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文姿被问了一楞,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不过是谢文东问的话,她反射性的点点头。谢文东一笑说声好,拿起***打给被他一手捧上抬的市局长刘德欣。两人客套一番,谢文东切入正题,说道:“老刘,我想在市局安排一人,你帮我打理一下。”这对于刘德欣是小菜一叠,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谢文东道谢挂断***,对文姿道:“以后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彭玲,明的也好,暗的也好,总之要一天到晚的跟在她左右,能做到吗?”

        文姿一脸的自信,点点头,说道:“没问题。怎么,有人想对彭玲不利吗?”谢文东叹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多做一些预防,总是有好处的。人在江湖,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踩得粉身碎骨。”

        文姿连连点头,心里虽然没听懂,但就是觉得有道理,因为这话是谢文东说的。

        谢文东心中焦急,和帮会中的堂主打声招呼,带上五个人离开H市,直接做飞机赶到北京,再转机到昆明。三眼不放心谢文东的安全,和远在T市的姜森***商议一番,派出大量血杀成员,坐下一班飞机追去。

        谢文东风尘仆仆到了昆明,一下飞机就给麻枫挂***。机场中早有麻枫的眼线通知他,谢文东带着五个人到了。麻枫心中有底,说起话来也硬气得多。“谢文东,你果然来了!”

        谢文东道:“我来不是想听你这些无聊的废话,有什么道道,你画出来吧。”麻枫哈哈一笑,得意道:“怎么?原来你也心急的时候啊。”谢文东眼睛一眯,冷然道:“麻枫,别逼我恨你。”麻枫心中大怒,但忍住没有发作,点点头,说道:“我在北郊的老‘福来’加工厂等你,怎么来不用我教你了吧。”

        谢文东不再说话,将***挂断。一行六人打的士直奔北郊,司机一听地名,马上知道在哪,边开车边道:“那里荒废很久了,兄弟几个去哪干什么?”没等谢文东说话,旁边人已冷然道:“开你的车,哪来那么多话。”

        司机见几人面色不善,急忙闭上嘴巴,专心开车。谢文东带来的五人正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兄弟,要说起冲锋陷阵,这五人的实力不弱于三眼高强等人,特别是他们的一手快***,令谢文东十分放心。

        四十多分钟,的士到了麻枫所说的旧福来加工厂。这里正如司机所说,荒芜少人烟,四周是空旷的大草垫,工厂孤零零的立在当中。走进去,给人步入怪物口中的感觉。杀气弥漫在工厂上空,压得人喘不过气。

        谢文东大步走了进去,暗中无数只眼睛在盯着他。虽然看不见他们在哪,但谢文东感觉到周围埋伏的人绝不少。进了厂院以后,一间厂房的大门开着,里面正中坐有一人,不是麻枫还是谁。谢文东边走边小声说道:“大家小心,随时都会动手。”五行五人微点一下头,表示明白,暗中各提高警惕,将***的保险打开。

        麻枫坐在厂房正中央,前面摆放一张大桌子,上有啤酒,花生,他一人笑呵呵的吃得很开心。一想到能看着谢文东死在自己面前,他想不开心都难。见谢文东走到自己面前,一挥手,说道:“兄弟坐吧,H市离这里可不近,一路上挺累吧。”

        谢文东笑道:“麻兄还真是体谅。”说完,不客气的坐在麻枫对面,问道:“我朋友呢?”

        麻枫呵呵一笑,道:“兄弟真是性急,”说着向厂房里面一指,道:“就在那小屋里面。”

        谢文东顺他指得方向望去,果然,有一间不大的小屋,房门紧关。麻枫嘿嘿一笑,又道:“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不杀她就必然会做到,不过你的这位朋友也实在是漂亮,让我心动不已,一不小心就把她上了,兄弟你不会怪我吧。”说完,麻枫一脸享受,闭眼叹道:“味道实在棒极了。”

        谢文东心如刀绞,盯着麻枫不语。麻枫故作惊奇样,疑问道:“她就在那房间里,你怎么不去看看,我想现在她一定也很想见你。”谢文东点点头,脸上恢复了笑容,眯眼道:“麻兄,看来你和你那死鬼哥哥都有同样的爱好,只是不知道你俩的死***不会也一样。”说完,也不理他的反应,向小屋走去。麻枫脸色阴沉如霜,心中暗暗咬牙,但他还不想现在动手,毕竟谢文东还没看到那场好戏。

        谢文东来到门前,心中感情复杂,不知该如何面对秋凝水,虽然谢文东对她谈不上有太深的感情,但毕竟还是很感激她的,因为自己受到伤害,他心中难安愧疚。抬手将门缓缓推开,里面灯光昏暗,但足够照亮小屋的。看清里面的情景,谢文东脑中一片空白,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眼角湿润。

        只见房间内,秋凝水被赤身***的绑在床上,三个大汉***衣服在旁淫笑,对她上下其手,一个大汉趴她身上不停蠕动。秋凝水神志早已不清,只是本能的发出痛苦***。

        谢文东闭上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手伸到背后,大步走过去,一把将爬在秋凝水身上那名大汉的头发抓住,用力一拉,大汉从床上翻下,谢文东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银白***,对着他脑袋就是一***。“嘭!”大汉睁大眼睛,眉心出现个拇指大的窟窿。***大汉见事不好,大叫一声向谢文东扑了过来。可还没有到他近前,门外射来五颗***,三个大汉连是谁开得***都不清楚就魂归西天了。谢文东回头冷冷道:“我要麻枫的命!”

