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20章 送行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08: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到了山岗上,一家人找个稍微平坦的地方,让保福和豆儿摊开一张毯子,把带来的酒菜摆下,围着坐了下来。?  w、w-w、-c-o-m-

    刚刚喝了两杯,便听见不远处有丝竹和女子清丽的歌声传来。

    徐正眼睛微眯,享受着春日温暖的阳光,远处女子婉转的声音直唱到他的心里去,不禁陶然。

    张三娘见了徐正的样子,再听声音,不由心中生气,恨恨地骂道:“什么人这么没脸皮,连个清静的地方都不给人留。”

    不大一会,那边一曲唱完,响起一阵叫好声。

    徐平听见,对父母道:“怎么那里有声音听着熟悉?”

    徐正夫妇自然知道,此时的官宦士大夫最喜欢带着女妓出来游玩,自己的儿子也读过几年圣人书,作过两诗词,说起来也是读书人了。

    互相看了一眼,便对徐平道:“大郎不妨过去看看,要真是熟人呢?”

    徐平心里好奇,便站起身来,向父母告辞,顺着声音寻过去。

    这处山岗原来是个半岛,金明池水围过去,那边有更广大的水面。离着山那边的水边不远,有一大片平地,种着桃树杏树,繁花盛开。

    在花树掩映之中,散落着几堆人。众人的中间,有七§ 卐? w、w`w、-c`o、m、

    林文思看着徐平问道:“你怎么来到这里?”

    徐平道:“今天日光好,我们一家也出来透透气。”

    林文思点了点头,也没问徐家的其他人在哪里。在场的都是读书人,徐正一个卖酒开店的不适合这个场合。

    指着身边的老者林文思对徐平道:“这是石官人,与我多年相识。石官人虽是进士出身,但尤精三传,义理精深。”

    徐平上来行过了礼,林文思把他的身份价绍了。

    老者道:“老夫石丙,这是犬子石介,你们年龄相当,正可亲近。”

    徐平与石介相见过了,便也在旁边坐了下来。那边石延年虽是旧相识,但他陪着的明显不是一般人,没有招唤不好过去。

    坐下之后,徐平便问林文思:“老师,这里怎么聚了这么多人?周围也没什么特别的风景。”

    林文思笑道:∫彰餍侨词侵氐阋亲〉摹U畔日飧雒中炱角『糜杏∠螅肓湟谎际撬未收故飞侠锍瘫降娜宋铮绕涫撬夹∩溃骸澳鞘侵蠊僭旱年掏逖浚罱蛄苏畔喙〖觯涓牧宋闹埃磐馊巍U畔喙拿孀樱胙「龊靡坏愕牡胤桨伞!br />
    徐平不由多看了那中年人两眼,晏殊字同叔,此时以翰林学士知审官院,没想到此时的宋词三大家,今天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碰在一起了。不过宴殊一生富贵,不会没事跟一帮女妓混在一起,这种调调人家家里有最好的家妓,想唱歌就唱歌,想跳舞跳舞,关起门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人看见笑话。跟官妓纠缠多了要受弹劾,买回去的家妓想怎样都没人管。

    石延年原是武职三班奉职,还不如李用和,升迁之类归枢密院管,改文职则关系就到了审官院,整个组织关系都全变了。宋朝以文为尊,当然这个时候还不如后来明显,但以武改文也是了不得的事,全靠了张知白给石延年周旋。

    喝了几杯酒,说一会闲话,张先和柳三变那边传来一阵叫好声。几人扭头看去,原来是一个弹琵琶的女妓正喜滋滋地从张先手里接过一张纸,当宝贝一样仔细收了起来。此时招妓饮酒,稍有名气的词人都会被女妓索词,尤其是名字。要到了的女妓欢天喜地,从此身价倍增。如果没要到,有的就免不了心生怨气,背后嚼舌头说坏话。徐平自从上次半抄半改了一词之后对这玩意就敬而远之,应情应景地作词难不难且不说它,关键是他不解音律。这个时代诗化的文人词才刚刚兴起,并不流行,当着一大堆人的面潇潇洒洒写出来,结果一个小姑娘拿到手里说你这唱不了啊,那该有多尴尬。

    拿到新词,一堆女妓调管弦,抚琵琶,不一刻就唱了起来:

    “朱粉不须施,花枝小。春偏好。娇妙近胜衣。轻罗红雾垂。

    琵琶金画凤。双条重。倦眉低。啄木细声迟。黄蜂花上飞。”

    原来是一《醉垂鞭》,由小姑娘唱出来,婉转清丽,伴着明媚的春光,实在是花也醉人,人也醉人。不得不佩服还是文人有品味,这个调调可比徐前世在娱乐场所漫天胡吼有格调多了。

