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31章 造纸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3: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十二月本来是邕州的旱季,老天爷却并不怎么守规矩,自昨天上午,淅淅沥沥的小雨就下个停,下了一天一夜,还没有停的意思。?  w、w-w`com

    徐平带着斗笠,站在仓库门口,看着巡检张荣带人从库里把白糖一袋袋搬出来,装到外面的牛车上。轮值的郑孔目带着吏人一袋袋数着,记着账目。

    三司终于下来了白糖的处理指示,三十万斤自郁江而下运到广州,供应广南东路,以及福建路南部的几个州。七十万斤自桂州越五岭进入湘江,再直入长江供应沿路各州。每州三司都定得有分销定额和价格,直接折成钱帛。这时的三司还比较有良心,实行的是定额业绩考较,一般不会离谱。再过几十年西北战事不断,朝廷财政吃紧的时候,很多时候会改成比较法,即使完成定额各地方还要排名次,实行末位淘汰,那才折磨地方官员。

    作为供应方,这根链条里徐平比较轻松,把白糖出去就是大功一件。剩下的几十万斤三司也同意留在邕州,但下年邕州的钱粮必须如数交纳,没有减免的优惠了,其他州补助的钱帛也被撤销。

    地方很难从三司那里捞到实惠,徐平已经习惯,只要糖留在州里,他就有办法变出钱来,这钱用起来比拨款灵活得多。

    把牛车装满,张荣出来向徐平告辞。他负责把白糖运到邕州,交割给已经从永平寨回来的本州宁都监,再由宁都监派人向各州运送,一州一州地传递下去,直至到达三司指定的地方。

    郑孔目拿着账簿过来,让徐平画了花押,仔细收好。他要跟着张荣巡检到邕州去,货物交割完毕他这里也要清账。

    看着连绵不断的细雨,徐平问张荣:“张巡检,你是福建路哪里人?”

    “回通判,下官是南剑州人。”

    徐平点点头,又问:“你手下的那班兄弟呢?”

    “大多都是南剑州人,还有几十个来自泉州。??  八一§№卍◎小說§?網w`w、w`com”

    “好,我知道了。你们赶紧上路吧,这雨看起来越下越大了,路上小心一些,回来我再找你说话。”

    总共五十多辆牛车一辆接一辆地行驶在乡间湿滑的泥路上,张荣带了十几个厢军骑马前后照应,慢慢消打在了漫天的雨幕中。

    自那天在邕州与曹克明一番谈话,徐平心里也有些触动,起意干脆在邕州大干一番。只要邕州展起来,周边的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这里处于热带,水热条件好,但由于是石灰岩地貌,水土条件差,土地贫瘠,除了一些山间的冲积小平原,并不怎么适合种植粮食,真正的优势作物还是甘蔗。尤其是从如和县向西,沿古万寨、太平寨、永平寨一线,是广西的少雨地区,日照非常强烈,特别适合甘蔗生长。研究甘蔗机械的时候徐平知道,在他的前世这一带的白糖年产量达到数百万吨,现在没那个条件,只要达到那个产量的百分之一,一年有个几千万斤就足够吸引朝廷向这里投入资源,消灭一切隐患。

    展生产第一要有人,邕州户口稀少,大规模地招收山里生蛮也不现实,还是要引进外部移民。八闽地区地狭人稠,人与地的矛盾在整个大宋疆域内都是最尖锐的,而且那里水土与邕州相近,实在是最适合的地方。

    在广南西路,从福建路来的厢军有数千人,徐平想利用这些人从他们家乡招些人来,这也是他问张荣家乡的用意。

    回到自己的院里,徐平在门口抖了抖身上的雨水。

    秀秀在屋檐下看见,开心地喊道:“官人你回来了,快来看,我跟着刘小妹姐姐学会织布啦!”

    徐平远远看了一眼她面前的织机,上面一匹纻布刚刚成形,随口道:“恭喜你了。不过原来在中原的时候,你不是就会吗?”

    秀秀嘟着嘴道:“这个又不一样!”

    实际上是因为这些年她跟苏儿在一起玩的时候多,从林素娘那里学来的手艺慢慢荒废了,现在好不容易又拣了起来。卐卍 ? 八一小說網w`w`w`com

    秀秀的身边,刘小妹静静地站在那里,神色拘谨。

    她的伤已经好了,被秀秀拉着与自己住在一起,平时就跟着她学些山里人的手艺,比如织纻布,比如唱山歌。

    徐平这里汉蛮杂处,小姑娘又会做人,嘴甜手勤快,人人都喜欢她,与她以前在山里起早贪黑忙碌的日子相比这里如在天堂里一般,她也慢慢习惯了。

    只是刘小妹现在还弄不明白徐平这个通判是个什么级别的官人,她以前没有听过这个官职。偏偏秀秀也不明白,还爱不懂装懂,一个劲地告诉她是很大很大的官,邕州城里只有曹知州才与自家官人职位差不多。在刘小妹的印象里知州那实在是比远在天边的皇帝还要霸道,见徐平越拘谨起来。