        五行五人见谢文东痛苦,自己也跟着痛苦,心中早恨极麻枫,五人站成一排,几乎同时转身向麻枫刚才坐的方向开***。可这时哪还有他的影子。这时周围涌出无数人,有拿***的,有拿刀的,大呼小叫的向五人这里冲来。麻枫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谢文东,这里有三百人想要你的脑袋,我看你怎么逃出去!哈哈!”说完一阵狂笑。不知他的手下何时又将桌子搬出来,在厂院内边吃喝边看厂房里面的撕杀。

        对方人数众人,五行五人被压制退回屋内,用墙壁做掩护守住小门,五人***法又快又准,一***发出,定有一人哀声倒地。麻枫手下虽然众多,也很勇猛,但还没勇猛到不要命的程度。一时之间也不敢在轻易靠前,纷纷有掩体躲避,地上留下十数具尸体。麻枫在外面看得真切,对身旁的三名手下道:“真是一群***!你们三人去帮忙,拿谢文东的人头为死去的三个兄弟报仇!”这三人面如冰霜,答应一声,手臂一动,***已在手。

        这几人正是随麻枫去金三角出尽风头的六名手下之三。另外三个早已去阎王那报到了,被谢文东打死一人,***杀俩。本来六人情同手足,现在已去其三,对谢文东恨得牙根都直痒痒。三人提***走了过来,互视一眼,点点头,几乎同时开***,三人的三发***齐打在墙壁上,但却打的是同一点,第一颗***将墙壁打个两寸有余的窟窿,第二颗跟踪而至,将墙壁打穿,第三颗***直接射进房间内,擦在金眼的太阳穴飞啸而过,吓出他一身冷汗。五人互看一眼,心中同时说道:高手!这时五人很难在露头,那三人的***法奇准,稍不小心就会被流弹打中。五人只好将***伸出门外,凭感觉回击,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

        房间内,谢文东脱下外衣盖在秋凝水的身上,但后将她手臂上的绳子解开。秋凝水见有人过来,身子一阵挣扎,但身上没有多少力气,不一会又安静下来。谢文东轻拭她眼角未干的泪水,柔声道:“别怕!是我!”

        秋凝水听见说话声,眼神呆滞的看着谢文东的脸,好一会才大声痛哭起来。谢文东抱住她,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将她拦腰抱起,交给水镜,眯眼道:“好好保护她!”说完,拿***跃出房间。

        麻枫的三个手下见谢文东跳了出来,精神一震,怒火冲到了脑门。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们三人眼睛快要滴出血,同时开***射击。谢文东身子快速就地一滚,没等稳住,已经打出五***。三名大汉也是一惊,暗暗惊讶他好敏捷的身手,只是***法太水。三人站在原地没动,五颗***在他们身旁呼啸而过。

        谢文东似乎早有心理准备,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三人。谢文东的***法一般,可有人***法比他强百倍,那就是随他而出五行兄弟。谢文东吸引了三个大汉的注意力,给五人留下难得的机会,在谢文东窜出的一瞬间,他们也跟了出来。四把***,四颗***从四个角度打向那三名大汉。高手过招,一个空挡的机会就足够了。三个大汉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可是太晚了,四颗***在他们身上激起红花,血雾乍起,三人同退出两步。中间一人到地不起,另外两人分别跃向两旁的掩体,坐在掩体后,两人的身子直抖,分别中了一***,只是让开要害,没有倒下,但伤口血流如柱,各中的滋味比躺下那兄弟也强不了多少。

        那人被一***打穿肺部,并没有死,身子还在地面蠕动,挣扎。

        谢文东走了过去,水镜抱着秋凝水跟在他身后,***四人站在住四个角,手中握***,手臂直伸,有人露头就是一***。

        见谢文东向自己受伤的兄弟走来,一名大汉心急如焚,回手抓住旁边的一名小弟,说道:“去,将我兄弟拉回来。”

        那小弟也不是傻子,掩体外面站有四个杀人不眨眼的死神,这时候出去不等于送死一样吗。答应一声,但身子却没动。大汉心中一怒,抓着那小弟的一领,手臂一用力,将他甩了出去。

        那小弟怪叫一声,刚要爬起身,可看见谢文东笑眯眯的眼睛。他的眼睛虽然在笑,但却异常冰冷,仿佛腊月寒冬一般,小弟忍不住打个冷战,号叫一声向厂房外跑去。跑到大门口,看见外面刺眼的阳光,高悬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这时突然一声***响,他感觉脑袋一木,眼前出现一道美艳的火花,身子不由自己控制的直挺挺倒下去。

        金眼***口冒烟,刚才挥手一***将那人的脑袋打穿。谢文东来到倒地大汉近前,蹲下身,用***尖敲打他的脑袋,淡然说道:“你本来是不用死的,但你却选错了主子!”

        那大汉咬牙想站起来,但身子已不由他做主,怒声道:“谢文东,***你妈,要杀就杀吧!”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有什么理由不成全你!”说着,他笑眯眯的将***对准他的胸膛。环视一圈,大声喊道:“麻枫,今天我也还你一件礼物!”接着扳机连扣,***声连成一片,大汉身子被***撞击得直跳动,胸口都是冒血的窟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