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见众人都不说话,谢文东笑道:“怎么?你们都不想坐,还是都不敢坐?我们文东会里可没有胆子小的兄弟!”

        听谢文东这么一说,堂主下面的干部都抬起头,可转念一想,看了看自己的顶头上司,将头又纷纷低下。大厅内鸦雀无声,弄得谢文东倒有些尴尬。苦笑一声,问道:“研江,你说谁来坐比较合适?”

        张研江偷眼瞧了瞧谢文东,又看看***人,心中十分为难,这让他如何说好,一是他也不清楚众人的心意,提议这人,那人自然不高兴,而提议那人,这人又可能不痛快。再说,自己真要选错人,以后出了乱子,自己也难逃其责。叹了口气,暗暗说道:东哥,你怎么把难题踢给我了!他抬起头,正好看见坐在自己对面的李爽,心中一动,说道:“我觉得爽哥不错!”

        李爽正喝茶,虽然并不喜欢喝,但在他理解中有身份的人都是爱喝茶的,他认为自己属于这种人,所以在努力适应茶叶那种苦涩的味道。刚喝了一口还没下咽,张研江的一句话让他把嘴里的茶水都喷了出来,急声道:“让我冲锋陷阵没问题,要是让我管理外两省,我没有这样的头脑。”李爽脑袋摇得如同波浪鼓。

        谢文东叹了口气,李爽的确做不来。这时高强抬头说道:“其实这里最有实力做这个堂主的只有三眼哥了。”

        这是实话,三眼的能力是众所公认的,也是文东会内继谢文东之后第二号人物。众人听完高强的话齐齐点头表示赞同。

        三眼淡然一笑,并未表态。谢文东转头看向三眼,问道:“张哥,你的意思呢?”

        三眼笑道:“当然是听东哥的,让我做我就去做,让别人做我也同样赞成。”

        谢文东沉吟片刻,说道:“强子说得没错,张哥来做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只是以后可要多受累了,既要管理龙堂又要照顾新堂。张哥,你能挺得住吗?”

        三眼得意一笑,说道:“这点累对于来说不算什么,真要是没事做了,我还全身不自在呢。”

        谢文东道:“这事就这么定了,新堂的名字就叫小龙堂。还有一件事,是关于我们正规企业的。”说着,谢文东看向坐在最后面的喻超。他虽然虽然也属于谢文东旗下的一员,但主要管理的是正规企业,对帮会的事情不感兴趣,如果这回不是谢文东点名叫他,他也不会来参加文东会的会议。

        谢文东笑道:“老喻,咱们企业最近发展的如何?这方面的情况我还一点都不了解呢!”

        喻超叹了口气,这方面谢文东很少问,基本上不怎么注意他这,所有的事情甩给自己一人,要是能了解才怪了。这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只是淡然道:“发展的速度一般,不快也不慢。收入远比不上帮会里来钱的速度。”

        谢文东笑道:“老喻好象对现状不太满意嘛!”喻超摇头苦笑道:“我这里好象是世界上最偏僻的角落,既缺少人才又没有大量资金投入,东兴集团是我管理过企业之中发展速度最慢的。东哥,你说我怎么满意现状?!”

        喻超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平常谢文东在的时候都很少过问他,这一阵离开之后帮会中更是甚少有人搭理他。众人都忙着帮会中的事,正规企业只是个摆设,做个掩护,洗个钱可以,用不着它赚钱,只要还能生存就行了。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正规企业不能弃,也许以后我们主要的财源都要来之于此。老喻,从现在开始,你需要多少钱就从帮会中提,不用通过我的允许,还有,要用什么样的人你就去找,帮会里的也好,***中的也罢,只要你看中了,统统招来!”

        听谢文东说完,喻超傻了,不知道今天谢文东发什么疯,突然重视起自己来,没有说话,带着疑问看着他。谢文东哈哈一笑,又说道:“当然,我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也是有要求的。你的目标就是给我建立工厂,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东北每一座城市都有我们东兴集团的厂子,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也不用管会不会赔钱,只要规模大,工人多就行。”

        三眼也有些***,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疑问道:“东哥,建那么多工厂干什么?”

        谢文东仰面一笑,说道:“现在***上下岗的工人特别多,工作又不好找,我们虽然属于黑道,但也应该为国家做一些贡献嘛!对了,工厂的工人一律只要下岗职工。”

        为国家做贡献?谢文东这话整间大厅内没有一人相信的,到底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没有人知道。既然他说这么做,那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喻超自然也不会相信谢文东真会好心到为国家为下岗工人造福牟利的地步,否则他早不买卖***了,不过他的话却引起喻超的雄心,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工厂,一想起来就令人兴奋,***燃烧,怕谢文东反悔,眼珠一转,说道:“东三省的城市可不少啊,每座都要兴建厂房,所花的资金可是个天文数字,东哥,你能给得起嘛?”

        谢文东用手指点了点他,眯眼笑道:“你啊,和我玩心眼。不过我说过的话绝不会反悔,你要多少钱,我给多少,帮会钱不够,那就去赚,赚不够就去抢,去劫,总之,以后帮会全力配合你,围着你来转!”

