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9章 永不加赋的困境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1:4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中国历朝历代,财政上宋朝是个另类,严重依赖工商业收入和变相的人头税征榷收入,特立独行格外显眼。卐?¤ § ?? w-w-wcom其实不仅是古者刻剥之法,到了南宋的困难时期,朝廷为了增加收入官员们想出的各种名目天马行空,想象力突破天际,让后人也是叹为观止。

    在宋朝前期,永不加赋的政策大大促进了工商业的展,使官僚制度和社会经济管理各方面都远远出了时代,后世的元明清三朝都难望其项背。而到了宋朝后期,这一制度又使中央失去了对地方财政的掌控,整个国家财政都在崩溃边缘徘徊。

    宋朝地方官员的考核,知州重司法,无冤狱为基本追求,如果能够平反冤案使五人以上活命,就可以官升一阶。而通判则重财赋,要求上供钱粮能够及时交上,司法民政是次一等的考核目标。

    徐平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当然也希望尽快升官,便要在财政收入上想办法。邕州这个地方赋税极低,上供财物仅是意思一下而已,需要与周围好几个州合起来才值得往京城运输一趟。实际上整个广南西路,是宋朝除了战争时期的边疆地区之外,惟一养活不了自己的地方,常年要从两湖输入百万贯左右的钱物才能维持,徐平要想获得政绩实现本地财政平衡是第一要务。

    招揽户口开垦荒田先放一边去,赋税又不会增加,人口增加的好处知州拿大头,以曹克明的态度,徐平没心情伺候他。看来还是要在工商业上想办法了,徐平先想到的就是酿白酒。邕州瘴气重,按后世经验应该是白酒的理想销售地区,多少年后山区少数民族还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不知不觉,徐平胡思乱想这些的时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通判厅里点起了几枝大蜡烛,准备挑灯继续办公。

    李孔目走上前来恭声道:“上官,准备开饭了。”

    徐平哦了一声,站起身来但个懒腰,走出了厅门。

    院子里,秀秀和高大全带着几个兵士正在给一众加班的公吏打饭,这是徐平按他前世的习惯建了个小食堂,伙食费他自己掏腰包。因为与曹克明斗气,徐平这些日子不从公使库支钱,这些加班补助便也落在了自己身上。当然他也可以让公吏自己回去找地方吃饭,吃过了再来上班,那就不如现在这样花几个小钱笼络人心了。?? ? ハ吕矗芸嗣骷诵炱骄偷屯妨裁迹倜磺凹柑斓钠屏恕P炱揭膊荒盐诮杈萆献⒚鹘柚Ю碛桑幼⒌壤茨旯骨ο吕从畔瘸セ咕士猓闱┟镁士獾母砂旃僦Я饲隼础br />
    抬头不见低头见,徐平没必要与曹克明彻底闹翻,只要抓紧财权,让他在自己面前不能大声说话就够了。

    因为心里有了芥蒂,邕州的知州和通判两人除了公事老死不相往来,好在也没闹出其它矛盾,下面的官吏除了多跑几次腿,也不受影响。

    邕州城里没有转运使办公的地方,曹克明和徐平带着一众僚佐出城迎接之后,便在驿馆安置来,摆开迎接宴席。

    转运使随从数百人,五百多贯钱的接待水准显得极为寒酸,虽然不至于像徐平的接风宴那么难看,在各州里肯定也是最丢脸的了。

    好在王惟正并没说什么,酒喝过了三巡,把曹克明和徐平两人叫到了小花厅里,落坐之后,让兵士去泡茶。

    见曹克明和徐平两人各自正襟危坐,好像不认识对方一样,王惟正就觉出了一些异样。知州和通判哪怕平时有些小矛盾,见转运使的关键时刻也会放下争执,互相帮扶以求过关,这两人却好像不是这样。

    上来茶后,王惟正喝了一口,漫不经心地徐平:“云行,来邕州也有一段时间了,觉得如何?”

    徐平面色平静,从容答道:“下官初次出仕,万事不懂,这些日子都在检点账籍,无心他顾,除了忙一些,也没什么。”

    “哦,那与曹知州相处得怎么样啊?”

    王惟正好像是随口提起,随随便便地问道。

    曹克明一下紧张起来,他也担心徐平这个时候告他的状。从监察知州的角度来说,这两个人是一伙的,不由他不重视。

    徐平沉声道:“曹知州是老臣,久历边疆,熟悉蛮事,下官懵懂,只是在一边小心学着。”

    王惟正点了点头:“你还年轻,多学一点总是好的。”

    说完,又问曹克明:“知州认为徐通判怎么样?”

    曹克明僵了一下,才道:“徐通判公事上用心,只是相处时间太短,其他却说不上来。”

    王惟正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大家聚在一起,说的都是场面话,真正要了解还是要私下里各个约谈,他现在只是大致了解一下双方的关系罢了。虽然都是场面话,内容无关紧要,细节却也能显示一些内心的想法。

    问完这些,便说起正事。

    “我来去匆忙,又赶上年节,巡视只是走马观花罢了,还是要多听你们讲。现在邕州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听见王惟正问起这个,曹克明急忙道:“州里公使库已经空了,不瞒漕使,今日酒筵都是我从军资库借的钱!漕使务必从其它州军调拨几千贯过来,不然我们都揭不开锅了!”

    听见一张嘴就要钱,王惟正的面色不好看起来。

    曹克明急忙加了一句:“徐通判来了这么些日子,到时的赠钱也还没有着落,州里的公使钱实在是一文都拿不出来了!”

    王惟正沉声道:“各州公使钱都有定数,人人哭穷,我到哪里找钱去?”

    曹克明道:“其它州军怎么比得了邕州?自今年已来,交趾对边境各州多有冠略,往来交涉费钱物不少。再者听说交趾国王最近身体不好,各领兵王子对王位都是虎视眈眈,本官坐镇邕州,岂能不闻不问?派人探听消息,便少不了赏钱。这些处处都要钱,邕州一地怎么能够支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