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一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我们是不会输的!”金蓉皱起鼻子道:“到时你别输得哭鼻子就好!哈哈!”

        青年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笑,道:“那我们就来试试吧,如果你们输了,你要陪我玩跳舞机!我输了,我陪你玩跳舞机。”

        “哧!”金蓉撇嘴道:“真是爱占便宜的家伙,我有男朋友了!”说着,把搂在谢文东腰间的手紧了紧。青年呵呵一笑,一脸的不在乎,对谢文东道:“我们开始吧!不过提前告诉你一声,这里从来没有人赢过我,大家都叫我‘风速’!”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谢文东心中暗笑,他年纪虽然比青年大上一两岁,可成熟的程度要超过他几倍,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GO!随着机器发出令声,谢文东和青年驾驶的摩托在屏幕中象箭一样窜了出去。刚开始,金蓉还能趴在谢文东肩膀上看一会,没过多久,眼睛就花了,见谢文东尽力驾驶着模拟摩托,心里很甜,忍不住想,大哥哥是为我而尽力的,在他心中,我或许也很重要吧!想着,将头轻轻靠在谢文东的后背上,倾听他均匀而又有力的心跳声。

        十分钟后。谢文东和东心雷坐在一旁的长椅上,一脸轻松的喝着可乐。金蓉愁眉苦脸的站在跳舞机旁边,青年努力的在跳舞机玩着各种花样,但金蓉的目光还是不时飘向坐在不远处,老神在在喝着可乐的谢文东。青年边跳边道:“我说过,在这里没有人能赢我,我的速度和风一样快,大家才叫我‘风速’的!”金蓉翻个白眼,怒道:“你去死啦!”

        见东心雷目光不时瞄向金蓉,谢文东开心笑道:“小孩子就应该和小孩子一起玩,你看他俩多开心。其实我刚才故意输的。”

        开心?东心雷一点没看出金蓉哪开心了,见谢文东一本正经的说自己是故意输的,连一直把他的话当成真理的东心雷脸上都露出‘谁信啊?’的表情。嘟囔道:“既然是故意输的,那东哥为什么把人家模拟摩托一脚踢坏了!”

        这时老板带着两个大汉走过来,脸色阴沉,沉声道:“一共是九千八,两位,拿钱吧!”

        三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吃过饭,谢文东被金蓉拉着出去散步。夕阳西下,云彩被烧得火通通一片。走在草丛间的小路,能闻到泥土混合着草丛的清香,让人觉得清爽无比。金蓉看着天边的红云,叹道:“好美!”

        谢文东坐在草地上,笑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金蓉道:“对了,我高中毕业了,抱的自愿也是H大,和你一个学校呢。”

        “哦!”谢文东轻轻答应一声,学校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大概有半年没有回去,或者更久一些,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同时又想在学校门口被收魂组数十人追杀,自己狼狈而逃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好象,不过没有那件事,恐怕就不会认识彭玲。彭玲!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谢文东叹了口气,神色间有些思念的伤感。

        金蓉见他面色不对,小心疑问道:“你怎么了,不喜欢我到你的学校读书吗?”

        “怎么会呢!”谢文东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道:“只是我不经常在学校,无法照顾你。”

        金蓉心中一甜,马上又摇头道:“我都长大了,不需要别人照顾!我都和你说很多遍了。”

        谢文东挠挠头发,咳了一声,压低嗓音道:“是吗?岁数大了,记性也就不灵敏了。”看着他的样子,惹得金蓉娇笑连连。

        温馨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连不远处的东心雷都感觉到,脸上也带着笑容。温馨的时刻是值得珍惜的,因为它总是短暂。一阵刺耳的汽车声响起,听声音是向这个方向而来。谢文东眉头皱了皱,看向东心雷道:“怎么回事?”

        东心雷也是一脸的奇怪,向汽车声的方向望去。很快,一辆黑色轿车浮现在眼中,感觉很陌生,东心雷警惕道:“东哥,这好象不是咱们帮会内的车!”

        汽车的速度极快,东心雷的话音刚落,汽车离他们已经不到五十米。谢文东都是没有多在意,毕竟这里是北洪门的大本营,外人想进来而又不引起警戒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很快谢文东就感觉自己错了,轿车的车窗内突然伸出一段黑洞洞的***筒。谢文东反映极快,几乎在他看见***筒的同时扑向了一旁的金蓉。

        “砰,砰,砰……”***声一阵连响,在安静的草丛中是如此的刺耳。东心雷倒地拔***还击,但汽车根本就没有停,里面的***似乎早做了准备,不管有没有打中目标,轿车都直接穿了过去,开向草地尽头的树林。东心雷如何能让他们得逞,压低***口,啪啪两***,将轿车的轮胎打了两个窟窿。轿车又开了一段距离才停下,里面跳出三个大汉,发了疯般向树林里飞奔。金蓉被谢文东压在身下,闭着眼睛身子有些发抖,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咬着嘴唇没有让自己叫出声。这时一滴滚烫的液体滴在她的脸上,睁开眼睛,发现谢文东脸上划了一道口子,血液正不断的流出,担心道:“大哥哥,你受伤了。”

        谢文东看着身下如同受惊小兔子般金蓉,拍拍她的脑袋道:“没事了!”说完,谢文东站起身,将脸上的鲜血一抿,叫道:“老雷,给我一把***!”东心雷答应一声,将手中***扔给了谢文东。谢文东拿***在手,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东心雷从怀中又掏出一把掌心雷跟着谢文东身后,同时拿出***,向别墅内的洪门***呼叫。

