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老鬼在前面带路,不时回头查看,对谢文东嚷道:“哎呀,那里不踩!”“抬脚,没看见地上有引线吗?”“按我的脚印走,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吗?”谢文东被他吵的头大,但在这危险的环境内,他不可能和老鬼计较,只好忍了。

        走了一段时间,老鬼终于靠着大树停下来,说道:“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我想,敌人就算追过来也剩不下几个人。”

        谢文东自然没意见,跑了这么久,身上都是汗水,坐在老鬼旁边问道:“这一段路里面能埋多少地雷?”“不下三百颗吧!”谢文东又问道:“如此多的地雷,金三角是从哪里购买的?”老鬼道:“大部分都是中国和越南的,还有一些是美国的。”两人正说着话,后面传来一声轰鸣,接着一团火焰升空,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撕叫声和浓密的***声。老鬼精神一振,哼笑道:“奶奶的,敌人真敢追进来,我看你怎么走出这里?!”

        有了第一声轰鸣,连续就有第二声,第三声……没出五分钟,谢文东一共数到十三声,他知道,掸东士兵至少有十三人再也站不起来。地雷爆炸的声音渐渐弱去,老鬼得意笑道:“看来敌人是知难而退了,一会我们出去看看。”

        还没等谢文东说什么,外面传来一阵浓密的***声,***带着‘嗖嗖’声从二人身旁飞过。老鬼突然闷哼一声,趴到地上,一张胖脸挤成了一团,谢文东急忙爬到老鬼旁边,问道:“你怎么了?”老鬼咬着牙道:“我***中了一***。”

        谢文东抬起头一看,可不是嘛,一颗近寸的******钉在老鬼***上,***的一小头留在外面,谢文东暗道运气,拍着他肩膀道:“没事,只是一颗流弹,打过来的时候不知穿过了几棵树,不然,直接打在你***上你的盆骨已经碎了。”

        老鬼痛得眼睛发花,道:“我宁愿不要这样的侥幸。”谢文东抓起一把草,塞进老鬼口中,后者言语不清道:“你这是干什么?”谢文东笑道:“咬住!我帮你把******!”还没等老鬼反对,谢文东的手指已经将***掐住,用力一拔,***带着一股血水离开了老鬼的***。老鬼痛得一蹦多高,嗷嗷大叫,***上的伤口捂不敢捂,碰不敢碰,两支手不停的挥舞。

        谢文东摇摇头,一把把手舞足蹈的老鬼拉倒,笑眯眯问道:“你站起来跳什么舞,身上是不是再想钉几颗***。”

        好一会,老鬼算是恢复了一些,一把掐住谢文东的脖子,怒道:“你想害死我吗?”谢文东老神在在道:“如果现在不处理伤口说不定会感染,那你以后只能坐轮椅了。”“该死的你!”老鬼诅咒一声,把衣服撕下一条,客气笑道:“帮我包扎上吧!”

        ***声过后,森林里安静下来。战争似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周围是如此的宁静。原来被爆炸声、***声惊飞的鸟儿又回到森林里,继续叫着,唱着,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平静与安宁。

        老鬼小声疑问道:“敌人是不是走了?”谢文东摇头道:“不知道。但有一点,我们现在在这里很安全。”

        老鬼同意道:“没错。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在这里等到天亮。”谢文东笑道:“如果没有蚊子,这里绝对是天堂。”

        时间慢慢流逝,光明终于又一次战胜黑暗从回人间。徐徐升起的朝阳是那么的红艳,它带来了新的。谢文东和老鬼相依而眠,但两人睡得并不塌实,稍微有点动静就急忙坐起身,拿***警戒的看着周围。但每次都是虚惊一场。天色大亮,森林里的光线充足起来,谢文东站起身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感觉自己似乎又从回到人世一样。踢了踢旁边休息的老鬼,道:“我们回去看看,不知道金三角的情况怎么样了?你还能不能走?”

