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道:“用你的破刀将他脑袋割下来!”老鬼问道:“为,为,为什么?”

        谢文东成竹在胸道:“想救人就按着我的方法做。”“鬼才信你的话,切下他的脑袋?你以为是在切鸡头吗?我不干。”

        切下人的脑袋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老鬼虽然叫老鬼,但他毕竟是人不是鬼,有人的感情。他拿着***在士兵脖子上来回衡量了几次都没有办法下手,嘴里不停的诅咒谢文东。谢文东仰面躺在地上,歪头一看,叹道:“咦?士兵好象开始扒姑娘们的衣服了。”“该死的你!”老鬼骂了一声,不再犹豫,将心一横,咬紧牙关,对着士兵的脖子用力切了下去。还没有冷却的鲜血咕嘟嘟的从没头的脖子处流出来,老鬼一阵反胃,差点连昨天吃的东西一起吐出来。

        留下来看守的十几个掸东同盟军压抑不住身上的***,战争让他们疯狂,女人却能让他们发泄,将身体内对战争的恐惧,紧张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发泄在无辜的女人身上。士兵大声狂笑着,将一个容貌秀丽的姑娘拉出来,七八个士兵将她围在中间,十几只手在她身上游动。姑娘凄凉的哭喊声,听在他们耳朵里成了天籁之音,异常美妙。也许是戏弄够了,士兵开始拉扯她的衣服,微薄的衣服在数只强有力的手下化成一块快。看着姑娘年轻富有弹性的***身体暴露出来,男人们一哄而上。

        这时一个掸东同盟军的老兵向这边跑过来,嘴里大喊着:“我将敌人的将军杀啦!我将敌人的将军杀了!(缅。以下省略)”

        “什么?”将姑娘压在身下的士兵纷纷站起身,惊讶的看着跑过来的老兵,也看见他手中提着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一各个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有的疑声问道:“这真是敌人将军的人头,不是说他去了帮康了吗?”

        “是啊!”顿时***人也跟着说道。老兵脸色一变,马上又接着道:“上面长官是说敌人的将军去了帮康,可这人就在他们将军的房间里,你们说他不是将军会是谁?”

        “那也不能肯定这人就是对方将军!说不定只是个普通瓦帮士兵。”有的士兵带着嫉妒的语气不满道。

        一个长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上下看了看老兵,问道:“你是哪个连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老兵哈哈一笑,然后再笑,将手中的人头往长官怀中一塞,疯狂的向远处跑去,嘴里不时大喊道:“敌人的将军让我杀了,我发财啦!哈哈。”老兵是老鬼装扮的,他现在感觉自己就象个傻子,不过,这个傻子他愿意做,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铁片,得意的笑了起来。

        长官裂着嘴将手中的人头递给一旁的士兵,如果这真是金三角将军的人头,那他的官职恐怕得升***。想到着,军官哈哈笑起来。他的笑声并不长,因为近在咫尺的爆炸声盖过他的笑声。那颗被士兵们围观的人头如同从高楼上扔下来的柿子,突然爆炸,破碎的骨头如同***一样,打进周围士兵的身体。那军官离得远一些,但也被气浪冲飞出去。趴在地上,军官晃了晃脑袋,大吼道:“那人是奸细,刚才那老兵是奸细!”

        谢文东走到军官旁边,听不懂他在叫嚷什么,但他知道,该叫军官闭嘴了。“砰!”军官的喊声嘎然而止,脑袋上多出一处滴血的窟窿。这时的金三角乱成了一团,到处是***声和手雷的爆炸声,没有人注意战场上突然多出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谢文东提着***,笑眯眯的悠闲走动,看见地上有没被炸死的士兵就上去补一***。在他的眼中,这些人士兵已经不再是人,只是疯狂的***。人不会对***手软,谢文东更不会。看清理的差不多,对吓呆的妇女们一笑,摇摇手中***,示意她们躲起来。然后走到躺在地上的美艳姑娘旁,细致的皮肤被抓得青一块紫一块,谢文东摇摇头,暗叹可惜,脱下身上的外衣批在姑娘身上。这时老鬼跑回来,见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对谢文东嘿嘿笑道:“不错啊,英雄救美了!”

        谢文东无奈道:“只可惜是***之美。”“你知道就好!”老鬼上前将年轻姑娘抱起,瞪眼道:“她是我的!”

        一个掸东士兵突然从一侧跑出来,看见一地的尸体,还有一个自己人模样的老兵在抱着一个姑娘,大声喝问:“怎么回事?”还没等老鬼说话,谢文东抬手就是一***,***不便不正,打在士兵的眉心处。连老鬼也不得不赞道:“好***法!”谢文东叹道:“蒙的!”老鬼哧笑一声:“谁信啊?!”

        老鬼很快就相信谢文东刚才确实是蒙的。两人准备将姑娘们送到树林内隐藏,这时,大批的掸东士兵冲破防线涌了进来。两人只好让姑娘们先跑,自己留下断后。看着不下百人蜂拥而至的士兵,谢文东也暗暗叫苦,和老鬼,边开***边后退躲避。两人用的***是刚从掸东士兵那捡的,清一色的AK47,***是老得掉牙,但却异常好用,威力极大,近距离射击,AK能轻而一举的打穿防弹衣。这时的老鬼想用***砸自己的脑袋,边开***边对谢文东怒吼道:“你不能瞄准在开***吗?敌人不在天上。”

        谢文东心中更急,他不是不想瞄准,只是AK的后坐力实在太大,明明瞄在人身上,一扣扳机,***飞上了天。到现在他才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多练练AK的***法。‘砰!’一颗流弹擦着谢文东的头皮飞过,几缕头发落在他的鼻子上,谢文东吹了气,暗道好险,将***交到左手,右手拿出自带的白朗宁快速向后跑。老鬼见状急道:“你跑什么?”

