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24章 烦心事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2: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到了十月,邕州的天气却欲热了起来,根本看不见秋天的影子。卐   ◎?◎ w、w、w-com州里一般事务,都委了周判官代理,有什么要紧事自然去如和县与我商量,两地相隔不远,也从未耽搁了什么。”

    张存皱着眉头道:“若只是如此也还罢了,不瞒徐通判,我还听到了一些闲言闲语,说你在如和县可不仅仅为了公事!”

    徐平的心沉了下去,这是招自己回来兴师问罪了。可自己在如和县那里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啊,辛苦做的各种生意都为国家做贡献了,账目清清楚楚,一文钱都没进自己腰包,想起来徐平就觉得委屈。除了这个,关于自己的还有什么传言?天地良心,自己可是强捏着鼻子在邕州做个大宋的模范官员呢!

    想到这里朗声道:“下官在如和,开田地,修堤坝,招户口,件件事情都做在明处,账目清楚,也不怕人查。运判说的闲言,还请说在明处!”

    听了徐平的话,张存的脸色竟然缓和下来:“通判坐下说话吧。——你说的这些,本官也都早有耳闻,账目我已命手下吏人检点过,没有什么差池。关于你的闲言与公事无关,徐通判,你少年在外为官,私下里要检点些!”

    徐平刚坐下,听见张存的话,腾地又站了起来:“运判,这话可千万与我说清楚!下官在如和,那是日夜操劳,席不安枕,于公于私,自认从未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什么闲言,我可从没听过!”

    张存跟曹克明对视一眼,对徐平温声道:“既然你这样说,那说明你心里明白,没被蒙蔽了眼睛。这样最好,只要今后你自己小心在意,不要行差踏错,以前的事情就不用谈了。”

    “别啊,怎么能不谈了!运判,您千万说清楚,什么流言我自己都不知道,说出去不是被人笑话!”

    徐平说到这里,转身看着曹克明道:“曹知州肯定知道,看样子说不定就是你跟运判说的,你可千万告诉我,我好小心点以后别真犯了!”

    曹克明听完就红了脸,高声道:“徐能判说哪里话,我曹克明是什么样的人,除了公事我怎么会在上官面前多说你一句!——罢了,我若是不说,还让你以为我在上官面前嚼你舌头!这几个月,州里官吏,——其实不只是本州官吏,周围州县都在说这件事,说你在如和不走,是贪恋段方女儿的美色,有人甚至说得更加不堪。????? ¤化素质出类拔萃的段云洁便被征了来,专门负责印书业务,与徐平的接触便多了起来。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件小事,竟迅传出绯闻来。

    其实这怪不得徐平,段方自己就是因为绯闻缠身才仕途不畅,跟他走得近的自然就有人向这方面想。

    见徐平说得认真,张存和曹克明禁不住相视而笑,对他招手道:“徐通判坐下慢慢说话,事情既然是捕风捉影,那便不用放在心上。”

    徐平默默坐下,低着头不吭声。

    张存和曹克明笑着摇头,低头喝茶,也不吭声,让徐平慢慢消化这消息。

    邕州的公务用茶已经换成了徐平新制的炒青茶,渐渐流行起来。其实除了对茶有特殊情怀的,什么茶不是喝,泡茶毕竟方便,味道也不错。

    “你们说,这个不靠谱的传言,会不会传回京城去?”

    沉默了一会,徐平忽然抬头很认真地问道。

    张存笑着问:“怎么,你怕?”

    “怕啊!”徐平叹了口气,“传回京城必定会说得更离谱,我家里娇妻幼女的,听见这种消息还不得气死!我家里那位吧,虽然平时话不多,心里要强得很,我就怕她信了谣言,做出什么事来。”

    “唉——”徐平长叹了口气,不停摇头。

    大宋官场的这种人写进笔记里到处宣扬。那种好女人有几个?谁敢说自己就能碰上?

    过了好一会,张存才安慰徐平:“徐通判不必烦恼,我来广南上任之前到京里述职,并没听说你家里出什么事。倒是许多同僚都在说,令夫人持家有方,把个田庄整得好生兴旺,开封府还专门表彰过。”

    “还有这事?不会是运判编的吧?我什么身份,能有几个人还记得。”

    徐平可不相信,林素娘虽然已经当了母亲了,可自己才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能守住他的那份家业不败光了就不错了。

    张存道:“原来你还不知道,现在在京城,你家里可是半个牛羊司,朝廷要用羊的时候都是让牛羊司和你家一起操办。京城之外的官吏,包括禁军,口料羊都是直接到你家里去领,有几个不知道你中牟徐家。”

    京城里的京朝官没有职田,相应的就有餐费补助,还口料羊,按官职高低每月两口到二十口不等。为应付这庞大的需求,牛羊司常年保证羊的存栏量都在五万口以上。徐家献出白糖生意之后田庄扩得非常大,林素娘如果按照徐平以前的办法做下来,还真能养上几万只羊,妥妥半个牛羊司了。

    徐平叹了一回气,这种事想也没用,只好放在心里,问张存:“这种事情不需说了,烦恼也没用。运判,除了这之外招我回来还有什么要紧事?”

    张存把茶碗放下,与曹克明对视一眼,严肃地问徐平:“我听邕州上下官员都说你这些日子在如和忙着榨糖,你如实对我说,今年可产多少白糖?”

    徐平低头算了一下,五千多亩甘蔗,一亩产鲜蔗两千到三千斤,一斤鲜蔗自己可以榨出一两半糖来(一斤十六两)。

    抬头对张存道:“回运判,一百万斤总是有的。”

    “什么?!”

    张存和曹克明一起站了起来,盯着徐平道:“你可算清楚了!”

    徐平不知所以,茫然道:“应该不会错了,甘蔗产量高。”

    张存吸了口气:“白糖现在京城卖到一斤一贯足,我们就算以五百文一斤卖,一百万斤就是五十万足贯,六十五万贯省!徐通判,你知不知道,仅你这一项就补上了整个广南西路所缺经费的大半,这还是第一年!如果你所言不虚,我担保你在广南为官,年年考绩都是优等!一任满了回去,本官的这个位子你就可坐了!”

    宋朝地方官年年考绩,一任三年都是上等就很难得。当年优等的本官直接升一阶,年年优等就是每年升一阶,加上徐平进士出身三年资一转,一任邕州通判做下来本官就到郎中了。别说是转运司判官,本官的级别连转运使的要求都够了,只是资历不足罢了。

    听张存说起,徐平才在心里合计了一下,自己都吓了一跳,郎中可是正儿八经的中级官员,再往上快不能循资转了。这官当得好像也不难?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