        老鬼***上的伤口还不时有血水留出,勉强站起身走了一步差点摔倒,摇头道:“我的两条腿全无知觉,看来是走不了。”

        谢文东扶住他,说道:“两个人出来的就要两个人回去。来,我扶你走。”

        老鬼感激的看看他,忍不住道:“谢谢!”谢文东阳光一笑道:“你还和我客气什么。”心中却诅咒,我不和你走怎么出雷区。谢文东扶了老鬼越走越心惊,地面上多出一个个大坑,旁边到处是石土尘埃,破枝烂叶,还有人,或完整或破碎的人体,上面传出呕人的焦臭。老鬼吐了口唾沫,骂道:“活该!让你们知道金三角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一路上再没碰上敌人,两人走出森林,隐藏在草丛中不敢轻易出去。毕竟现在金三角是不是被掸东同盟军占领他俩也不知道。望了一会,由于距离太远老鬼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让谢文东扶他又望前走了走,没走出多远,草丛突然一阵摇摆,从里面跳出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大叫道:“不许动,举起手!”

        老鬼刚开始吓了一跳,等看清士兵的军装后松了口气,笑嘻嘻的蹭过去,拍着说话那名士兵的肩膀,道:“太好了!大家自己人!哈哈……”没等他笑完,士兵一***把砸在他的脑袋上,怒声道:“谁跟是你自己人,把他俩绑起来。”老鬼头顶流出血来,脸色一变,大声问道:“你们是不是瓦帮士兵?”士兵冷哼一声:“我们要不是瓦帮的,岂不真和你是自己人了?!”

        老鬼弄迷糊了,刚想再说什么被谢文东拦住,他虽然听不懂士兵和老鬼说的是什么,但也猜出了大概,摇头道:“算了,你看看自己穿的衣服吧,标准的掸东士兵装。等一会见到他们长官再解释。”老鬼低头一瞧,哀叹一声:“我怎么把这身衣服忘了。”然后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心有不甘,对这那士兵叫喊道:“小子,在一***把子你给我记住,我是老鬼,我一定会加倍奉还的。”士兵一瞪眼,上前左右开弓给了他四个耳光,冷笑道:“我管你是大鬼还小鬼,先给我闭嘴。”

        谢文东很识趣的一直没开口,同情的看眼老鬼,叹了口气。两人在数名士兵的严密‘护送’下来到金三角腹地。到处都是武装士兵在来回巡逻走动,还有大批士兵在清理战后的废墟,从建防御工事,搭建破损的木屋,焚烧尸体。还有不下百人被扒光上衣,蹲坐在一处空地上,周围有瓦帮士兵看守。赫强皱在双眉,站在将军屋前不停的走动,时不时的指挥属下行动。老鬼离好远就看见他,心中有了底,大声叫道:“赫上校,我们在这里。”

        赫强一听是老鬼的声音,精神一振,大步走过来。看清谢文东和老鬼二人无恙,喘了口气,狠狠一排老鬼的肩膀,笑道:“你跑到哪里去了,让我好找。”然后又对谢文东客气道:“真是不好意思,让谢兄弟第一天来就受惊了。”谢文东笑道:“没什么。”老鬼叹道:“我和谢老弟被敌人追进了第二雷区,在里面躲了一晚,到早上才敢走出来。”

        赫强上下看了看老鬼,一身掸东同盟军的军装上面粘满了灰土和血迹,裤子已经被血印湿凝固,头上黑一道红一道,样子惨不忍睹。赫强叹息一声,对士兵道:“自己人,快给他们松绑。”

        士兵脸色早变得苍白,给两人松绑后垂首站到一旁,老鬼指了指他想再说什么,可精神突然一轻松下来,早已受损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支柱,他还没等开口,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赫强急忙让士兵抬着他跑去找医生。

        谢文东精力不错,坐在地上问道:“赫上校是什么时候赶来的?”

