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小兄弟让人给骗了为什么还这么开心?”最初和谢文东互笑的那个年轻人站起身,走过来问道,身旁的四个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两个。谢文东揉着肚子,叹道:“我这个人很聪明,第一次碰到能把我骗倒的人,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呢?”年轻人看了他良久,笑出声道:“世界上敢说自己聪明的人不多,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但据我看来,真正聪明的人是不会主动说自己聪明的。”

        谢文东叹道:“人有时候很奇怪,当你说假话时人们往往会相信,当你说真话时,人们往往把你当成傻子。”

        年轻人柔声道:“你不是傻子,如果你是傻子就不会给老板那一百快钱,而是无休止的和他争论下去,哈哈。”

        谢文东笑而不语。这时,原来坐在年轻人左右,后来又消失的两个大汉从街道尽头走了过来,一人手里还提着一个人,正是骗了谢文东的那个中年人和青年,只是脸上有伤。两个大汉手里提着人动作仍然敏捷,不一会就来到年轻人身旁,恭敬道:“天哥,这两人被我们抓回来了。”年轻人点点头,看向谢文东道:“小兄弟,骗你的二人就在这,你说怎么处理他俩?”

        谢文东心中一动,感激的笑了笑,摇头道:“我说了,他俩是第一个能骗倒我的人,这足可以值得骄傲了,何必为难他俩,我希望你老兄将人放了吧。”年轻人背起手,低头想了想,说道:“既然小兄弟都这么说了,我这个旁人也没什么话。”说着,向大汉挥挥手,大汉答应一声,抬脚踢向二人的***,喊道:“滚!”

        看两人发了疯般落荒而逃,年轻人向谢文东伸手道:“我叫向问天,今天能和小兄弟认识很高兴。”

        向问天!谢文东眼睛神光一现,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握住他的手笑呵呵道:“我也很高兴能认识向兄,我叫谢文东。”

        “哦?”向问天仰面望天,状似思索道:“我记得北洪门新上任的大哥好像就叫做谢文东吧?!”

        “没错!”谢文东托腮垂头,似沉思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南洪门的掌门大哥就叫做向问天。”

        “哈哈!”谢文东和向问天握手长笑。笑声是如此的大,盖过了街道繁华的喧嚣。老天也不得不感叹人生的机缘是如此的巧合。向天行的四名保镖心头同是一震,没有想到这青年就是北洪门的新任大哥谢文东,不自觉将手伸向腰间配***。在不远处还隐藏着一个人,早已把***掏了出来,打开保险用衣服盖住,***筒直指向向问天的后心。这不是别人,正是跟在谢文东身后的东心雷。只要有稍微对谢文东不利的情况,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危机汹涌,一触即发,谢文东和向问天象是没有感觉到,笑呵呵的从新打量对方。谢文东先开口道:“很久以前我就听说南洪门有位了不起的英雄叫向问天,今天能见,真是出乎预料啊。”

        向问天笑道:“别人说我是英雄我未必会在乎,只有谢兄弟这么说才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值得喝上三杯。”

        谢文东又叹息道:“既然是英雄,又何必对一位老人暗下***呢?这岂是英雄的行径?!”

        向问天摇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做事虽不敢说光明磊落,但宵小的手段我也不屑去使用。其实正如你所说,当你说假话时人们都很容易相信,说真话时人们反倒会以为你在骗人。”

        谢文东心有同感,笑道:“世态炎凉,正是如此。”向问天感叹道:“人世间的痛苦也在于此。”

        谢文东一挑眉毛,呵呵大笑道:“他乡遇知己,人生一大美事,值得喝上一杯。”

        向问天摇头道:“男人喝酒哪有论杯喝的?他乡遇知己,这是天大的美事,值得喝上一箱!哈哈!”

        谢文东和向问天真的喝了一箱。最后二人都有了六分酒意,向问天站起身,仰头道:“明月几时有?”谢文东喝了酒,接道:“把酒问青天。”向问天感叹道:“好久没有喝得如此痛快了,真想和你做朋友啊!”

        “是啊!”谢文东站起身,和他并肩而立,看着天上的圆月,叹道:“如果没有洪门的话,我们或许真的可以……”他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这是谢文东和向问天第一次见面,性情相投的二人却因为各自的使命,只能站在生命的两端。一端是生,一端是死。没有办法改变,至少他俩无力改变,这也许就是上天安排的宿命。

        向天笑在四名手下的搀扶下摇晃离开,临行时,说道:“希望我们还有这样的机会还能再坐一起喝酒,有时候我真的很孤单,感觉天下之间竟没有一个朋友。”

        谢文东只是淡然道:“你醉了!”其实他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感觉。他的朋友只有两种,一是兄弟,二是可以利用的对象。真正可以称得上,或者说能被谢文东看在眼里的朋友却没有。那种可以谈古论今,说天道地,心灵沟通的知己好友。

        向天笑走了。谢文东刚站起身,忽觉得天地旋转,又坐了下去,暗道看来自己真的醉了。这时东心雷来到他身旁将他扶起,谢文东朦胧着双眼,一看是他,笑道:“你都看见了吧,我就知道,不管在哪你都会跟得上我。”

        东心雷闷不做声,好久才道:“你相信他说的话吗?”谢文东先是一楞,转念一想知道东心雷问的是老爷子遇袭事,忍不住叹道:“他或许是个可怕的对手,但绝对也是个可以信赖的敌人。因为他算得上是一位英雄。呵呵。”

