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他拔***的速度极快,只在眼神转动之间,甚至没有超过一秒钟。麻枫玩***就象谢文东玩刀一样,熟练得不能再熟练。只是拔***这个动作,他不知道练了多少年,对于这点他很有信心,在谢文东眼神一动时,他知道对方死定了。

        他抬手正准备射击,突然发现谢文东消失了,或者说换了一个人。这人虽然和他穿一样的衣服,但他的面容与身材绝不是谢文东。麻枫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是那人没有再给他机会,抬手一***正中麻枫的胸膛。

        麻枫被***撞得向后退了一步,喃喃道:“你不是谢文东!”那人冷笑道:“我不是,我的名字叫金眼!”麻枫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身上的力气却随的胸前的伤口快速流干,软软的倒了下去。在他脑袋贴到地面时,看见地上还躺着一个人,一双细长的眼睛正笑眯眯的看向自己。这时麻枫才明白了一切,谢文东并不会变化,只是他们一同来了两人,在自己低头拔***的同时他爬到了地上。谢文东笑吟吟的从地上起来,来到麻枫近前,说道:“我的***的确没有你快!”

        麻枫咧嘴,不知他是苦痛还是在苦笑,无力道:“但是我却没有你聪明,也没有你运气好。”

        谢文东点头道:“所以你得死。”他仰面叹了口气,又说道:“本来我不想杀你,你哥哥麻五曾经帮过我不少忙。”麻枫脸上的肌肉一抽搐,痛苦道:“但你还是杀了他。”谢文东无奈道:“那是为了一个人。你的手下说我心胸狭窄,其实这话没错,我是一个记仇的人。你不应该伤害秋凝水,她对我有恩。你更不应该和魂组勾结,他们与我有仇。”

        麻枫叹了口气,说道:“我唯一做错了事就是在金三角没有杀掉你。”谢文东摇头笑道:“你认为将军会让你杀我吗?你可以杀***人,他们对将军来说微不足道,天下想和金三角联系的帮会不知有多少,那些老大们在将军眼中不如一只蚂蚁,所以他那时看着你嚣张。但是我不一样,至少比***那些老大重要的多,就算那时你能伤得了我,也同样走不出金三角。”

        麻枫看了谢文东良久,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金眼走到谢文东旁边,低声道:“东哥,把他了结算吧!”

        “恩!”谢文东点点头,脸上看不出是何表情。金眼抬***对准麻枫的脑袋,刚要开***,从道边的草丛里突然窜出两人,一个年长,一个年轻,身穿******,手中拿***,大声喊道:“别动!***!”

        谢文东眉头一邹,暗道糟糕,这时候***怎么来了。他眼珠一转,拿出***部***,说道:“我是***部的,大家自己人!”

        两***互相看看,然后缓步来到谢文东近前,瞄了一眼他手中的***,再上下打量一下他,其中年轻那位***突然一***把打在他背后,这一下力量不小,而且事出突然,谢文东毫无准备,每回拿出***部的***,不管是***还是士兵,见了之后无不恭敬有加,没想到这回竟然失效。他向前跨出两步摔倒在地,还没等起身,那***上前将他按住,冷笑道:“什么***部,我没听说过。”金眼见状大惊,本来***来了他不想惹麻烦,将***收在怀中,这时一见谢文东吃了亏,再想拔***已然来不及。年长的******口对准他的脑袋,冰冷的声音说道:“你要是敢再动一下,我让你脑袋开花。”

        谢文东躺在地上将眼睛一眯,问道:“你们不是***?”

        两人同是一笑,说道:“我们是***没错,不过同时我们也是麻老兄的朋友。”麻枫躺在地上,嘴唇发青,脸色苍白,还是挤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说道:“你不想想,我的势力在昆明如此之大,局里没有几个熟人能成嘛!”

        谢文东摇头苦笑,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或者说太小看麻枫了。麻枫呼吸越发沉重,微弱道:“兄弟,把谢文东杀了,送***医院,我好象快不行了。”年长的***心中一急,急忙拿出***铐住金眼,然后抡起手臂狠狠打在他肚子上,金眼吃痛不住,弓腰摔倒,双只眼睛带着怨毒紧盯那***。***被他看得心中发慌,上前又踢了两脚,怒道:“小子,你看什么看!”

        踢了几脚,年长***有些微喘,将地上的麻枫扶起,说道:“麻老弟,我送你去医院。”

        麻枫摇了摇头,胸口的巨痛快要让他昏迷,咬牙痛苦道:“不行,还不行,先杀了谢文东,我得看着他死才安心。”他真是被谢文东吓坏了,这次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对谢文东更是顾忌,所以他宁可耽误去医院的时间也要先看着谢文东死。

        年轻***笑了,挥手打了谢文东一耳光,笑道:“我说麻哥,就这小崽子把你吓成这样。”麻枫看了看被***按在地上的谢文东,脸上还带着巴掌红印,苦笑道:“你现在制住他,他是病猫,如果他要是跑了,那就是一只***的老虎,吃了你,连渣都不会吐一口。快,快杀了他!”***呵呵一笑,道:“好,今天我就让老虎变成死虎!”说完,拔***对准谢文东的脑袋,缓缓扣向扳机。