        ***人一听,一各个傻楞在那,有些反应不过来。喻超更是傻了,心中说不出是喜还是惊,反正心脏‘嘭嘭’跳得厉害。谢文东环视一圈,知道大家脑中一时转不过来弯,起身眯起眼睛道:“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是什么人,国家都不会允许黑势力强大的。文东会要是依照现在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我想用不了多久,中央的大刀就会砍在咱们的脖子上。如果想让中央忽视或者漠视我们的存在,就必须让他们感觉到我们有用处,如果有用到***离不开我们的程度,那时,你们和我就可以高枕无忧,笑看天下风云了。”

        众人齐齐在心中叹了口气,东哥终究是东哥,什么事都想在别人前面。如果真如他所说,以后发展到在全国各省各城都有文东会的工厂,哪得免去多少下岗职工的失业状况,为国家省去多少麻烦,当然,中央也就更不好将文东会轻易砍杀。

        李爽站起身,说道:“东哥说得十分在理,以后我们帮会里的兄弟应该多帮老喻,毕竟大家都是自己人嘛!老喻,如果以后准备在哪个城市买地建厂,和兄弟打声招呼,包你水到渠成,而且会少省下很多资金。”

        ***人也纷纷点头,表态真要有用得着自己地方一定会鼎立相助。喻超心中无奈苦笑,谢文东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他以前不明白为什么谢文东年纪轻轻,身旁会凝聚如此多人宁死相随,现在他似乎了解一些,这位青年确实有这个魔力,连他自己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头脑,忍不住想跟随在他左右,看看他会做出怎样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

        这次会议以后,谢文东集团的正规企业才算真正抬头起步,为以后他强大的经济实力打下基础,也为以后的转型创造出有利条件。以至于后来,连谢文东都发自内心感叹:经济决定一切!甚至强过武力。

        这次会议最有收获的自然是喻超,管理的企业由他所说‘世界上最偏僻的角落’变成众人瞩目的地方,他心中自然十分喜悦,帮会中人对他也再非不冷不热的了。

        第二个收获最大的莫过于三眼,现在他是双堂堂主,龙堂在文东会内势力最大,这是公认的,新建的小龙堂最具有发展潜力和权利,甚至不次于龙堂。三眼在文东会内权利也越见庞大,成为紧次于谢文东之下的第一人。李爽高强等人到不在乎这些,三眼能掌管双堂,他们也很高兴,因为他们和三眼同是兄弟。但有人高兴自然就有人愤怒,最眼红的是陈百成,本来新堂堂主他有机会做,但却没有抓住机会,白白让三眼拣个大便宜。他心中气得直咬牙,恨三眼,更恨谢文东。

        不过,陈百成心计阴沉,心中所想不会表现在脸上,散会后跟在三眼的***后,不听说着恭喜和赞美的话。被赞扬的话人人都喜欢,三眼也不例外,心中清楚陈百成所说的话一半未必是出于真心,但听在耳中还是十分高兴,说道:“得了,别说这些虚头巴脑的话。以后事情会更多,你要尽力帮我是真。”

        陈百成笑道:“这点请三眼哥放心,我自从跟了您,啥时没尽心尽力了?!”顿了一下又道:“在帮会中,三眼哥才是值得我唯一佩服的人,既有头脑又有才能,只是……”说了一半,停下看三眼的反应。三眼淡然一笑,转头看他,陈百成话中所指他心中明白,说道:“这样的话我不喜欢,而且以后也不想再听见。”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陈百成楞在原地,脸色难看,嘴里小声恨道:“什么东西!”

        彭玲最近心中很烦。和谢文东在一起时她经常感觉到累,而且隐约中有不安全感,好象谢文东随时都会从自己身旁消失。但谢文东离开后,她又十分想念他,生活中缺少他的温柔和体贴,没有他的言语和笑颜,变的索然无味,对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来,虽然,追求她的人一直不断,但女人的心很小,不只是心眼很小,容积也很小,当里面装了一个人后,***人很难再挤进去。彭玲确实是这样。忙完了一天工作,彭玲习惯性的上了警局大楼的天台。这一阵她经常来这里,没有人打扰,没有城市喧哗的声音,可以享受宁静的美妙,也可以思念起和谢文东在一起时的一言一笑。

        坐在天台上,仰望天际,清风柔和的划过她的脸庞,异常舒服,象是谢文东的手。谢文东时常说自己象一阵风,也是一阵风。彭玲觉得他说的对,确实如风一样飘忽不定,来时无声,去时无痕。他走的几个月里,没有打过一个***,象是蒸发的一般,她有时怀疑谢文东是否真心喜欢自己,是否和自己一样全心投入其中。可惜风却不是谢文东,给不了她打***,也吹不走她的忧愁。风依然只是风。

        回到办公室,桌子上又出现一沓包装精美的红玫瑰。这几天她的办公桌上每天都有人送来红玫瑰,可是送花的小弟却从不说花是谁买的,彭玲心中猜测是谢文东。将花***花瓶中,看了看表,已到了下班时间,和同事招呼一声,走出市局。

        刚出了大门,一辆红色扎眼的跑车飞驰而来,在她面前停下,车门一开,走出一位三十左右的青年,身材高大,相貌英俊,脸上棱角分明,透出一股男人的阳刚之气。青年挥手把鼻梁上的墨镜拿下,笑容满面道:“你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