        赫强道:“刚收到金三角被攻击的***我和将军就赶回来,只可惜还有晚了一步,有三百多兄弟再也起不来了。”说着,眼神黯淡的看了看罗起向小山一样的瓦帮士兵尸体,叹道:“他们都是年轻而勇敢的战士,只是永远回不到家乡。”

        见他说得伤感,谢文东道:“不过你们还是打退了掸东同盟军,这个结果已经令人欣慰。对了,既然桑将军回来了我可不可以见见。”赫强点点头,拉起谢文东道:“跟我来。”

        将军的房间果然和***的木屋不同,里面面积宽大,有四五个房间,大厅内彩色地毯铺地,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名***。一张大长桌子摆放在大厅内中央,上面有各种水果。赫强招呼谢文东坐下,自己去了里屋。大概等了五分钟,赫强和一中年人走了出来。中年人穿着整齐的军装,身材肥大,相貌平平,一双白胖的大手放在将军肚下的皮带上,如此平凡的人身上却散发着令人不可小视的气势,任谁都能一眼瞧出这个胖子不是一般人。谢文东起身笑道:“想必阁下就是桑将军了吧。”

        胖子上下看了看谢文东,用标准的中文疑声道:“我是桑丘,你就是阿鬼说起的谢文东?”

        谢文东笑道:“没错!”桑丘一摆手示意他坐下,笑道:“我听说中国解放前也有个人物叫谢文东,土匪头子,很厉害。”

        “没错!”谢文东道:“没想到将军对中国的历史还很了解。”桑丘道:“哪里!七十年代末我曾在中国读过三年军校,对中国的历史也略知一二。”“哦!难怪将军的中文如此熟练。”谢文东了解的点点头,心中却奇怪,这个大胖子怎么到中国去念军校。其实,七十年代,越南、老挝、缅甸等国为加强本***官素质,派出大量的年轻军官在中***校就读,学习中国的战术。其中越南人数最多,也最聪明,把中国的地道战地雷战熟悉掌握后用在了美国人身上,后来,也用在了中国身上。对越反击战时,战场上有很多中***官曾是越南军官的教官,所以,让美国头痛不已,无能为力的越南很快被中国打到了他们的首都。吃着中国粮,用着中国***的越南人早早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和失败,不敢再踏进中国境内一步。以前的中国是强大的,也是强硬的,在老一辈***身上你可以看见一种魄力,不管是对苏,对印,对越的战争都是已中国的胜利告终。如果从日不落帝国口中硬生生讨回香港的***还活着,美国恐怕不敢炸中国的大使馆,也决不敢有待无恐的在中国境内撞中国飞机。

        闲话少说。桑丘和谢文东闲聊了几句后,话入正题,边吃着桌子上的水果,边无意问道:“听说谢先生能在中国弄到大批***,不知道这***的种类都有哪些?”谢文东哪里知道黑带那里的武器都有些什么种类,总不能告诉他自己能弄到步***和***吧。呵呵一笑道:“这要看将军你的诚意。诚意越能打动我,武器自然也就要什么有什么!”

        “哦?”桑丘一楞,问道:“不知道谢先生说的诚意又代表什么?”

        “毒!”谢文东眯眼道:“大量价格优惠的***很能打动我。”桑丘笑道:“我一直供应着谢先生最优惠的***。”

        “那还不够!”谢文东道:“我听说在金三角,一公斤纯度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价格在一万元人民币左右吧。”谢文东拿起苹果,咬了一口,笑眯眯的看着桑丘。肥胖的大脸上肌肉抖了抖,桑丘笑道:“这个消息不知道谢先生从何处得来的?”

        蒙的!谢文东暗道,来到缅甸之后,种植罂粟的***土地到处都是,其实***的成本并不高,高就高在需求量大,运输风险高上。谢文东道:“将军不要管我哪来的消息,只告诉我,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桑丘沉默的盯了谢文东好一会,可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东西,笑眯眯的外罩将他内心想的东西完全隔绝。桑丘叹道:“现在货源紧张,各地的势力都在疯抢。谢先生也看见了,现在的金三角也不是那么安全,不时受到周围***势力的攻击。一公斤一万快,要是以前我们或许还能赚点钱,现在,这个价格我们实在出不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