        金眼在旁大急,虽然手上带着***,还是挣扎着站起身,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猛然撞在他身上。

        “砰!”的一声***响,***划着谢文东的太阳穴打在地面。***被金眼撞出好远,退了数步才把身子稳住。刚抬起头,金眼已到了眼前,虽然手不能动被反铐在背后,他的脚可没有受到控制,抬腿将***手重***踢飞,身子再向前一靠,另一条腿的膝盖掂在***小腹上。年轻***闷哼一声,小腹疼痛难当,抱着肚子摔倒。金眼象发了疯一般,不管是脸还是身子,猛踢了一翻。这时又有一声***响,金眼身子一震,随声而倒。

        这一***是那年长***所开,***打在金眼的胸口上。刚才的变故发生太快,等他反应过来时,同伴已经被打人家***。事出焦急,他连瞄都没瞄,对着金眼就是一***,见他倒地,不知死活,刚想上前再补一***,一人来到他身旁,出手如电,一个上勾拳打在他下巴上,***哎呦一声,摇晃着退出数步。这人正是刚从地上爬起的谢文东,还没***稳住身子,他又窜了上去,拳头如同雨点一般打在年长***身上。这人四十多岁,哪受得了这顿打,不一会就昏死过去。

        被金眼一顿猛踢的年轻***不知什么时候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从地上拣回***,对着谢文东就是一***。谢文东身子一晃,慢慢倒下。年轻***喘着粗气,吐出一口血水,一瘸一拐的向谢文东走来。麻枫现在都快变成麻疯了,事情变换得太快,一弯三折,还好,最后自己人占了上风,谢文东也中***倒地,沉声道:“老弟,我刚才说得没错吧。谢文东不是一般人,哪那么好对付,快看看他死了没有。”

        年轻***将心一横,他现在不管谢文东有没有死,先补上两***再说,已防不测。他走到谢文东身前,后者爬在地面,嘴角挂血丝,他冷笑一声,不再犹豫,对着谢文东脑袋刚想开***,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响,年轻***只觉得手腕一麻,***脱手而落,他低头一看,手腕上被打个血窟窿。

        好准的***法!他心中暗惊,脸色大变,也不管谢文东的死活了,昏死过去的同伴也来不及顾了,背起麻枫跑进草地里,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文东虽然受了一***,但是神志依然清楚,防弹衣又一次救了他的命。他勉强抬起头,向***声响起的方向望去,空荡荡的小路上走来一人,一个女人,而且是很漂亮的女人。谢文东对她不陌生,暗暗吃了一惊,心说不会是她开的***吧!这女人正是被谢文东抓到两次都放了的***‘***小姐’。她本来是麻枫的手下,可为什么会开***打自己人,难道她看错了?不过看她的***法,眼神不会坏到这种程度。谢文东想不明白,干脆不再想,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女郎先到了金眼哪,查看一下他的伤情,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将他伤口堵住,然后又从他身上的衣服撕下一条,包扎一翻。处理完之后才来到谢文东着,见他看着自己,脸色一红,说道:“你一定很奇怪吧?”

        谢文东淡然道:“我有不奇怪的理由吗?”女郎叹了口气,说道:“以你的手段,我被你抓到两次都没有杀我,也没有将我……,我也很奇怪。”谢文东眯眼笑了笑,叹道:“女人本来就是应该远离硝烟和***火的,打仗,只是男人的游戏,不应该和女人撤上关系。而且我不喜欢杀弱者。”

        女郎脸色一变,说道:“没想到你还是大男子主义坚持拥护者,不过,你却用最残忍的手段杀了大嫂。”

        谢文东无奈,叹息道:“那是麻枫欠我的!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既然做了,后果怎样他应该想到,也应该能承受得起。我只是要债而已。”女郎冷然道:“麻哥做的事,你可以去找他算,这和大嫂有什么关系。”谢文东冷笑道:“要怪,也只能怪她是麻枫的女人!”女郎抬手将***顶住谢文东的脑袋,怒声道:“你真是一个坏蛋!”

        谢文东脸色毫不改变,淡然道:“这就是游戏的规则,在这里面,生命不重要。”

        女郎道:“一个人做错了事不可恶,可恶的是他做错了之后仍不知悔改。虽然你以前放过我,但是你信不信我还是能下手杀你!”说着,她手指缓缓勾向扳机。谢文东仰面而笑,女郎心中一惊,不知他为何发笑。就在她一楞时,谢文***然抓住她握***的手腕,同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笑道:“可惜你失去这样的机会了。”

        女郎被他压在身下,两人之间没有一点空隙,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心跳,脸色一红,偏过头去。

        谢文东只是虚张声势,刚才那一***让他半身麻木不已,身体异常的疲累,他将头缓缓贴向女郎的脖颈,细声道:“我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把我受伤的朋友送到医院。”

        女郎感觉到喷在脖子上湿呼呼的热气,脸色更红,心跳加快,她暗中自责自己竟然会对这样的人感兴趣,怒声道:“现在你又赢了,你不会自己去送你朋友到医院嘛?!”她不知是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谢文东的气,大概是后者更多一些吧,没什么事靠自己那么近干什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