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原来谢文东根本没跳下去,当他跃出去后双手迅速的把住窗台边缘,身子悬在外面,当前两名大汉相继冲出去后,他双臂一用力,身子荡了回来,顺势一脚踢在浓眉大汉的面门。一连串的动作轻盈无比,将人类的极限发挥到及至。窗外***声四起,谢文东轻飘飘从窗台上跳下来,笑眯眯的看着捂面的浓眉大汉。过了一会,浓眉大汉恢复了一些力气,咬牙看着他,怒问道:“你没有跳出去?”

        谢文东笑道:“如果我刚才跳下去,那不是很容易死在你们和***的乱***夹击之下嘛!”

        浓眉大汉怒目燃烧着火焰,没有说话。谢文东看着手中***淡然道:“两小时以前,也有人想杀我,但我没有杀她。”

        浓眉大汉冷然道:“我知道。”谢文东道:“我不杀她只因为不想让上天创造出来美丽的东西毁在我手里。而你,就不一样了,如果你们不死我会寝食难安的,你说我该不该杀你。”浓眉大汉叹道:“如果我是你,我一定回动手的。”

        “恩!”谢文东点点头,道:“我只问一个问题,回答我,我不杀你!”浓眉大汉摇头道:“无论你问什么我都不会说。”谢文东叹了口气,他知道,象这种人说一就是一,不会有虚假。仰面听了听外面的***声,还是很激烈,不时还有喊叫声传来,谢文东目光渐渐冷却,无奈道:“那真是可惜。”浓眉大汉脸上的横肉跳了跳,冷道:“的确可惜,在杀你的最佳时机内没有将你杀死!”谢文东摇了摇头苦笑,抬手一***打穿了大汉的脑袋,看着直挺挺倒下的身体,叹道:“旦愿麻枫象你这样的手下不会太多。”他站在尸体旁沉思了好一会,突然想到些什么,低身从大汉口袋内掏出手机,按下重拨,然后放在耳边倾听。

        没有五秒钟,另一方接起***,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老四,做得顺利吗?”

        谢文东对这个声音不陌生,虽然是在***里,但还是能听出说话的正是麻枫。他淡然一笑道:“麻兄,几日不见看来你对我甚是想念嘛,又是***又是保镖的来护送。”***另端明显顿了一下,疑声道:“你是谢文东?”

        “没错!是我。”谢文东道:“你送给我的礼物我记下了,以后会加倍奉还的。不过你派来的兄弟好象遇到点麻烦,有数十***正在和他们聊天。”麻枫透过***能清晰听见***战声,知道他所言不假,三人看来是凶多吉少,心中一痛,眼睛变得通红。但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咬着牙沉着道:“我知道你的运气一向很好。不过,你可以好一次、两次,我不信你永远都有好运。总有一天我要在你身上取回你欠下的东西。”谢文东叹道:“有些事是上天注定的,我可以不信,但你,必须得信!”说完谢文东冷笑一声,将***扔出窗外。刚想走出去,秋凝水一头汗水的跑进来,看见地上的尸体微楞一下,然后上下仔细看了看谢文东,见他无恙才松了口气,瞪着眼睛道:“你不是说和我一起跳出去吗,怎么自己又爬回来了!”

        谢文东笑呵呵道:“跳出去的一瞬间我才想到还有点东西忘了拿。”

        “哦?”秋凝水皱眉疑问道:“忘了什么东西?”谢文东拿起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笑道:“你的睡衣实在太薄,外面的男人都那么多,本来想帮你拿一件外套挡一挡,可是偏偏这个人没有跳出去,让我费了好大劲才***他。”

        秋凝水心中一暖,面色红润的低下头。谢文东见状哈哈一笑,道:“别想歪了,我说过我对比我大很多的女人不感兴趣。”

        秋凝水本来心里还美孜孜的,可瞬间又开始解冰,一双美目怒视着他,气道:“象你这种人就应该一辈子娶不到老婆。”

        谢文东叹道:“可是喜欢我的人却偏偏不少!对了,那两个***怎么样了?”“死了!”秋凝水没好气道,一甩头发,转身走进卧室。“死了?”谢文东轻挠头发,仰面看向窗外的夜空,乌云遮住月亮,自语道:“真是可惜。”不知道他在说被乌云遮住的月亮还是再说死掉的三人。

        T市。阳光依然明媚,都市依旧平静,如同浩瀚的海洋,表面无浪,却暗流滚滚,杀机慢慢笼罩在城市的上空。

        老爷子的伤情逐渐好转,已经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缓缓走动,身体虽虚弱,脸色已比以前红晕得多。这一日,五位长老召集洪门帮众***,洪门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都被长老召来,理由很简单,新任掌门大哥不见了,洪门现已群龙无首,要选出能主事之人。会议上众说纷纭,争论两个多小时也没论出个结果,五位长老见状暗暗摇头不已。

        凌晨三点半,医院大楼内。凌晨是人最容易困的时候,也是人在一天内精神最松懈的时候。守在金鹏病房门口得数名守卫无精打采的或靠墙而立,或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打盹。这里本来是由东心雷负责看守,但由于长老召集开会,他不得不回大本营参加。没有东心雷在这里压阵,众人也都很随便起来。这时一名身穿白大褂,带在眼镜的男人走了过来,脚步缓慢,而且声音很轻,但这里的守卫毕竟都是洪门内的精鹰,耳朵异常灵敏,虽然疲乏的进入半睡眠状态,但还是感觉到有人走过来。

        守卫们睁开眼睛,打量着走过来的医生。没等他们开口,医生先道:“你们请让让,我来查看病人的情况。”

        一个年纪三十左右的守卫皱眉道:“你是医生吗?为什么我以前从没见过你?”

