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2章 夜谈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1: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才现了本书竟然有第一位粉丝了,还是位学徒,不睡觉也得加更一章啊!)

    过了没多大一会,丝竹声再起,歌舞妓再次入场。??? ?  w、wwcom

    徐平一头雾水,不知道王惟正叫自己来要说什么,又不敢问,只好规规矩矩地在那里干座着。

    直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王惟正忽地抬起头来,平复了一下心情问徐平:“云行年尚未及冠,成亲了没有?”

    徐平恭声答道:“回漕使,已经成亲了。”

    “可有子嗣?”

    “今年四月成亲,妻子已经有了身孕,还不知是男是女。”

    “哦——”

    问到这里,王惟正又停了下来,手指开始不停敲碗边,看起来有些为难。

    徐平莫名其妙,只能静静坐着。

    “那个——云行啊,你正当少年,又是新婚出仕,那个——女色上,难免热心一些。不过啊,朝廷有令典在,官妓只可伴酒,切不可亲近啊——”

    徐平一怔,看着王惟正道:“漕使何出此言?”

    王惟正叹了口气:“那个怜香确有几分姿色,你又是这个年纪,有点想法也是难免,都是从少年时候过来,我理解。不过,乎于情,止乎于礼,切不可做出违犯法纪的事来。我为部刺使,不想你有任何这种消息传到耳里来。”

    徐平哭笑不得:“漕使想多了!我对那个怜香没有任何想法,他来到我面前求京城新词,我便背一给她,值什么!我新婚的妻子在家里日夜盼着我归家,怎么可能在这里对一个歌女有想法?”

    王惟正见徐平不似作伪,出了口气,自嘲地笑笑:“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是我想多了。哦,喝茶!”

    茶到了嘴边,才现已经凉了,不好意思地又放在桌上。

    王惟正真地很怕徐平在女人身上犯错误,出了这种事他处理也不是,不处理却又留给别人把柄,左右为难。◎◎   w-w`w`、c-om

    揭过这事心情就放开了,王惟正问道:“云行对通判邕州有什么想法?”

    徐平小心答道:“下官是第一次出仕,惟有小心谨慎,把事情做好。”

    王惟正对这万金油的答复却不满意:“你只管说自己的想法,不要怕错!我在地方为官多年,可以给你参考。”

    “邕州地处极边,洞蛮不计其数,最难的不过是与他们打交道。好在曹知州在岭南多年,景德年间又已经做过邕州知州了,事情熟悉,想来能够处理得好,用不着下官操心。通判之事,最重钱谷,邕州气候湿热,种稻不难一年两熟三熟,钱粮大有可为。所欠缺的就是户口太少,难成气候。下官到了那里,当以招揽人丁为第一要务,开辟荒地,兴修水利。”

    “也算有点大致眉目,还有呢?”

    “下官从京城来带了不少书籍来,当雕刻印行,颁州境,教化风俗。”

    “嗯,这也是要务。”王惟正点头道,“还有什么想法?”

    劝课农桑,招揽户口,移风易俗,徐平读各种史志学来的,好官好像就是这些。至于判案断狱,虽然也是通判的工作,却是以知州为主。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

    “下官到了邕州,会立即检点州中各库,清点账籍,催缴赋税,绝不会估息公吏贪渎浪费。如有作奸犯科者,必强之以法!”

    王惟正见徐平憋得不容易,确实再说不出别的来了,失望地摇摇头:“云行啊,你可知广南西路的州为何放在桂州?”

    这问题问的,不是多余吗?自宋朝广西区划定型,近千年一直到民国桂林都是广西府,当然是因为这里合适了。

    不过上官问,徐平却不敢这么回答,想了一会才道:“桂州上接湖南,下控两江,户口稠密,钱粮又广,是最合适的地方。”

    “那唐朝岭南西道的驻地为何是邕管?”

    徐平一下呆住。邕管是邕州在唐时的旧称,宋人常用来指代邕州。是啊,为什么唐朝时邕州是府呢?为什么民国后广西府又从桂桂迁到南宁呢?仅仅是巧合?历史哪来那么多巧合!

    把前世的知识和现在的现实结合起来梳理了一下,徐平才明白自己这位上司不仅是要问自己的施政方略,还要考自己的见识啊。

    “因为唐时有安南都护府,本朝面对的却是交趾国!”徐平脱口而出。

    王惟正神情放松下来:“不错,说下去!”