    那个得到词的小姑娘看起来只有十岁出头,明显没有育,还只是个孩子,与苏儿和秀秀年龄也相差不大。徐平看着三十多岁的张先,实在难以理解怎么会对这样一个小孩生出那么多思绪来,只能摇头。

    一曲唱完,众人又是欢声叫好。

    石延年看那边唱词,一转头却现了徐平,想了一会,便对张知白和晏殊告罪:“那边有学生的一个相识,我去打个招呼,去去就来。”

    张知白见是徐平,笑着对晏殊指着徐平说:“同叔,那边的少年人便是前些日子引起茶法纠纷的徐平,一向读书,也能作两诗词,多有可取。”

    晏殊点点头:“既然相熟,不如唤来同饮两杯。”

    石延年应了,起身来到徐平这一边。

    徐平急忙站起来应上。石延年与林文思和石丙见过了礼,对徐平道:“那边两位相公请云行过云饮两杯酒。”

    徐平怔了一下,才问道:“你们喝得什么酒?”

    石延年苦笑:“是最好的羊羔酒,我喝起来却没什么味道。”

    徐平想了一下,把面前带过来的一坛白酒递给石延年:“你还是喝这个吧,那些酒喝起来不是受罪?”

    张知白已经年老,晏殊更是生在富贵,注重养生,白酒是喝不惯的,只有石延年性格放荡不羁,好喝烈酒,无醉不欢。让他陪这么两个人喝酒,也着实是难为了他。

    石延年把小小白酒坛放到袖子里,带着徐平回到席前,向两人介绍过了。

    徐平见过了礼,张知白笑道:“你前些日子闹得好大动静,朝里宰执,甚至太后和皇上都被惊动了。怎么,钱要回来没有?”

    徐平知道是张知白第一个在朝里提起自己家的事,忙道谢:“还没有谢过相公援手。钱都给过了,是皇上命宫里的内侍送来的。”

    张知白笑着点点头,示意徐平与石延年一起坐下。

    石延年从袖子里取出那一小坛白酒,对宴殊道:“学士,云行家里是酿酒的,尤其是这烧酒算是京城一绝,您也尝尝。”

    说完,取过一个新碗,给宴殊倒了小半碗。

    宴殊端起碗来,在鼻端闻了一闻,微微笑道:“这酒我也有耳闻,曹宝臣太尉尤其推崇,常让家里人给他带到任上去。不过我不胜酒力,却喝不来。”

    说完,把碗放在一边,并不喝。

    石延年尴尬地笑笑:“那学生只好自饮了。”

    喝了两杯酒,晏殊便问起徐平所学。徐平满肚子的知识,基本都是跟农业和工业有关,这个时代的诗词歌赋只是略有了解,真正用功的地方也只是应试科举的内容,其它杂学几乎是一窍不通,哪里能说上什么?问了几句,晏殊心中已是微微失望,说了一句你还年轻,只要好学,便不再说什么了。

    至于农业稼穑,宴殊自入仕,基本是任清要馆阁之职,基本一无所知,对徐平怎么种地的事情也没什么兴趣。倒是张知白久经宦海,长时间担任亲民官,是走的宋朝宰执正途,还兴致勃勃地与徐平讨论起种稻的事。

    石延年憋了许久,有了白酒没一会就喝得精光,渐渐有些上酒。

    张知白对石延年道:“曼卿仕途不顺,在京城十年蹉跎,好在其志不改。此次转了文职,又有宴学士一力主持,外放金乡任知县,官职虽微,但是实实在在的亲民官,切不可马虎了。百里之县虽小,民事军事却是齐备,只要尽心尽力,有了治绩,才是今后你仕途的根本。”

    石延年起身道:“听相公教诲!”

    他这么多年来只是在京城里做个下层武官,说是不委屈是假的,如今终于柳岸花明,难免心中激动。又想起如果自己当年不出意外,以进士出身出仕,一开始就远此时的官职,此时只怕已摸着知州的边了,不由感慨万千。

    徐平见自己在这里已经有些多余,便举起酒杯对石延年道:“祝石兄此一去鹏程万里!”

    石延年谢过,仰头把酒喝了。

    徐平与他相对,却见石延年的眼里隐隐有些泪花。仕途如海上行船,波诡云谲,不知什么时候阴,不知什么时候晴,也许一不小心,一个大浪打来就会粉身碎骨,并不是那么轻松惬意。

    比在坐的人多了一世的见识,徐平更加知道世途的险恶,看着石延年悲喜交加的样子,不由心中感慨。

    又倒上一碗酒,徐平道:“石兄以诗闻名京城,我班门弄斧,便以一七绝送你去京东任职。

    碧水无波卧老龙,微呼腾浪露峥嵘。

    知君此去一千里,展翅鲲鹏举世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