        不跑才有病!谢文东心里嘟囔着,自己不是金三角的人,又不是铁金刚,凭什么和上百正规军打,也没有必要拿命去拼没好处的仗。扔下一句:“你***法好,由你先顶住!”然后,加快走下步伐。老鬼诅咒一句,瞧瞧跑远的谢文东,再看了看逼近的军队,怪叫一声,向谢文东追去,同时叫道:“你太不道义了,怎么能留下我一个人!”

        森林里漆黑一片,没有一丝月光光顾这里,身手不见五指。谢文东和老鬼藏在浓密的草丛中,大气不敢喘一下。谢文东细声道:“那些姑娘都跑哪去了?”老鬼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这个?她们比咱俩都熟悉这里的环境,现在一定藏在比我们更安全地方。你还是先考虑咱俩怎么脱身才好。”

        “脱身?”谢文东道:“要想脱身有两个办法,一是直接冲出去,和你们的残余部队汇合,这样还有存活下来的希望。”老鬼摇头道:“我怕还没冲出森林就变成马蜂窝了!第二个办法是什么?”谢文东道:“等。在这里等你们的援军。”

        “等援军?”老鬼气道:“***的是好主意!”

        森林里传出脚步声,还有零星的***声。老鬼叹道:“敌人搜过来了,听声音人好象还不少,看来我们在这里也不能躲多久。”

        谢文东正色道:“在森林里我们不吃亏,这样漆黑的环境,再多的人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他们的指挥官派人进森林来说明他是***。对了,这里有没有地雷区?”

        “对啊!”老鬼一拍脑袋,喜道:“我怎么把地雷忘了。咱俩把他们引到地雷区,奶奶的,有多少人让他们飞多少人!你总算是出了一个好主意!”谢文东笑道:“他们飞多少人不要紧,最主要是别把我炸飞。”

        脚步声越来越近,近到他们的军鞋踩在草上发出的吱吱声,鼻子发出呼呼喘息声也能清晰听见。谢文东向老鬼示意,准备动手。老鬼手心冒出汗来,轻轻在衣服上搽了搽,拿出脖子带的玉佛,默默乞求佛祖保佑。谢文东摇头苦笑,他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佛祖,不然,象老鬼这样角色早让佛祖劈死一百回了,更别说保佑他。见老鬼收起玉佛,谢文东拿***起身,大声道:“信佛不如信自己!”说话的同时,对准近在咫尺的士兵扣动扳机。老鬼更是不敢怠慢,大叫一声,疯狂向敌人扫射。

        两人出现的太突然,基本是在掸东同盟军的正侧方跳出来,前面数名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数颗***打穿,顿时有七八人倒地不起。森林暗淡无光,根本看不清有多少人突袭,只是***声连成一片,后面的士兵们以为中了埋伏,大叫着向周围乱射。掸东同盟军带队的是个少校,三十多岁的大汉,从军十多年有丰富的经验,听出敌人人数不多,大吼一声稳住自己的部下,带头向前走去。地面上除了躺着七八具尸体外,哪还有半个人影。少校从旁边属下腰间拔出照明***向天空打了一***,一道白光缓缓升起,在森林的上空炸开,犹如天空中突然多出一个白色耀眼的太阳。昏暗的森林内顿时明亮起来,他低头看了看谢文东二人留下的残余弹壳,狠狠抓起一把,对士兵怒吼道:“敌人只有两个,你们慌张什么!给我追,找出他们,我要让我的***打穿他们的脑壳!”

        少校在士兵当中似乎相当有威信,对他的话士兵们毫不怀疑,振作起精神,按少校指的方向边开着冷***边快步追去。

        谢文东和老鬼两人都是一头汗水,全力向前跑,后面不时响起的***声象鞭子一样抽打在他俩的后背,没有力气的身体突然又来了活力,即使如此,两人还是觉得体力有些透支。谢文东边跑边喘息道:“我说鬼兄,你说的那雷区还没到吗?”

        老鬼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肺子都快炸开,停下来吸了一大口空气,环视了一圈,说道:“这里太黑,感觉是快到了吧!?”

        “什么叫感觉?”跑在前面的谢文东也停下脚步,扭头说道:“如果你一个感觉不好,岂不是第一个被炸飞的就是我?”

        老鬼脸一涨,歉然道:“雷区的位置我本来就不熟悉,加上天又黑,要不是跑到跟前我还真分辨不出来。”谢文东翻了翻白眼,抓住老鬼的衣服向前方一拉,道:“既然这样你跑在前面,就算被炸死也没什么好让人同情,因为你是笨死的。”老鬼带在谢文东东拐一下,西绕一圈,就在谢文东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时候,老鬼兴奋指这前方,喊道:“到了!就是这里。”

        谢文东疑惑的看了看他,疑道:“你没有记错吧?”老鬼笑道:“我或许能记错,但这个不会错。”说着,老鬼一直旁边树上刻着的十字型。谢文东走近细瞧,果然树皮有个十字型痕迹,十字下面还有个手指甲大的圆点,谢文东问道:“这是什么?”

        老鬼冷笑一声:“一级雷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