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31章 端午(下)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08 02: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苏儿做好了酸辣鱼汤,盛了一碗给徐平,让他品评。  w、w`wcom

    此时所谓的辣,用是的花椒、麻椒的味道。虽然庄子外面菜园里就有随着徐平穿越而来的辣椒,却没人吃它,只当花种着好看。徐平自己吃了几次,推荐给别人,没一个爱吃的。这种口味要遇到合适的地方才会推广开来,中原地区四季分明,最适合人类生存,并不喜欢这种极端口味。再者辣椒产生的辣味是一种物理效果,不是纯正五味,也不合此时的中国文化。

    喝了一口,酸酸麻麻,带着新鲜鱼特有的鲜味,而且尝不出一点腥,徐平赞道:。炱饺酶叽笕退锲呃商ё牛隽嗽好牛蜃罱拇蟪靥磷呷ァbr />
    到了桑树苗圃旁的池塘边,孙七郎不好意思地道:“官人,这个塘平时被我们几个骚扰太多,里面虽然也有鱼,却不太好捉了。我们最好多走几步,前面那个大塘,芦苇丛生,里面才有大鱼!”

    徐平看了看孙七郎,摇了摇头。几十个大男人住在一起,闲起来会做什么事想想也知道。这个池塘离庄院最近,他们没事就来折腾。

    又往东走了有一里多路,是一大片沼泽,芦苇菖蒲丛生,间或还有一棵棵荷花,开得正艳,使这里有了几分妖娆。在绕过去不远,就是一个大水塘。这里的水虽然没有前面那个深,但连着诸多沼泽,里面的各种野物就多得多了。不仅仅是有鱼,还有各种水鸟和其他小动物。

    池塘边有几棵大柳树,都要一人合抱那么粗,枝叶正长得茂盛。众人到了柳树下,徐平道:“就是这里了!”

    几个庄客七手张开。

    徐平前世虽然多是与农村打交道,但生在北方,很少有捕鱼的地方,对这个行当却没有什么见解,只让孙七郎领着人忙。

    高大全没处下手,左右转转,也不知从哪里现了几棵李子树,摘了一大捧李子回来,交给徐平当零嘴。

    徐平吃了一颗,想来这李子是野生的,没人管理,味道酸得有些厉害,便随手放到一边。

    孙七郎收拾好了网,便领人下水,在池塘里喊道:“高大全,你以前没有捕过鱼吗?”

    高大全道:“七郎说笑,我自小在梁山泊水边长大,怎么可能没捕过!”

    孙七郎气道:“你又不早说!只在一边乱转,快下来与我一起拉网!”

    高大全应一声,便卷起裤腿,下到水里。

    徐平听他们闹,自己坐在树下只是好笑。

    此时的水经过一上午日晒,并不太凉。,中间几人帮着,从东到西拉去。

    拉了有十几步远,中间的几个庄客便叫了起来:“报小官人,这水里的大鱼真多!”

    又走了二三十步,高大全忽然叫了起来,对孙七郎道:“七哥,且停一下,我脚下有东西!”

    一个庄客从旁边过去帮高大全把住网,高大全弯下腰扎了个猛子进到水里去,眨眼间从水里又冒了出来,口中啐一声:“晦气,原来是个老鳖!”

    把手举起来,托着一只五六斤重的老鳖,就要扔远。  w、w`w、com

    徐平在岸上看见,腾地蹦了起来,口中喊道:“高大全,你要干什么!”

    高大全吓了一跳,茫然地看着徐平。

    徐平吸一口气,高声道:“把那老鳖送上岸来,不要扔了!”

    高大全不知徐平是个什么意思,见他说得认真,只好一手托着老鳖,慢慢走上岸,问徐平:“官人要这个干什么?”

    徐平平复下心情,慢慢道:“你把这个老鳖拴在这里,我回去熬个汤补补身子。这种好物,怎么能随便扔了!”