        第二天。缓缓升起的骄阳毫不吝啬自己的光芒,无私的照射在大地每一个角落。谢文东却心中琢磨着,太阳吝啬一些该多好,阳光不要太早的照到自己的头顶。唉!谢文东叹口气,昨晚狂饮令他的头隐隐作痛,无奈地坐起身,看见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热腾腾的参茶,能如此细心的只有看似粗鲁的东心雷了。喝了一大口,谢文东感觉舒服了一些,揉着头,回想起昨晚的情景,忍不住感叹,看来南洪门能一直与老爷子相抗衡,守住长江不让分毫不是出于偶然,向问天确实有他过人之处。可暗杀老爷子的不是向问天又会是谁?谁有如此大的胆量敢招惹掌管整个北洪门的老爷子呢?谢文东实在想不出来。

        洪门的势力到底有多大,范围有多广,恐怕谁都说不清。全世界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那一定少不了洪门。这次参加洪门峰会的各地老大有来自美国,加拿大,澳洲,法国,英国,日本,菲律宾,***,港澳等地数十人之众。其中拿出任何一人都是跺一脚,整个地区颤三颤的角色。这些人聚到一起,规模可想而之。把他们联系到一起的就是世界洪门联合会,每年的峰会也是由这个组织举办,虽然其目标是全世界洪门大一统,可真正实施起来,无疑是东方夜谈。希望是渺茫,但每年的会议可从未间断,各地的老大也积极参加,最主要一点是与自身的利益密切相关。不知道各地洪门之间有多少生意是在峰会上谈妥的,当然,老大们之间联络感情也是不可缺少的。现在帮会发展的趋势也逐步走上国际化,国际间的合作也成为一个帮会是否能长足发展,是否强大的标志。

        联合会把这次峰会举办地点定在南京最豪华的宾馆金陵饭店,并且包下整个一层楼,出手之大方,令人乍舌。谢文东到宾馆门前时汽车根本开不进去,只好停到不远处的停车场。一行十数人刚进入宾馆,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急忙跑上前道:“几位可是姓洪!”服务生是联合会特意安排的,都是阅人无数的老油条,一见这十几人服装整齐,十有***是洪门的。

        谢文东先是一楞,然后笑着点点头,道:“没错,麻烦兄弟带个路。”

        服务生见谢文东如此客气,心中顿生好感。要知道来参加大会的,哪个不是大人物,说起话来也是盛气凌人,跟他这样和颜悦色,如此有礼的并不多见。服务生呵呵一笑道:“别客气,请和我来吧。”说着,将谢文东等人领到电梯处,站到一旁将他们让进电梯,然后说道:“第十层就是了。”谢文东点点头,说声谢谢。

        电梯内,聂天行收起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正色道:“东哥,上去后不管见到任何人说话一定要小心,往往一句话就能改变***大哥对我们的看法。联合会已经把***南北洪门合并的事提上议程,拉拢各地大哥的支持对我们很重要。”

        谢文东对洪门内部事毫无了解,点点头记在心中。东心雷补充道:“南洪门一向和***势力交好,而***势力和日本势力简直亲如一家。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两股势力会一致支持向文天。”

        谢文东眉头一皱,问道:“那有没有和我们交好的势力?”“有!”东心雷和聂天行异口同声道,然后又相视一笑,后者道:“美国,澳洲和加拿大的老大与老爷子关系一直不错,每逢过节双方都会互赠礼物,他们也是长久支持我们的。但现在老爷子受伤住进医院,能否继续和他们保持良好关系就要看东哥你的了。”聂天行刚告一段落,东心雷又接道:“还有……”

        “行了!”谢文东抬起手打住二人,翻着白眼道:“不要一次性给我灌输太多的东西,我的脑袋要爆炸了。”东心雷小声嘀咕着:“如果东哥昨晚不是和向问天喝酒,我也不会这样担心。”聂天行的耳朵有时异常灵敏,扬起双眉,张大眼睛问道:“刚才你说什么?昨晚东哥和谁去喝酒了?”东心雷急忙闭上大嘴巴,摇头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不可能,我明明听到……”谢文东回过头,在他冰冷的目光下,二人这回很有默契的同时闭嘴。惹得任长风和沙木连连偷笑。看来世界上能镇住这两人的除老爷子外,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叮!”电梯停下,谢文东等人走了出来。有数名穿西装的人守在走廊电梯旁,其中一人客气道:“请出示请贴。”

        谢文东一楞,他不知道有什么请贴,转头看向东心雷。后者急忙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红底金面的请贴递了过去。那人接过看了看,点点头道:“里面请。”说着,那人前面带路,走到一处双开门的房间停下,伸手将门推开,谢文东觉得眼前一亮。

        虽是白天,里面仍是灯火辉煌,五颜六色的吊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个房间更像是舞厅,面积超过五百坪。中间一张大长桌,两边已经坐了不少人,或两三交谈,或闭目养神。带路之人打开门后沉声道:“北洪门新任掌门大哥谢文东到!”

        里面众人齐刷刷转头看向谢文东,每一道目光都像是能穿透人心一般,更像是一把刀子,在人身上划过。谢文东毫不在乎,一脸微笑的走了进去。除东心雷和聂天行跟随而入,***人留在门外被请到旁边的房间。一位五十多岁,有些秃顶的中年人哼了一声,嘲笑道:“真不知道金鹏在搞什么,找了这么一个小孩来坐大哥,哈哈!”说完,把手放在旁边的空椅子上,很明显是不想让谢文东坐他旁边。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