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且说盛运飞,他带人从后门而入。后门不大,位置也很偏僻,是在一条脏乱的小跟同内,地上坑凹不平,布满了臭水。他边捂着鼻子边暗中诅咒这个地方。好不容易来到后门,推门刚想进去,门后早已站有一人,把他吓了一跳,这人中等人才,相貌平凡,正是他所说的那位朋友。盛运飞嘘一口气,拍拍胸脯,问道:‘小三,你怎么站这了?‘

        这人名叫孙明,家中排行在三,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小三。孙明呵呵一笑,说道:‘我怕你找不到,耽误了大事,还是我领你去比较放心。‘什么叫做朋友,这就叫做朋友!盛运飞心中暗叹一声,拍着他的肩膀,感激道:‘你跟***太危险了。不就是在三楼嘛,我带人上去就行!‘孙明摇了摇头,说道:‘别耽误时间了,跟我走吧!‘说完,他转身向里面走去。盛运飞叹了口气,急忙追上他,说道:‘这事一成,你就过来跟我老大混,以后有兄弟一口饭吃就有你的。‘

        孙明淡然一笑,并没有说话。一行人等在孙明的引导下转弯摸角找到楼梯,这是备用楼梯,一看就不经常使用,里面有不少灰尘。等到了二楼,孙明停下,说道:‘我们先到二楼把他们几个手下解决掉,这样做起事来也方便一些。‘

        盛运飞觉得有理,问道:‘何诚在二楼留有多少手下?‘孙明答道:‘不多,只有四五个人。‘‘哦!‘盛运飞放心的点点头,道:‘那我带上十几个人去就可以了。‘说着,他选出十个手下和自己同行,***人在这里原地等候。孙明带着盛运飞等人走进二楼走廊,空荡荡没有一人,盛运飞一楞,疑惑的看着孙明。后者笑道:‘他们现在以后在房间里玩乐呢!‘说着,对盛运飞心照不轩的笑了笑。盛运飞明白他的意思,嘿嘿一笑,道:‘那我就让他们好好乐乐!‘说着话,他将***掏了出来。

        孙明用手一指里侧一道黑色大门,说道:‘他们就在那个房间内!‘‘好!‘盛运飞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做了一下深呼吸,转头问道:‘他们只是四五个人是吗?‘孙明正色道:‘绝不会错,我亲眼所见!‘

        盛运飞不再犹豫,抬脚猛然间将房门踢开,一个箭步窜了进去,大声喊道:‘想活命的就给我放老实……‘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张开嘴巴,整个人呆楞在那。房间门很大,里面更大,那是四五人,至少有四五十人在里面,手里都拿着刀***,上百道布满杀气的目光直视在他身上。正中坐有一人,四十多岁,头发剃得溜光,一道刀疤竖着穿过他的眼眉和眼睛,这人正是何诚。盛运飞傻了,傻得很彻底,好一会才反应过味来,这是一个圈套。转目看向孙明,这时他呵呵的来到盛运飞身旁,将他手中***拿掉,冷笑道:‘你认识我时间不短了,应该知道我不是反复无常的小人,更不会做出背叛的事!‘

        盛运飞木然道:‘我的确看错你了。‘他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可是已无济于事。他担心的是洪耘,既然是圈套,那老大现在也危险了,由于自己的看人不准而害了他,于心何忍。但是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孙明狠声道:‘虽然我们是朋友,但身在江湖,敌人就是敌人!‘说完,他袖子里掉出一把***,猛地刺进盛运飞的心脏。

        股怜盛运飞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糊里糊涂死在自己最信任朋友的手下。他带来的十个人早被人家层层围住,数十支***对准他们的脑袋,何诚嘴角一挑,对孙明道:‘这次你立了头功,如果计划顺利的话,你很快就会和我平起平坐了!‘

