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章 桂州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21: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桂州驿馆。卍  ??卍 卍 w-w`w`com

    秀秀无聊地用手划着陶盆里面的清水,对旁边站着的高大全道:“高大哥,这里不冷不热,多么舒服!来之前官人一个劲说岭南多么可怕,原来都是骗人的!看我年纪小,就拿大话吓我!”

    高大全苦笑着摇了摇头:“秀秀,现在是冬天,已经进了腊月了!这天气热得都跟京城阳春三月似的,要是到了夏天会有多热!”

    “是哦,我都忘了快过年了!”秀秀抬起头,想了一会,突然惊得蹦了起来,“啊呀!现在就这么热,到了夏天还不得把人烤熟了!我们老家的夏天我都觉得热得受不了,这里夏天可要怎么活?”

    一边说着,一边想象着这里夏天的场景,越想越怕,差一点就哭出来。

    高大全这个粗豪汉子最怕女人哭,急忙安慰道:“不要自己吓自己!官人不是说了吗,这里冬天比我们那里暖和得多,夏天却相差不大,只是时间长一些罢了。你看这桂州城里人烟辐凑,那么多人,还有很多是从中原迁居这里的,一代一代百十年了,不都活得好好的?”

    秀秀听了,歪着头道:」伲缓酶胶停怨员丈狭俗臁br />
    他们的谈话徐平听不到,如果听到了说不定还觉得有道理。¤ ? ?上注意,私下里也没人斤斤计较。

    按照前世的印象,通判是州里的二把手,也就是副知州,经过培训之后徐平才知道远不是这么回事,最少这个年代还不是。

    通判源自随唐,但真正意义上宋朝的通判则是太祖收复荆湖时设置,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新收复土地上荆湖的旧官,号曰监州,经常凌驾于知州之上。太祖专门下诏,让通判不得独断专行,大事必须与知州联署才生效,这才算把通判的气焰压了下来。从此之后,随着地方的稳定,通判的地位渐渐降低。但此时还远不到副职的地步,应该算是州里的第二长官。硬要比的话,通判与知州的关系类似于他前代的市长与书记的关系。

    通判专管财政,其他事务也有权插手,本就为监视知州而设,所以有监察权和单独上奏的权力。尤其是在武臣任知州的地方,州里财政算是通判专权,民政事务也大多是通判处理。

    如果仅是这些,王惟正还不至于烦恼。虽然此时转运使是两宋职权最重的时候,但还是以转运财赋和监察州县为主,其他事务虽然也插手,并不能独断专行。关键的就在于转运使两大本职,财赋和监察刚好与通判是一条线。从实际意义上,知州不是转运使的下级,转运使只是督察知州工作的,但通判在业务上与转运使紧密相连。

    宋朝之所以能牢牢控制住地方,最大的原因是掌握了地方财政。从中央的三司,到路一级的转运使,到州一级的通判,再到县一级的主簿,这一条线把财政控制死了,地方官实际被排挤在外,翻不起浪花。所以转运使又被此时的人称作“计使”,正说明了这个性质。

    另一方面,从中央的御史,到路一级的转运使,再到州一级的通判,又是宋朝监察的主线,转运使又称“外台”,转运使的下线还是通判。

    从去年叶参任满,广南西路的提刑司被废,监司只剩转运使司,来这么一个一无所知的下属,王惟正看着就愁。

    徐平没有心思猜测上司王惟正的想法,倒是对陪客的冯伸己感兴趣。冯伸己正是那位徐平眼中探花郎的榜样冯拯的次子,恩荫做官,所以在武臣序列。

    冯拯也是个妙人,两个儿子全部在武臣序列,一在西北一在西南,全都是战功赫赫,大有前途。

    即使不能考中进士,恩荫也是可以进入文官序列的,以此时重文轻武的风气,冯拯的选择耐人寻味。

    与自己一样,冯拯也是出身寒门,父亲曾经在赵普家里做主管,其实就是佣奴,少年时被赵普赏识,粗通诗赋中了进士,最后拜相。这一切都与自己有不少相似的地方,结果不但冯拯自己一生富贵,两个儿子在同年进士的后代里也是出类拔萃,不由得徐平不注意。

    正在徐平浮想联翩的时候,一曲终了,歌曲行礼退下。

    王惟正举杯,众人连喝三杯。

    因为文武杂处,大家兴趣不同,也就没什么节目。

    田绍忠是桂州主人,管着歌舞的官妓,便吩咐道:“今日客人是新科探花郎,你们上去敬一杯酒!”

    不等其他人反应,一个女妓站起身来,袅袅婷婷走到徐平面前,端起酒壶倒了酒,举杯道:“贱妾怜香,贺新科贵人寿!”

    徐平抬头看了一眼,见怜香十七采必是好的,何不制新词我们姐妹来唱。”

    徐平一冲动,便想背这时没出现的宋词出来,好在明白自己斤两,强行压下了这个出风头的念想,摇头道:“我以诗赋中进士,学的都是先圣诸贤的学问,曲词却不精通。”

    怜香微微失望,如果能让新科进士给自己制一词,歌妓行里也是一种荣耀,从此身价倍增,没想到徐平直接拒绝了。

    平复下心情,怜香又笑着道:“专心诗书自然是正道,是怜香唐突了。贵人自京师来,背京师新词我们来唱也是乐事,给众位官人作耳目之娱。”

    徐平想了一下,点点头:“这倒使得,便背乌程张子野的一《诉衷情》好了。这两年他在京师游学,词名满天下。

    花前月下暂相逢。苦恨阻从容。

    何况酒醒梦断,花谢月朦胧。

    花不尽,月无穷。两心同。

    此时愿作,杨柳千丝,绊惹春风。”

    背完,看对面的怜香,低头轻笑,无限娇羞,低声道:“这词我好喜欢!官人稍等,我们姐妹这便准备唱。”

    徐平微吃一惊:“我才背了一遍,你就记住了?”

    “当然,贱妾自小记性就好!”

    说完,怜香纤腰一扭,回到一众女妓群中,低声说个不停。

    田绍忠看着这情景,点头微笑,看了王惟正一眼,却见他只是叹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