        谢文东心中火烧,如果不是自己反映快一些,刚才那颗***恐怕就不是划着自己的面庞而过,说不好连金蓉都会受到牵连。想到这,谢文东加快步伐,大有不把这几人留下不罢休的气势。如果把那几个***的速度比做逃命的兔子,那谢文东的速度无疑就是离弦之箭。***接近树林时,谢文东离他们已经十米,感觉到了自己射程,他抬手对着跑在最后那个***的脑袋就是一***。可能是谢文东的***法实在有待提高,或许是奔跑中***打偏,一声***响后,跑在第二位的***惨叫一声,抱腿摔倒在地。那***在地上痛苦挣扎着,两个同伴却视而未见,头也没回跑进树林。***挣扎着想站起身,谢文东已经跑到他近前,速度不减,抡起***把狠狠砸在那人的后脑上。‘扑通!’那人直挺挺倒下,晕了过去。

        谢文东追进树林,本来现在已经近入黑夜,天色暗淡,树林里更是黑暗,微弱的光芒勉强能看见五米左右的地方。谢文东放慢脚步,这座树林他以前也没有来过,对里面的地形一无所知,不敢贸然前行。东心雷喘着粗气,追上谢文东,道:“东哥,还剩两个小子一定躲这在里面,我们把他俩揪出来。”

        “恩?”谢文东犹豫起来,面对这漆黑的树林他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摇头道:“等门内兄弟来了再说,我感觉这里面有些不对劲。”东心雷急道:“等他们来了可能***早跑了……”谢文东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左右我们已经抓了一个,还怕庙跑了吗!”说完,谢文东转身退出树林。多次的死里逃生,使他不会轻易被怒火冲晕头脑。这几个***明显是有备而来,开完***后直接奔这里跑,说不定真有埋伏。东心雷摇摇头,一脸的不已为然,感觉东哥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谢文东心中明了,笑道:“我不是胆子小,只是不想再打没有把握的仗,流不该流的血。”

        东心雷跟在谢文东的身后,手中提着昏迷不醒的***,走到一半,谢文东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东心雷的胳膊,急问道:“金蓉呢?”东心雷眼睛四下察看,哪有半个人影,感觉到事态严重,结巴道:“不,不知道啊!”

        “坏事!”沉稳如谢文东,冷汗瞬间流了出来,金蓉如果真出个事,不要说无法象老爷子交代,就是自己感情这一关也受不了。谢文东疯了一般向前跑去,同时大声叫喊金蓉的名字。这时有几辆汽车从别墅的方向开来,在谢文东身旁停下,从里面跳出数名大汉,其中还有令他心急如焚的金蓉。谢文东看见她平安无事,长长出了口气,一把将她搂在怀中,喘息道:“谢天谢地,还好你没有事!”刚才谢文东发疯般的叫喊声令金蓉心碎,眼含泪珠道:“大哥哥……”

        一名大汉在旁小心道:“东哥请原谅,我们刚接到雷哥的***就赶来,正好看见小姐哭着往别墅跑,所以就将小姐请上车。”

        谢文东稳定了一下情绪,轻推开怀中的金蓉,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展风!护卫二队队长。”

        “恩!”谢文东点点头,道:“先回别墅在说。”然后指了指东心雷提的***道:“展风,你找兄弟将这个人好好看守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接近他,对了,也不能让他有***的机会,将他身上的伤处理一下,他有个意外,我找你试问。”

        展风答应一声,叫手下把***带上汽车。回到别墅,谢文东先把受惊的金蓉送回到二楼房间,扶着她躺下,细心的将被子盖好,刚要转身离开,金蓉抓住他的衣服,哽咽道:“大哥哥,我怕!”

        是啊!她还只是个孩子,洁白如水仙花般,江湖上的恩怨本来就不属于她的,和她的世界永远不该有交集。可老天偏偏爱开这样的玩笑。谢文东心中一痛,轻扶她的头发,柔声道:“别怕,有我陪你呢!”

        “大哥哥你不会走吧,别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好吗?”金蓉将手中的衣服抓紧,象是一松手,谢文东就会飞走。

        谢文东柔声笑道:“不会!你睡吧。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你。”金蓉感觉到那种熟悉的安全感,如同四年前一样,只要眼前这个大哥哥在,天塌下来也不用再害怕。疲倦象是***般袭来,本来还想和大哥哥多说几句话,本来还想将他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但她已经睡着了。

        谢文东轻轻拭去金蓉面庞未干的泪痕,眼神却变得越来越阴沉,深处藏着熊熊燃烧的烈火。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将金鹏和谢文东同时击倒,那恐怕只有金蓉了。见金蓉已经熟睡,谢文东慢慢站起身,可袖子却被金蓉捞捞抓住,本想搬开她的手指又怕弄醒她,谢文东只好将衣服脱掉,放在她旁边。走出房间,谢文东回手将门关严。下面有十数人站在大厅中,一各个垂着头,预感到暴风雨就要来临。

        谢文东面对房门叹了口气,好一会才转身下了楼梯,脸上还是挂着众人熟悉的笑容。坐在正中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脸上的笑容牵动了伤口,血液又流了出来,谢文东任由它滴在自己的衣服上,笑眯眯问道:“今天看守别墅的主管是谁?”

        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向前走了一小步,老脸一红道:“掌门,今天是由我来主管。”

        谢文东点点头,指着他低头沉思一会,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叫王剑庭吧,也算是洪门的老人了,在洪门有三十多年了吧?”

        王剑庭叹道:“属下十八岁入洪门,在帮会已经三十五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