        孙明急忙道:‘哪里话,这都是靠何哥多栽培小弟的缘故。‘何诚仰面而笑,说道:‘很好!聪明人我最喜欢!‘

        等洪耘上了三楼才发现,这里哪有何诚的影子啊,他不傻,马上明白过来,心中暗叫不好。急忙大声喊道:‘这是圈套,大家快撤!‘撤!往哪里撤,进来容易出去难。楼下至少有上百人拎刀往上杀,双方在楼梯间短兵相接,马上刀***相对,展开血腥的火拼。白色的刀光在闪动,红色的血液在流淌。百余人挤在狭小的空间内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一刀下去,总有血光闪现,相随的是惨叫声。这时人多的一方显示出优势,一人倒地,后面上来数人补充他的位置。乱刀齐挥,洪耘带来的属于顿时有数人浑身是血条,他们的确是洪耘麾下的精英,作战异常凶狠,虽然身中数刀,血流如柱,仍能抡刀砍向对方。一人肚子被数人刺中,上面都是窟窿,红白色的肠子流出体外。那人用手一捂,面无惧色,挥手一刀砍在自己对面那人的脖子,这一刀,将那人的脖子砍穿了一半,两人同时摔倒。双方都有不少人不支倒地,还没等他们起身,双方后面的人已经踩着他们的身体继续前冲,活活被踩死的人不知凡几。

        勾着兄弟们流淌出来的血,摔倒在地还在抽搐的身体,洪耘心如刀割,这些人和他出生入死,不知打过多少硬仗,可今天,却死在人家的圈套中。他心中也说不出是悲哀还是狂怒,红着双眼,大吼一声,拔***打向对方。数发***一会工夫就打个精光,他将手中***一扔,拔出藏刀,疯了一般冲过去。洪耘不简单,他的身手和他的外型成正比,一刀劈下,势如千斤,挡者无不骨断筋折,无人可与之争锋。见老大如此勇猛,下面的兄弟更加疯狂,一腔热血沸腾到极点,对方一刀劈来不躲不闪,回手一刀砍向对方要害。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令人心惊胆寒,何诚上百手下,退下去的没有超过十人。

        肝诚手下退败,洪耘再一点人,自己的三十精英只剩下六人,而且身上带挂了彩。他心中一痛,眼泪差点掉出来,咬紧牙,大声道:‘兄弟们,和我杀出去,以后定找他何诚报仇!‘话音刚落,楼下又冲上来百余人,手中挥舞钢刀,呼喊着,眼睛血红,一各个如狼似虎。何诚大叫一声:‘杀!‘他第一个冲了上去,面对百人,势气仍不落下风。钢刀一划,瞬间冲在最前面的两人前胸被挑开,鲜血喷了洪耘一脸。黑紫色的脸膛加上点点血迹,甚是吓人。

        肝诚的手下有人认识他,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他是洪耘,老大说了,杀了他奖五十万,升两级!‘一句话,让原本心中胆却人充满了力量,让胆大的人发疯。上百***呼小叫,奔洪耘涌过来。洪耘冷然一笑,豪言道:‘不要命的就来吧!‘手中钢刀挥舞如飞,锋芒四射,只一会工夫,伤在他手中已有十余人。

        搁耘如同远古时候的战神,堵住楼梯,何诚手下虽有百人,却无法上前一步。打到最后,洪耘的刀都卷刃了,想换把刀,可是对方不给这个机会。同时有五个人冲到他近前,同时挥刀向他身上招呼。洪耘大呵一声,边用手中残刀招架边寻找机会,这时,五人又齐刀砍来,离他最近那人出刀稍慢,他哪会放过这机会。出手快如闪电,一把将那人咽喉抓住,往回一带,四把刀同时砍在那人身上。洪耘瞬时将他的刀拿下,手臂一展,刀横着划出,四人胸前顿时开花。

        半个小时后,楼梯间还能站着人没有几个,何诚的手下再次退败,这回有二十多人回去。洪耘再点人,这回不用点了,身旁空无一人,三十得力助手没有一个还能站起来的。他颓败的坐在楼梯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握刀的手早变得麻木,由于脱力,抖个不停。坐下没有一分钟,何诚的手下又上来了,这回人数铺天盖地,也说不出是多少人。洪耘仰面长叹一声,心中不甘,自己满腑大志,头脑过人,今天却要死在人家的诡计下。自己一死不要紧,可洪门在南京的势力定会遭到打击,自己怎对得起老爷子,怎对得起北洪门。他又长叹一声,颤巍巍的站起身,撕下一条衣服,将刀系在手上,喃喃道:‘洪耘愧对老爷子,今日战死,以表回报老爷子的知遇之恩。‘

