“他爹呢?那个黄从吉,怎么不见他露面?”

    曹克明冷哼一声:“那个更没用!从我进城,他就装病赖着不出来,连见上一面都不敢,还不如他儿子呢!”

    徐平的眉头皱得越紧了◎没想到,根本不用自己动手脚,黄承祥就忍不住去找申峒的麻烦了。早知这样,事前何必找黄从富这废物?到了现在,反而像牛皮糖粘在手上,甩也不好甩脱。

    黄从富跪在地上,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脸上的狂喜。今天受的苦楚都是值得的,以前忍辱负重的日子都是值得的!黄承祥死了,黄从贵跑了,这忠州现在还有谁,还有谁能够坐上知州的位子?

    忠州知州的位子,舍我其谁!至于阿爹根本就不用去考虑,他这一辈子早就吓破了胆,绝不会来与自己争。

    舍我其谁!舍我其谁!——哈!哈!

    等当上知州,第一件事就把妻子换了。现在那位出身太过普通,父亲只是州里的提陀,家里没十亩地,怎么配得上知州?听说陀陵县知县的女儿长得不错,又正当妙龄,嗯,不如娶到忠州来,与自己成双配对。两地相距不远,联起手来正好对抗今年达起来的申峒。

    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徐平和曹克明对视一眼,对黄从富道:“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身上的伤也治一治。不急在这一时,以后再找你说话。”

    黄从富站起身来,有些失望,看着徐平,眼巴巴地说:“上官,我——知州——何不现在定下来?”

    徐平摆摆手:“先回去,养伤要紧,一切都不急,来日方长。”

    黄从富有些丧气,却不敢顶嘴,只好转身出门。脚下辨不清高低,心里不停地给自己气:“上官一定是心痛我受了伤,并不是不让我当知州,而是让我养好了身子,才能接知州的大任!——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的!”

    看黄从富出去,徐平苦笑道:“谁能想到我竟然找了这么个人?”

    曹克明也忍不住笑:“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无用。忠州日后怎么安排,通判有什么主意?”

    两人分工徐平管左江一带,地方虽然是曹克明带人打下来,怎么安排他还是尊重徐平的意见。

    徐平叹口气:“忠州如果能撤,我真想把这土州撤了!黄从富这人,怎么看都不靠谱,怎么能把忠州交到他手里?”

    “通判只怕没别的先择。”曹克明悠闲地喝着茶水,“要么撤忠州,要么让黄从富做知州。他那个老爹我打听过了,还不如他呢。”

    徐平低头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抬头对曹克明道:“好,先前我也对他说过这话,知州的位子便给黄从富坐。但不能任他胡来,不预作准备,用不了一年半载,逃走的那个黄从贵就回来把他掀翻了!忠州已下,下年我去古万寨,看住申峒,再加上忠州这里,如和县万无一失,思陵那里的巡检寨也就没什么用了。那就干脆让张荣巡检带他的人迁到这里,如果我们的奏章朝廷同意,就让他带人在这里种甘蔗。给张荣补足一指挥人力,不怕忠州翻天!”

    曹克明迟疑了一下:“那些蛮酋又不是傻子,你这样安排,跟撤了忠州又有何分别?无非是留了黄从富这块牌坊罢了。”

    “管他们是不是傻子,我们只管把他们当傻子看!黄从富这块牌坊立不立得起来,就看他自己了,我懒得再操那个心!经过了这一件事,我算是想明白了,什么事都不要指望这些人,全得靠我们自己的人来做。至于那些蛮酋怎么想,就不必在意了,反正也指望不上!”

    “这些由你,在我想来,即使不能把整个广西的更戍厢军全留下来,张荣和他的手下应该是板上钉钉,跑不掉了。有他在这里,黄从富不过是泥塑的,装装样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就无所谓了。”

    “广西的更戍厢军全留下来?”徐平摇头苦笑,“那可是一年两千多人,有了这些人力,我可以沿着左江一路铺过去,土州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吃到邕州肚子里来。这可能吗?对枢密院这是多大的动作?那帮人怎么会给自己找这么大的麻烦?也就是想想,能把邕州的人留下来就不错了。”

    两千人就可以算一个县,一年新增一个县,占住最紧要的地方,整个左江地区只要三五年就填满了。朝廷能下这个决心,那样哪还有这么多土州土县?

    两人商议过了,曹克明出去指挥军人做撤离的准备。大老远来到这里,也不能白来一趟,忠州黄家的粮库要清空,这不是一年攒起来的,没了库里的粮他们就再也闹腾不起来。州里一些稀罕宝物,没有被黄从贵带走的,比如珍贵的特产蛤蚧、麝香之类,金银珠宝,曹克明都会带回邕州去。大军出动,费钱粮不少,好歹算作补充,不能全花如和县里的钱。

    黄从富看着兵士在城寨里忙忙碌碌,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却不敢说什么。被打破了城寨,官军这做法善良得跟白莲花一样,若是换了其他州峒的蛮兵,不但会抢粮抢宝物,还会抢人,男女都只要青壮都抢。抢完人还会杀牛烧房子,连外地里的庄稼都烧,那才是凄惨。

    徐平笼着袖子站在前边,不用看也知道黄从富的脸色。这些粮食都会运到如和县去,一部分直接就放在巡检寨,等到忠州这里缺粮过不下去,再从巡检寨那里运过来。过了这一道手,就是朝廷的恩赐,让这些人知道,他们离了朝廷是活不下去的。没办法,不使这些手段,他们还不知道感恩呢。

    张荣从远处过来,到跟前向徐平行过了礼。

    徐平点头,让他站在一边,对身后的黄从富道:“这位张巡检,你打过交道,应该是熟识了。”

    黄从富忙道:“张巡检常驻谷外,小的认识。”

    徐平点点头道:“我跟曹知州商量过了,念你心向朝廷,做事还算老实有分寸,准备保举你做忠州的知州。”

    黄从富大喜过望,脸上云开雾散,大愿得偿,急忙道谢。

    徐平又道:“我们一回去便上奏章,这种事情,例来朝廷都不会有什么异议。不过等你的告身和符印下来,怎么也要几个月的时间,这些日子,你先代行知州职事,你看怎么样?”

    “多谢上官恩德,小的一切都听凭吩咐!”

    当上知州了,终于当上知州了!什么粮食,什么宝物,全搬走又如何?只要坐上知州的位子,这一切都会很快回来的!

    徐平点点头:“这都是你一向恭谨,我和曹知州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这个机会当然不会忘了你。做了知州,你切不可忘了前任的教训,与周围州峒都要和睦相处,再不要动不动打打杀杀了。尤其是对朝廷,一定要恭顺。”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定然听朝廷的话。”

    “还有啊,黄承祥这次去申峒,把忠州的丁壮带出去大半,你这里人力不足啊。人口的补充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人少了,难免会受周围州峒的欺凌,你也难办。这样吧,张荣巡检是你熟识的人,我便把他留在这里帮你,他手下的厢军都是经过战阵的,别的州峒杀过来,他也能帮你应付。你觉得怎么样?”

    黄从富张大了嘴:“上官让张巡检——让张巡检留在忠州?”

    徐平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不错,这也是为了你好。黄从贵去了迁隆峒,谁知道能不能从那里借出兵来?你能应付得了?有张巡检带人在这里,你这知州才能做得安心,我和曹知州也才会放心。”

    “多谢——多谢上官。”

    黄从富虽然不知道徐平和曹克明的具体安排,但张荣带着二百多厢军驻在忠州,他还是清楚自己日后的处境。

    这知州,好像与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