    其实宋朝的地方官都是苦差事,尤其是徐平这种职位低权力重的,都是做牛做马的命。只有元老重臣下放地方,那才是享福养老,不过那种地方的通判,还有徐平这种与武臣知州搭档的通判,要更加苦命。重臣不考核,所有的锅都是通判背,功劳还经常没自己的份。武臣一样不考户口钱粮,所以曹克明完全不管,所有与钱有关的事情都压在徐平这里。

    大宋对官员的优待,得熬过在地方的苦日子,调回东京城里才能享受得到,徐平距那个幸福时刻最少还有两任六年的时间。

    另一边屋檐下,高大全和谭虎带着几个兵士正在鼓捣一台机器,已经颇有些日子了,还没有调试利索。

    这是一台造纸机,正式的名字应该是解放式手摇造纸机,徐平前世从那些黄的书堆里看来的,算是刚建国时小而全的半机械化的工业化时代产物。可惜的是徐平记的并不详细,只能一点一点地试。

    附近盛产苎麻,麻皮和麻杆都是不错的造纸原料,还有榨糖剩下的蔗渣都可以用来打纸浆。这里又有规模巨大的芒硝矿和石灰石矿,漂白用的烧碱制起来也容易,造纸的条件是非常好的。

    这个年代的纸以皮纸和竹纸为主,最精良的推江南路的宣州,是畅销天下的名牌产品,其次两浙、川蜀、福建的竹纸也很有名。但无一例外,这些名纸的白度都无法与后代相比,主要原因是漂白手段的落后。一般来讲,纸浆里的木质素去除得越干净纸张越白,原料纤维越长越结实。此时造纸过程中的漂白依靠石灰水和草木灰,效果与烧碱差别巨大。

    来到两人身边,徐平站着看了一会,随口问道:“怎么样了?”

    高大全擦了擦额头的汗,口中慌不迭地说:“快了,快了。”

    打好的纸浆已经坏了一池,依靠手工虽然也捞了一些纸出来,但厚薄不均,徐平做了个铁碾子使劲压也只是将就能用。要想印书又快又好,除纸张洁白结实之外,还要求厚薄均匀,这就是机器的优势了。

    徐平笑了笑,拍拍高大全的肩膀:“你们两个不用急,这种事情越急越做不好。高大全,你就这点比不上七郎,七郎平时做什么都耐不下心来,一收拾机器就能平心静气,才能做得又快又好。你偏偏与他相反,平时挺沉稳的一个人,一做这种事情就手忙脚乱了。”

    高大全呼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这种东西就头大,手一摸就手忙脚乱,没半点办法。——对了,官人要唤孙七郎吗?”

    徐平点了点头:“不错,我已经给家里捎了信去,过了年他就会过来。”

    “七郎来了就好,这些事情都交给他,我也落得个轻松。而且七郎性子跳脱,来到这里我们也热闹些。”

    “岂止是跳脱,七郎可是个惹祸精啊。”徐平摇着头,看着正从门外走进来的黄天彪,戴着斗笠,披着蓑衣,两手各提着一个竹篓,背上还背着一个大的。“再加上这一位,那简直是绝配,如和县只怕再没个清静日子。”

    黄天彪走进院里,把手里两个竹篓放下,对徐平高喊道:“通判,下雨天气外面鱼虾最多,你们怎么都窝在屋里?你看,我只出去小半天,这里就有半篓的大虾,还有十几只大蟹。对了,我还抓了三条大油鱼,这鱼只有本地出产,只长在溶洞水里面,中原可见不到!”

    秀秀听见,一下站起身来:“有鱼吃吗?还是黄县尉好人,知道出去找这些稀奇好物来给我们外乡人吃!”

    黄天彪对秀秀笑道:“岂止是油鱼!你看,我还给你抓了一对鸳鸯,没事你养起来玩着解闷。”

    说着,把背上的大篓子取了下来,从来里面放出一对小鸳鸯,歪歪扭扭地在地上踱来踱去。

    秀秀欢呼一声,也不管雨滴把自己身上打湿了,奔出来到院子里,弯着腰看两只小鸳鸯,口中问道:“黄县尉,你从哪里找到它们的?”

    “哈哈,这两个小家伙自己跑到路上来,拦着不让我走路,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来?我顺手就抓回来了,你喜不喜欢?”

    秀秀连连点头,口中直道喜欢。

    徐平和高大全还有谭虎三人只是摇头苦笑,黄天彪作为县尉,大小也是正经的朝廷命官,却一直没个正经,整天做这些小孩子的事。

    以前朱宗平在的时候,县里治安由他管,朱宗平走了换张荣来,张荣不管地方治安了,徐平又已经把县里民户集中起来编成队组,还是没有黄天彪的事情。他也乐得逍遥,月月俸禄领着,天天打猎摸鱼。

    如和一带开的年月不长,地都是种一年没一年的,当然也没有拥有大片田土的地主,徐平没花多大代价就把地全都收上来做了官田。原先的农户都组织起来劳作,虽然没有了以前的自由,到手的钱粮却都翻了一番不止,除了极个别的一些人,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少数不满的人,有黄天彪这个原先的族长在,也只得老老实实听话。

    此时这一带连后世人口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和水乡沼泽,如果不怕虎豹黑熊及遍地的毒蛇,随便抓点东西就能填饱肚子。但要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最有效率地还是组织起来开,不由官府组织,就得放任土酋把人集中起来作为奴隶,人集中起来了才能改变自然。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