    “邕州羁縻数十州,辖左右江,地方数千里,然而户口只有四千多户,是那里人口如此稀少吗?必然不是。人口全在羁縻州和蛮族各峒里,朝廷有心无力。这些蛮族正处在本朝和交趾国之间,若为我所用,则可屏蔽邕州。如果臣服交趾国,则立即为本朝大患,邕州不保!邕州扼左右两江,正是交趾国和蛮族入中国门户,顺郁江而下,数日之内便可直达广州,两广震动!”

    说到这里,前世学到的历史知识联系起来,尤其是侬智高之乱是教科书上宋朝的重点内容,徐平思路开始变得清晰。

    “民是水,兵是鱼,没有人口,便无法养兵。邕州又交通不便,不利于大军驻扎,千把兵丁只是威慑罢了。蛮族或是交趾只要聚起数千乌合之众,邕州便成危局,救援不及,不用一月,敌军就可兵临广州城下!这种情况,州便不可放在邕州,以免引起蛮族猜疑。即使出了事,桂州与邕州之间有天险阻隔,犹可以统一调度全路。我明白了,邕州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抚绥诸蛮,下官一定协助曹知州敌好这件事!”

    王惟正点点头:“你明白就好。其实你想的还是乐观了,邕州哪里有千把兵士,全广南西路禁军都不到三千人,邕州那里只有一百多人罢了。不过绥靖诸蛮只是一时之计,长久也不是办法。你有句话说得好,民是水,兵是鱼,所以你到了邕州,除了协助曹尧卿不让蛮族惹事之外,重中之重是招揽户口。”

    “下官明白了!”

    说到这里,徐平意犹未尽,接着道:“本朝疆土局促,局面比历朝历代都要崩坏。北方蕃胡是中国数千年之敌,此时最强的无非是契丹、党项。然而蕃胡南下寇略,不外两条通道,一为西北自河西攻关中,二为自幽燕乱河北,下中原。如今两条通道一在党项,二在契丹,本朝无险可守,形势之坏为历朝所未见。所以天下之重在陕西、河北两路,河东在中间支援。除了这两个大敌之外,邻国最强的就是大理、交趾。交趾寇略中原的通道正是邕州,就是大理如今入川蜀的道路已绝,跟本朝的交往也要通过邕州。邕州虽然是边疆偏僻小州,却正当要冲,可谓是本朝第四个战略要地了!”

    王惟正听到这里,抚掌道:“云行这番话才是真知灼见,不失你一等进士的风采!你说的这个道理,大家隐隐约约也都明白,却从来没听人说得这般明白。看来你不是想不到,只是不去想罢了,今后本官倒要严加督促!”

    徐平一愣,严加督促这四个字可不是他想听到的,自己不过是来混资历的罢了,还真要累死累活啊。

    王惟正站起身来,在小厅里走了几个来回,转身对徐平道:“云行的这一番话我越听越是高明,这样,明天我就给朝廷上奏章,把你的话禀奏上去,争取朝里宰执的支持。我们都是初次到岭南上任,便做出一番事业来!”

    徐平急忙站起身来,躬身道:“漕使谬赞,怎么敢当!”

    王惟正到徐平面前,拍着他的肩膀道:“云行少年登第,正是做一番事业的时候。有这番见识,日后宰执之位也是探囊取物,切不可懈怠!两天后也要出去按巡各州,你便与我一起南下邕州!”

    转运使是宋朝最苦最累的职位之一,别以为一路之长就像后世的省长那么风光。按照制度,转运使必须年年巡视属下的每一个州,有时候还要求巡视到每一个县,这个年代没有铁路,没有公路,没有火车汽车,更加没有飞机,广西这个穷山恶水的地方,要走遍一年到头都在路上。桂州虽然有转运司衙门,实际根本呆不了几天,大多时候就是空在这里罢了。王惟正比前几任更苦,他上任正赶上提刑司罢废,虽然少了挚肘,也没了分担辛苦的。

    通判同样要巡视各县,亲自检点县里的各个仓库,今天聚宴不在的桂州马通判就是下去巡视了。不过比起转运使来,通判的巡视就轻松多了。

    摊上这么个能吃苦受累的长官,徐平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