        医生平静道:“我刚刚休完假,昨天才到的医院。今天我接替李医生值夜班。”守卫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既然这样,明天让李医生带你过来,陌生人我们是不会单独放他进去的。”医生脸色一变,提高语调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哪有拦着医生不让给患者看病的道理。”守卫无奈道:“为了老爷子的安全起见,我也没有办法。”

        “安全?”医生挑起眉毛,冷道:“你在怀疑我会对病人不利吗?”

        守卫耸耸肩道:“在不能确认你的身份之前,我不得不这样防备。”

        医生脸色一变,没在说话,转过身状似离开,可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三寸有余的手术刀,头也没回,突然猛挥手臂,整个刀身刺进了守卫的脖跟动脉,刀身拔出,一道鲜血如喷泉般射在白色的墙壁,红与白的反差是如此夺目。

        守卫睁大了双眼,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好一会才摔倒在地。医生拔出刀后毫不没有停留,身子迅速向上楼的方向跑去。这时***的警卫才清醒过来,一各个纷纷拔出配***,向医生逃跑的方向追去,只留下四人看守病房。几人纷纷顿下身,将那守卫的伤口用手帕按住,大声叫喊着医生。可手帕根本挡不住涌出来的血液,瞬间,手帕已经被血湿透。

        听见他们的叫喊声,两名医生从楼下跑上来,刚想问怎么回事,一眼看见躺在地上血流如柱的守卫。急忙上前用手指按住他的伤口,对***人道:“你们快去找一辆病床,他需要动手术,时间晚了恐怕来不急。”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圆脸笑面汉子看了看两位医生,其中一个他认识,心中稍安,说道:“你们两个留下看守老爷子,我和老刘去找病床。”说完,和叫老刘的大汉急匆匆跑了出去。按住伤口的医生对剩下的二人道:“你们来帮我把他的伤口按住,***拿麻药。”两名大汉答应一声,蹲下身伸手按在守卫的伤口上,可感觉不对,再仔细一瞧,脸色大变,抬起头急道:“医生,他的脉搏怎么不跳了?”

        抬起头时,两人看见的是黑洞洞的***口,还有医生瞬间变得阴森的面孔,对他俩冷冷道:“是吗?看来他已经死了,你们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呢!”说完,嘴角翘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在两位大汉的眼眉正中开了两***。

        一旁和他一起上来的医生脸色煞白,颤声道:“你让我做的事我都已经做了,是不是可以放了我的老婆和孩子?”

        那人冷笑一声,缓缓道:“你可以去找他们。”医生急道:“他们在哪?”

        “阴间!”那人怪笑一声:“你老婆的味道不错,只可惜不懂得在床上配合我!”在医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颗***已经打碎他的心脏。那人看也没看他一眼,跨过医生的尸体,打开病房门侧身而入。走到病床前,看了看躺在上面的老人,他缓缓将***上的消音器取下,仰面长长呼出口气,冷道:“堂堂北洪门的老大就要死在我***下,真是让人激动的事。”

        床上的老爷子象是熟睡,动也没动一下。那人嘿嘿一笑,用***尖敲敲金鹏的脑门,道:“老家伙,你倒是睡得安稳啊!不过也该睁开眼睛最后看看这个世界了。”金鹏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见到一陌生人站在自己面前一楞,疑问道:“你是谁?”那人得意的悠然道:“要你命的人!”金鹏脸色一变,疑问道:“是有人派你来的?”

        那人道:“这个你应该没有必要知道了。”金鹏道:“我不想做个糊涂鬼。”那人将***尖顶在金鹏的太阳穴,叹道:“你也算是一代人物,只可惜年纪太大了,眼睛也老花,看人都看不准。”金鹏神色暗淡,落寞道:“你应该告诉我那人是谁?”

        那人冷笑一声:“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这是***的规矩。”他说得没错,一个好***不只要头脑冷静,身手过人,同时还要具备一张如同钢板般的铁嘴。但这人有些太得意了,顿了一下又道:“他在洪门地位很高,但权利却很小。我只能说这么多。”说完,听见外面隐约有跑步声传来,那人无奈的摇摇头,做作的叹道:“我本来还想多给你一些时间,但你的手下回来得太快,你要怪就怪他们吧。”说完,手指缓缓扣向扳机。金鹏闭上眼睛,他甚至可以听见***内弹簧拉动发出的声音,那是死亡的召唤。

        这时,病房的窗台上突然有人道:“你说得没错,我本来也想多给你一些时间,但看来是不行了。”

        那***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本能的转头看去,只见窗台上蹲坐一人,身穿黑衣,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双眉粗而浓重,斜飞发稍,眉间正中一道刀疤格外的醒目,冷眼看去好象是一只微睁的眼睛。嘴角挂笑,露出白而森亮的牙齿。那***敢发誓,他在转头的一瞬间当真看见这人的牙齿在闪亮。他颤声疑问道:“你是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