        这时楼下走上来一人,头上没毛,溜光铮亮,正是何诚。他目光一扫楼梯间,里面真可谓是血流成河,血水滴答答向下流淌。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还有浑身是刀口子昏迷过去的人。刚一近来,血腥味道扑鼻,他拿出一条手帕挡在鼻前,看了看洪耘,咧最笑道:‘洪兄还准备再战吗?‘

        搁耘双眼喷火看向他,很想冲过去一刀砍下他那颗光头。但他忍住没有妄动,冷声道:‘我问你,现在盛运飞他身在何处?‘

        肝诚一笑,指了指天,没有说话。洪耘明白他的意思,心中一痛,看来运飞已死,他并没有出卖我。良久,他重振精神,大声道:‘何诚,叫你的手下上来吧,不要劝降我,那是对我的耻辱,如果你还是一个汉子的话!‘

        肝诚叹了口气,道:‘我们在南京斗了多少年?‘洪耘道:‘四年。‘何诚道:‘四年时间不短啊,人生有几个四年。‘洪耘道:‘四年的确不短。‘何诚笑道:‘其实我很佩服你这个人,有勇有谋,只可以,我们不能做朋友。‘洪耘道:‘道不同,路也不同。今天我死不怪你,只是怨恨我自己,贪功心切!‘何诚道:‘我很奇怪,你一直都是小心谨慎的人,为什么这次却……‘

        搁耘仰面而笑,说道:‘我遇到一个人,一个能让我热血沸腾的人。我敢和你打赌,以后的北洪门不会出五年,定能平灭南洪门。‘他眼中带着迷离,叹道:‘他是有这个能力的人。‘真想和你一起去打天下,真想能与你并肩而战啊!

        肝诚知道这时候的洪耘不会夸大其词,心中一动,问道:‘那个人是谁?‘

        振作起精神,洪耘面露红光,一弹刀身,‘当‘的发出一声脆响,身上散发出逼人的气势,说道:‘为什么还不派人上来和我一战呢!‘

        肝诚无奈,对手下挥挥手,下面众人早忍耐不住,一见老大的手势,纷纷举刀冲了过去。

        搁耘本想用计杀死对方的分堂主,然后一鼓作气将南洪门赶出南京,可是他却被人家反算一道,他想的计谋被何诚用在他自己的身上。可叹,聪明如洪耘,最后也落个被人乱刀砍死的结果。

        ‘天水‘一战,北洪门损兵折将,堂主洪耘,麾下得力助手盛运飞,双双阵亡。主事人一死,人心***,南京分堂乱成一糟。南洪门似乎早有准备,洪耘刚死,麾下数百人众攻打北洪门分堂。北洪门毕竟是组织纪律都严明的帮会,帮众自发奋起抵抗,无奈对方人数太多,而自己一方命令又不统一。打退敌人一泼,还没有得到喘息的机会,第二波又到,刚刚拼命打退第二波,南洪门第三波人又到。一波接一波,连续不断。北洪门打退敌人第三波之后实在无力再战,只好向后退败,南京分堂也落入人家南洪门的手中。

        也就这时,东心雷赶到,大致了解一下南京的情况,听到分堂口失守的消息他没感觉什么,事情是人做的,失守也可以再夺回来!当他听到洪耘中计阵亡时,心中震惊,洪耘这个人他很熟悉,老爷子常说他是本门中勇谋双全的人才,东心雷和他认识不是两三年,觉得这人的确象老爷子所说,可这回怎么如此冲动,中了人家的诡计,他一死不足惜,却引得自己一方连连溃败,整个局面都是被动挨打。洪耘手下告诉东心雷,洪哥虽然战死,却让南洪门付出血腥的代价,死伤在百人往上。东心雷听后长叹一声,摇头苦道:‘就算南洪门千余众也比不上洪耘一人!‘

        (这就是冲动的惩罚!)

        这时起,南北洪门之乱正式爆发,如同一个巨大的旋涡,将万千人卷入其中,也决定着未来黑道的走势。谢文东也是一头扎进这旋涡内,但却没有害怕,有的只是澎湃,只是在享受,享受斗志斗勇的那种心跳,那种能令他热血的感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