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28章 蟾宫折桂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08: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w、w、w``c`om

    不知出于一个什么心理,开封府的解试竟然定在这一天。不管是监考的考官还是参加考试的学子,心里估计都是骂了几百遍的娘。反正徐平已经是骂了好多遍了,只盼着早早交卷回家过节。

    外地州军解试的进士科都是由通判负责,诸科则由录事参军负责。开封府不同于外地,公务繁忙抽不出时间来,朝廷专门派得有考试官。

    此时各地基本都没有贡院,解试要么在官府举行,更多的是在大一些的寺庙里。开封今年便定在宝相寺里,这里地方广大,离开封府又近,各方面照应起来都方便。

    到了傍晚,徐平终于交卷出了寺门。刘小乙乖巧,早早从旁边的州西瓦子出来,牵着马等在路边。

    见到徐平,刘小乙急忙行礼:“官人高中!”

    徐平面无表情:“借你吉言吧。”

    虽然做了万全准备,徐平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心里自认挥不错,但也不敢说就一定能中。

    认真说起来,开封府的解试不难。当然纯以录取比例来说,开封府在全国只能排在中等,十人中大约会取三四人,比起没有几个读书人的偏远州军明显就难了,有的地方十人中能取两人甚至全取了都不够。但比起文化稍微达的地区,开封府就是天堂,江南两浙福建很多地方能解的百中无一。关键还是开封府的解绝对数多,动辄一两百人,有的小州才一两人而已。

    这些对徐平并不是问题,这个比例都快赶上他前世大学扩招之后的比例了,自己精心准备了那么久,没理由不中。

    但关键这不是纯看成绩的,所以考得再好他心里也没底。此时科举考试,省试和解试都还流行公卷,并不是靠着一张卷纸说话。这是自唐沿袭下来的传统,考试之前先把自己平时作的诗文分成一卷卷投给主考官,说起来算是平时成绩吧。?? ? 在一起考试的人中已经很是不错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桑怿才从宝相寺里出来,与徐平对视苦笑了一下,沉默无言。

    徐平前世经过了多少考试,早已过了年少无知的时候,不再会一出考场就与同伴互相打听答案,给自己找不自在。早已练就一身本领,一出考场考试的全部事情就立刻忘掉,专心等放榜的时候。

    默默地牵了马,桑怿转身看了一眼宝相寺,骂了一句:“这群秃驴,斋饭也不准备一顿!”

    徐平听了,当时呆在那里。桑怿为人一向老实忠厚,沉默寡言,何时见过他说话如此刻薄,看来今天考得实在不好。

    后周世宗灭佛,毁了不少寺庙,而且命开封府不得再新建寺院。?开一面,花大价钱买度牒就可以不经过这些繁琐手续了。

    这种背景下的和尚清高不起来,总是围着官府打转转,在读书人眼里的地位就低了一等,桑怿心情不好了骂一句秃驴也是正常。

    徐平新家地方大,桑怿便寄住在这里,没有别找旅店。

    回到家里,早已备好酒筵,徐正还一本正经地穿起了官服。

    见到徐平进门,张三娘紧张兮兮地问:“大郎,考得如何?”

    徐平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哪个知道?只管等放榜好了。”

    张三娘怎么会对这种答案满意?立即拽住问个不休。

    此时徐平参加解试的成绩是家里最重大的事,林文思一家也在达里,见了张三娘的样子,林文思道:“学子最怕的事,就是出了考场被问考得如何。考场上当然是殚精竭虑使出了全身才学,中与不中全看考官的意思,你问他又能有什么结果?他说考得好坏与中与不中本就没有半分关系!”

    张三娘听了这才把徐平放开,不过还是一脸狐疑,不知林文思是不是拿这话诳她。她这一辈子就盼着儿子出人头地,给自己挣个脸面,比谁都紧张。

    徐正本也想问问儿子的,听了这两句话便放下心思,板起脸道:“妇道人家,你懂得什么?快不要问东问西的,只管安心等着放榜好了!天色不早,我们便安排个家筵,只管赏月饮酒。”

    这一顿家筵徐平吃得也没什么滋味,折腾了一整天哪还有那个心思?草草地喝了两杯酒,便与桑怿一起告辞,各自回到自己院里休息。

    秀秀伺候着徐平洗了脚,小心地问他:“官人,你是不是考得不好?”

    徐平拍了拍她的脑袋:“乱说话!我什么时候说过?”

    秀秀道:“我看你回来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徐平叹口气:“秀秀啊,我一大清早就进了宝相寺,埋头写了一天的卷了,你说我还怎么高兴得起来?考得好与不好,哪个自己心里有数?要是能够知道不好,我还不早早改了,哪里等到出来后再后悔?”

    秀秀嘟囔一句:“也是啊——”

    等徐平要休息,秀秀却不出门,站在那里说:“官人,你就要歇了?你看外面多么好的月亮,又大又圆,为什么不去拜一拜?”

    徐平没好气地道:“我拜个月亮干什么?”

    “我听说男子中秋拜月亮,便就能得官。女子拜月亮啊,听说嫦娥娘娘会让她越来越美貌。你今天考试,不拜月亮好吗?”

    徐平见秀秀说得认真,心中一动,也有道理啊。怪不得要在中秋节考解试,原来是蟾宫折桂的意思,有说法的。

    不好拂了秀秀的心思,徐平便又穿了鞋来到小院里。

    秀秀摆上香桌,燃上一炉好香,徐平拜了。他自然知道这都是无稽之谈,不过算是尊重传统吧。

    徐平拜完,秀秀却不收拾,接着在那里拜个不停。徐平也懒得听她拜什么,估计无非是小女孩的把戏,祈祷自己越变越漂亮吧。

    接下来的几天徐平都窝在自己房里,彻底放松这些日子紧张的神经,万事不理。家里人都以为他紧张,也不来烦他。只有秀秀知道,徐平这些日子吃得下喝得下,玩得那个尽兴。

    桑怿却明显紧张了许多,经常没事就向外跑,明知道还不到放榜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每天都到开封府外看看。

    徐平都快忘了考完过去多少日子了,这几天养得白白胖胖,连秀秀都有些看不下去,到张三娘面前告了好几次。张三娘心疼儿子,只是当徐平心理紧张,拿这些把戏放松心情,不忍心去说他。

    突然有一天,桑怿从外面满面春风跑回徐家,迎面撞上徐正,一把拉住高声道:“中了!”

    徐正一头雾水,看桑怿兴奋狂的样子才清醒过来,急忙问道:“你中了?我家大郎呢?”

    桑怿使劲点头:“中了!我们都中了!”

    徐正怔了一下,等把桑怿说的那几个字完全明白过来,差点一下晕过去,高喊一声:“中了啊!我徐家也出了个读书人!”

    这一声鬼哭狼嚎,把家里的人都惊了出来。

    张三娘上去拉住徐正问个不休,问是怎么个中法?榜上是第几?什么时候能中个进士回来?什么时候跟徐正一样穿上官袍?

    徐正哪里知道这些,只在张三娘手里目瞪口呆。

    徐平从小院里出来,倒是神色平静,与桑怿相互道过了喜,问他:“开封府的解举人一向不少,不知中了第几名?”

    桑怿道:“我是一百一十七名,你就好得多了,高居三十六名!”

    徐平听了不由有些失落:“三十六?还高居!”

    桑怿叹了口气:“云行,你知足吧!进士一科最少取四五百人,开封府最少占两三成!你在开封解试前五十名以内,进士几乎已经是攥在手里了!你今年不过十七岁,第一次科考而已!”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