    高大全笑道:“这种东西,谁去吃它!官人真是说笑。”

    也不敢违背徐平的意思,找几棵草编个草绳,把那只老鳖拴在获树上,又下到了水里,继续去拉网。

    此时天高云淡,高大的柳树把阳光遮住了,不时有一阵阵的凉风吹来。

    徐平只觉得心胸舒畅,低头看那只老憋折腾一会,便停下来,瞪着一双绿豆般的小眼,与自己瞪眼。

    这么大的老鳖,还是野生的,徐平前世连想也不敢想。这个时代,随便到水里踩踩,竟然就捞了一只上来,徐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田庄还真是个宝地,虽然荒凉,但也藏着不少宝物。

    这时附近的人们连鱼都不怎么吃,更何况是鳖蟹这种东西,水里面不知有多少,平时的人连看也懒得看它们一眼。却是便宜了徐平,前世吃不起,这一世敞开肚皮,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这一网拉下去,直用了快一个时辰。徐平身边的柳树上,已经拴了七只老鳖,最小的也有两斤多重。看得徐平竟然愁,什么时候才能吃完。

    正在拉网的时候,林文思一家带着秀秀从路上缓缓走了过来。

    看见他们,徐平吃了一惊。自己这个老丈人,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吗?还从来没见他下过田地呢。

    慌慌张张迎上去,徐平见礼:“见过老师!”

    林文思淡淡地道:“我离乡多年,听说你们在这里捕鱼,便带素娘过来看看,就当看看家乡的景致吧。”

    徐平急忙把林文思让到柳树下,又叫了一个庄客回庄里拿几把交椅过来,给老师一家坐。他自己不讲究,林文思可是个读书人。

    林文思看他忙,也不吭声,等忙完了,才一起过去看众人起网。

    众庄客在岸边巴巴等着,见徐平几人过来,一起向林文思见过了礼,才道:“官人,这池塘多少年没人来捕捞,大鱼着实不少。”

    此时网里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鱼挤在一起。

    林文思道:“只拣两尺以上的,其它依然放回水里。君子之道,不可竭泽而渔。朝廷每年几个月禁渔禁猎,便就是存了这份仁人之心。”

    徐平在一边乖乖点头。此时宋朝因春夏是生物生长繁殖的时候,禁渔禁猎禁樵采,这是从周朝就传下来的传统,自然也有生态保护的积极意义。林文思这话就是点徐平,他这个时候带着庄客来捕鱼,是不对的。

    反正只是捕几条鱼自己吃,又不拿出去卖,谁会来管。徐平虽是点头,心中却也不以为然,长江以南只怕是天天有鱼,也不见有人说什么。

    水里的庄客听了吩咐,只挑两尺以上的大鱼出来。

    林文思又道:“去折几条柳枝,把鱼穿了依然放在水中。柳枝有生气,鱼便不容易死去。吃鱼只要吃活的,死的不中吃。”

    徐平听自己老丈人说得一套一套的,不由多看了他两眼。什么柳枝有生气,从来没听过,只听说适合用来做棺材板。不过可不敢违抗,乖乖让手下的庄客照做。

    林文思虽是说得玄乎,但用柳枝穿鱼是对的。柳枝浸在水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活的,能提供氧气,鱼便没那么容易死去。

    等庄客拣得差不多了,徐平眼尖,喊道:“里面的鲫鱼桂花鱼尺把左右的也挑出来,这鱼本就长不大。”

    庄客看看林文思,见他点头,便又挑了七。拣几条好的大青鱼,让苏儿回去做脍。其它的糟起来,慢慢吃。”

    众人轰然应喏。

    林文思又慢悠悠地来了一句:“拉的时候小心一些,如果有鳝鱼,不要让它跑了。自来到中原,好长时间没有吃到了。”

    徐平心中好笑,原来自己的老丈人是嘴里馋了。

    庄客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在水里拉网。徐平便请老师一家回到柳树底下,坐着交椅乘凉。

    坐了下来,徐平说了一声:“这天气热的,如果有个西瓜吃就好了。”

    林文思道:“我也听闻西瓜好吃,只是没有吃过,听人说此瓜只在契丹有种,中国却没有。你在那里吃的?”

