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4章 邕州城外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1:4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哥哥,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牛车里面,秀秀很认真地问段云洁。?¤  ◎?◎ w、w、w-com

    “男人吧,你不都叫了我哥哥。”

    段云洁淡淡地回道,眼睛看着帘外,心不在焉的感觉。

    秀秀却不死心,向段云洁挪了挪身子又问:“若是男人怎么会与我一起坐牛车?你看他们真正的男人都是骑马的!再说,男人怎么可能长这么好看!”

    段云洁微微摇了摇头,再不回答秀秀。

    徐平骑在马上,看着周围的原野。已经是深冬,路边的野草也已经变得枯黄,但枯草丛中正有新的绿色泛起,不像中原那样一片萧条。官道旁边就是稻田,稻谷早已收割回家,新生的枝芽却从割过的稻茬里又生出来,一片绿油油的。虽然气候炎热,雨水不缺,这个时代的岭南一年却只种一季,所谓的第二季稻就是从稻茬里长出来,能收多少是多少。若是在以前的朝代,江南的稻谷复生再收是天现祥瑞,要飞马报给朝廷,宋朝的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不会再那样一惊一乍的了。复生稻产量只有第一季的几分之一,还浪费地力,江南地方早已不会再留,只有这偏僻的岭南地方农人还在躲懒,不爱惜地力。

    抬起头,不远的地方一座座圆嘟嘟的石山从平地上拔地而起,像是被人栽在那里一样。石山各种各样,形态各异,把这片土地点缀得多姿多彩,也把平原分割得支离破碎,不像中原那样一望无际。

    这是一片富饶的土地,物产丰饶,景色优美,亲眼见到的人无不为之沉醉,千百年来却都是荒芜在这里。逶迤的五岭阻挡住了汉人南下的脚步,也阻挡住了这片土地上丰富的物产出去的道路。广南西路成了大宋最偏僻荒凉的地方,朝廷在这里入不敷出,越不把这片土地放在心上。

    王惟正在湖南提点刑狱多年,这种景色见怪不怪,并不放在心上。见身边的徐平欣赏风景,也不打挠他,只是默默赶路。

    转运使出巡几乎带出了衙门的所有家当,队伍浩浩荡荡。卍 ?  w、w-w`com”

    徐平听了只好沉默不语。

    广南西路对大宋来说根本就是个赔钱货,所收财赋支付本路官员俸禄已经很勉强,驻军的费用都要朝廷补贴,除非有重大理由,哪里有兴趣拨款修这古运河。太祖太宗两朝还有收复交趾郡县其地的想法,自从太宗征交趾失败,真宗朝全天下都装神弄鬼,这想法也淡了,只是勉强维持局面罢了。

    广西的物产不可谓不丰富,穷就穷在交通上,外面的进不来,本地的东西出不去。经济不展人口就难增长,人少了环境不开瘴疠就利害,形成一个死循环。旁边的广东自然条件与广西相差不大,到了宋朝却基本没有瘴气的危害了,就是人多了开程度上去了,人力战胜了自然。即使到了后世广西依然吃交通的亏,工业社会经济也能有大作为。

    但这个时代不一样,货运量没有那么大,只要有一两条通道广西的情况就会大为改观,可惜朝里没人关心这个地方。

    大队人马走得慢,一天只能前进三十里,到了第九天才进了柳州。

    按照制度,转运使巡视地方,在一州停留时间不得少于三日,防止走马观花。除非有极特殊的事情,也不得多于十五日,防止夺州官之权。

    徐平不可能在柳州等着王惟正,更何况下面还有数州他都要一一巡视,便分道扬镳,徐平带着段方等人上路。

    这一路就快了许多,又过了九天,终于到了邕州城外的驿馆里。

    到驿馆已是傍晚,林驿丞正与几个驿卒围着火盆舒服地喝酒,一听新任通判到了,腾地就蹦了起来,慌里慌张穿好官袍,带着众驿卒迎了出来。

    秀秀从牛车下来,有气无力地对徐平道:“官人,这里好热,而且又闷得人难受,我觉得一点精神都没有。”

    徐平吓了一跳,急忙摸了秀秀的额头,还好不觉得烫,对她道:“这里比不得桂州,更加闷热潮湿,空气不流通。你只怕是在路上劳累,到了这里一下适应不过来,快不要乱动,静静休息一下,晚上熬碗药喝。”

    秀秀病恹恹地答应了,站在高大全身边再不说话。

    段方父子是本地人,并不觉得如何,安静地站在一边。

    林驿丞从驿馆里冲出来,急忙行礼:“下官林司平,忝为这里驿丞。不知通判到来,没有远迎,万望恕罪!”