    徐平答不上来,只好含混地说:“听说而已,哪里吃过。”

    其实此时中国是有西瓜的,只是在中原种植极少,以至宋人都认为是契丹的物种。后来的欧阳修等人还把这个特别记下来,当作个稀奇事。按说汉通西域,这些物种早就传来,怎么会没有。不过晚唐五代战乱,西瓜种植基本绝迹,才造成这种误会。

    林文思倒也没追究,又对徐平道:“我听苏儿说你今天在家里还做了一诗出来,她说不齐全,但我听得两句,有些粗陋,你念来我听听。”

    徐平心中暗道惭愧。主席的诗以端午起源的屈原说起,既有对他人生际遇的同情,又有对他高尚情操的歌颂,意气纵横,气魄广大,却被这个宋儒说成粗陋。不同时代的审美意趣,实在大得有些离谱。

    这个问题却不能争辩,徐平想了一会,说道:“那是随口说来,哄两个小女孩的,怎么入得老师耳朵。我这里还有一诗,请老师品鉴。”

    林文思点点头:“你只管念来听。”

    徐平看着池塘:“我今天下午来捕鱼,看了这塘水,水质清澈,有感而作这一七绝。”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林文思扭头看着徐平,似笑非笑地道:“这诗是你做的?”

    徐平被林文思看得心虚,编一个谎话:“也不是一下就做出来了,其实从前些日子带着庄客开渠,心里便有这么个意思。到了今天,见了这里的风光,这诗便像自己生成,从我脑子里跑了出来。”

    至于这诗林文思听过,那是断无可能的。朱熹都是南宋中后期的人了,这才北宋中前期,徐平就记得这么几诗,哪里会弄错。无非在林文思那里,徐平不学无术的印象根深蒂固,突然做出似模似样的诗出来,他不信罢了。

    林文思低声念了几遍,对徐平道:“这七绝格律都中,韵脚整齐,最可贵的,诗里讲的虽是风景,却又自有哲理在里面,可算佳品了。我教了你许多年,可从没想过有一日你能有这番出息。苏儿念的诗,我还信一些,这诗却就不怎么信了。”

    徐平扭头,瞪了苏儿一眼。

    苏儿吐吐舌头,拉着秀秀跑到一边去,口中道:“那边有两棵桑树,长得一树好桑葚,我和秀秀去摘几颗回来给娘子止渴!”

    说完,两人就跑得远了。

    林文思看着两人摇摇头,对徐平道:“不过你说是自己多日积累,一旦时候到了,自然而成,又有几分道理。李太白曾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你这诗有几分这种意思了。”

    徐平接口:“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也觉得这诗不是我做的,是天地间自然生成,只是借我的口说出来罢了。”

    林文思一拍手掌:“‘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又是一金句!莫非真是我看错了你?这些日子你在庄里搞得热闹,我也看在眼里,奇思妙想层出不穷,必然是个有才华的人,只是心思没有用在读书上。今天看来,这一个月你老实随我读书,虽然多是应付,还是不知不觉有了长进。贤婿啊,你如果真是收了心,苦读上两年圣贤书,科举想来也不是无望啊!”

    徐平听了这话,愣在哪里。原来这句话现在还没出现吗?这是哪位大神,给了自己这个惊喜!可惜想破了头,也想不起这句话是哪里来的。这话是出自宋朝最杰出的诗人6游,南宋时人物,这个时候当然没这句名言了。

    坐在一边一直没说一句话的林素娘,此时也情不自禁地看向徐平,眼光里有了些异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