    徐平一路上也觉得辛苦,摆了摆手道:“罢了。你去收拾两处干净整洁的院子,再弄几个清淡些的菜,我们一路上累了。”

    林驿丞急忙吩咐手下的驿卒马上去照做,又吩咐手下牵牛马去喂,把牛车拉到院里放好。一切做好,才当先带路领着徐平一行进了驿馆。

    到了一处清静的小院里,林驿丞问徐平:“上官看这里可还中意?”

    这是一处三间的不院,房屋看起来都很整洁,院中一株三人合抱的大榕树,几乎把整个院子都遮住了,显得幽雅宁静。

    徐平点了点头:“不错,这里正合心意。对了,你这里有好水井没有?打几桶清水来,我们沐浴一下。”

    “上官安心,我们这里是驿馆,迎来送往的多,馆后面有一口甜水井,水质清澈甘冽,人人都说好。我这便吩咐人去把水缸挑满,你们放心享用。”

    林驿丞浑身上下都透着殷勤,生怕徐平哪一点不满意。这可是他的顶头上司,现任曹知州武将出身,不大理杂务,以后可都是徐平管着他。

    徐平点了点头。自进了广西,这一路上与他交谈过的官员无不告诉他邕州水土有瘴毒,东西不能乱吃,水不能乱喝,搞得他自己也疑神疑鬼。

    见林驿丞站在旁边殷切地看着自己,徐平心中一动,指着秀秀问他:“对了,我这个小婢自进了邕州地界便觉得浑身难受,我怕她中了瘴毒。”

    林驿丞笑道:“上官说笑了,邕州城里怎么可能有瘴毒,那还了得。只怕是这里湿热,这位小娘子一下子不适应。”

    “可能吧。你这里有什么治疗瘴毒的药物,预防一下也是好的。”

    “有的,有的。”林驿丞连连点头,宝贝一样从袖里取一个小锡盒来,把盖子打开,里面三个格子,分别放着灰粉、不知什么果食还有绿色的藤叶。

    看徐平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自己,林驿丞道:“上官,这是我们本地特有的好物,叫作槟榔,男女老幼一日不可或缺,防瘴毒最是有效!”

    “原来是槟榔啊,这东西管用吗?”徐平看着林驿丞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由有些失望。这东西他前世看电影里台湾人总是嚼啊嚼的,很不雅观的样子,没想到这个年代已经开始流行了。

    “原来上官听说过。”林驿丞把锡盒递过来,“不要看这东西不起眼,对瘴毒有奇效,我们这里土人祖祖辈辈就是靠槟榔抵抗瘴毒的。”

    徐平接过锡盒问道:“要怎么样吃?”

    林驿丞取了藤叶出来,教着秀秀在藤叶上抹了蚬粉,再把槟榔包住,一下送进了口里,嚼啊嚼地甚是陶醉。

    秀秀好奇,也包了一个放进自己嘴里,嚼了一口苦着脸对徐平道:“官人,这东西好怪的味道!”

    徐平笑笑:“怪就对了,良药苦口吗!”

    秀秀也不知真假,只想快点好起来,忍着那怪怪的味道,只是咀嚼。

    徐平又对林驿丞道:“对了,这位段推官是新任的如和县令,我们在柳州碰上,一路同行。你也为他们父子安排一处住处。”

    林驿丞好像才看见段方一样,走上前去行个礼:“段推官,原来你又回到邕州来任职了!原谅下官眼拙,一下没认出您来!”

    徐平听林驿丞的话里不无揶揄,而且与段方熟识的样子,不由皱了皱眉头,自己这个属下在邕州有什么样的故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